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只见为首的闻天听环视了在场众人一眼,当下深吸了一口气,向先竞月沉声说道:“好教竞月公子知晓,去年江南那场大旱太过突然,朝廷猝不及防,只得由两京之一的北平筹集钱粮,用以补给湖广承天府的这支驻军。然而皇帝的脾气大家自是再清楚不过,试问如今天下底的兵马尽数散布在四方边塞,中原境内自然没有闲兵担此重任。”

    “于是恒王向皇帝提议,要江湖镖局来负责这趟军饷的运送,闻某人推脱不得,只得找来包括在场诸位在内的六十一位江湖名人做担保人,召集北平和应天府两地最大的十七家镖局共同组成中原镖局大联盟,专门负责此番押送。谁知那两千万两白银的军饷竟然在湖广境内被劫,连同押送的四百五十名武林好手一并失踪,没留下丝毫线索。情急之下,幸好有恒王出面调停,皇帝这才网开一面,给了我们二十天的期限找回这批失饷。”

    闻天听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向先竞月解释清楚后,不禁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只恨我等费尽心力,却仍然无计可施,这才从福建请来了这位萧先生出马。他曾亲口向闻某许诺,定然要将这场风波平息下来,然而如今离朝廷给的期限只剩下两天的时间,我等却依然没得到这位萧先生的任何消息,迫不得已之下,只得连夜疾奔,千里迢迢赶来湖广。”

    “需知此事牵连极大,不但关系着十七家镖局的男女老少两千八百一十七条性命,也包括我等六十一位担保人,连同家眷四百二十一条性命。稍有不慎,甚至就连天下的局势也将因此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整个湖广乃至中原便要掀起一场血光之灾了。”

    先竞月素知这位闻盟主一向少言寡语,此刻却对自己说出这么一大番话,当中必有深意。果然,那闻天听说到这里,略一沉吟,终于说道:“如今这场天大的浩劫,我等唯一的希望,便是床上这位萧先生了,只恨他至今还未苏醒。既然竞月公子这些日子以来,终日与他在一起,自当知晓不少内情。闻某还望公子不吝赐教,指点我等一条明路,免去这场横生的杀戮。”

    闻天听这番话虽是诚恳,说到底却是想从先竞月身上入手,看看能不能探查到一些相关的消息。先竞月不料这闻天听身为堂堂武林盟主,竟也对这个言思道如此看重,也不知两人之前是如何交涉的。当下他默然片刻,忍不住淡淡地说道:“如此说来,天下安危,此刻都系在此人身上?”

    这是先竞月自进屋以来,第一次开口说话。岂料他话刚出口,那楠木大床上的言思道便陡然睁开双眼,哈哈大笑道:“果然是竞月兄来了!既然竞月兄已然无恙,那我自然也该醒了。”

    眼见床上的言思道突然醒了过来,房间里的十多个人惊喜交加,同时踏上几步,挤到床边七嘴八舌地询问起来。言思道毫不理会众人的询问,只是望着先竞月,眼见他一脸苍白,率先问道:“你的伤势怎样?”同一时间,先竞月也开口问道:“那‘天露神恩心法’可曾化解?”

    两人话一出口,不禁相视一笑。言思道已抢着说道:“竞月兄不必担心,似天露神恩这等微末的伎俩,毕竟还伤不得我,那三更必死的魔咒,也早已被我化解得干干净净。嘿嘿,方才之所以长睡不醒,却是在思索一个极大的难题。”说着,他径直从床上跳下,赤足踏在地板上,有些神秘地笑道:“幸好终于还是被我参透了其中的关键。”

    先竞月一时不明白他想通了什么难题,闻天听一行人更是不解其意。要知道先竞月刚一开口,言思道便突然醒来,那他之前定然是故意装出的昏迷不醒,至于他说什么“在思索一个极大的难题”,自然是敷衍之词。闻天听当即强压胸中的怒火,轻咳了两声,说道:“萧先生既然醒来,那便再好不过,眼下……”不料言思道又岂容他人用言语掌控主动?立时打断闻天听的话,开口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

    闻天听微微一愣,只得回答道:“眼下已过卯时,不知……”言思道当即一挥手止住他的话头,正色说道:“而今形势凶险,已到了生死一搏之际。诸位如若还想保一家老小的性命,那么从此刻开始,便要完依照我的安排行事,当中不可有丝毫差池。”

