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冰台陡然一震,脱口说道:“将他所有的经脉封闭起来?那便是将整个内息的小周天完封闭,又有什么用?”那蔷薇刺笑道:“竞月公子方才不是已经说得清楚,他的刀法本就与内力无关。眼下他既已无法运用内力,何不索性将他浑身上下的经脉尽数封闭起来?如此一来,经脉虽然处于闭塞状态,却也不会因为反噬之力的冲击而受到任何损伤。”

    她这一番言论简直是异想天开,非但将那冰台震惊得合不拢嘴,就连先竞月这等医学的门外汉,也是惊讶不已。但听蔷薇刺嘴里不停,一一细数下来,竟将先竞月体内的一十二条经脉头尾所在的二十四个大穴依次报了一遍