    如今言思道的易容已是不成模样,看形貌分明是个年青人,他似乎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在众人面前也就不再以“老夫”自称。眼见他那一双贼兮兮的眼镜地四下扫动,闻天听一行人不禁相互对视了半响,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

    那听涛阁的葬花夫人当即略一沉吟,笑盈盈地说道:“妾身当然相信先生的能耐,然而后天便已是朝廷给我们的最后期限,若还是无法寻回那批遗失的军饷,我们在场的这些人,只怕便要大祸临头了。所以还请先生恕罪,妾身要斗胆请先生略做解释,也好教我等稍微心安。”

    言思道却不理会她,一双眼珠只是在闻天听身上上下扫视,显是要等他亲自开口。闻天听暗骂一声,只得恭声说道:“请恕闻某愚钝,正如葬花夫人所言,恳请先生指点一二。”

    眼见这位堂堂的武林盟主,竟然要对言思道这个家伙卑躬屈膝,先竞月心中不禁暗自叹了口气。由此可见这帮叱咤风云的武林名宿,确然已被朝廷逼到绝境,几乎有些病急乱投医了。

    那言思道可谓是撑足了脸面,这才微微点了点头,有些夸张地叹了口气,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便多解释几句。”

    说着,他也不去穿鞋,赤着脚在房间里踱起圈来,嘴里不徐不疾地问道:“闻盟主可还记得,当日是你托这位童老兄将我从福建找来,恳请我替诸位化解这场大祸?那时我便有言在先,这批军饷失踪得甚是诡异,限定的期限又极为仓促,所以要我在约定的时间内,替朝廷找回这批军饷,那是不可能的事。”

    听他说出这话,在场众人的脸色顿时暗沉下来。还好那言思道又继续说道:“不过我也曾向闻盟主承诺过,那便是虽然我无法找回这批军饷,却是可以另寻出路,从而设法替诸位化解掉这场无妄之灾,是也不是?”

    那闻天听被他说得一忧一喜,只得强笑道:“不错,眼下还请先生明示,究竟要如何才能化解这场大祸?”

    言思道不禁哈哈大笑道:“既然破解不了这场‘弥天劫’,那何不把它化做一场‘迷天劫’?”

    他说的“弥”和“迷”两个字本就发音相同,众人一时没能听出其中的玄机,都是大惑不解。言思道当即解释道:“自古在官场当中,便有瞒上不瞒下之道。所以眼下诸位最大的难题,其实并非是失窃的军饷去了何处,也不是究竟是谁人劫走了这趟军饷,而是如何才能在皇帝面前交差,是也不是?反过来说,若是皇帝不再因为此事向诸位问罪,那么能否找回那批军饷,又有什么关系?”

    他这番话说得闻天听一行人默默点头,心中却暗想道:“这岂不是废话?皇帝倘若不再追求,自然万事大吉。但此事说来容易,似当今皇帝这般刻薄寡恩,又怎会无端网开一面,不再追究此事?”

    那苏州玄妙观的铁真人一时没转过弯来,忍不住大声说道:“我等都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如今却被不知哪来的畜生劫走了这批军饷,害得道爷我落到这般田地。说什么也不能轻饶了这帮畜生,一定要亲自把军饷找回来,再把这帮畜生千刀万剐方可,否则……”旁边的闻天听连忙轻咳两声,示意他住嘴,继而向言思道笑道:“还请先生继续说下去。”

    言思道“嗯”了一声,又踱了几个圈子,这才看到屋角几案上自己的烟杆烟袋,连忙抓过来拽在手中。他一边往烟锅里填装着烟丝,一边喃喃说道:“既然诸位已经认同我这个说法,那么接下来的事,便好办得多了。”说着,他踱步行到那福建海盗童夜哭的面前,略一伸手,那童夜哭当即领会,急忙从怀中摸出火折子,替他点燃了旱烟。

    言思道含着烟嘴深吸了几口,露出一副满意的神色,吞吐之间,立时喷了一屋子的浓烟。他这才向众人展颜笑道:“其实我的法子简单得紧,那便是攻破龙跃岛,踏平洞庭湖。”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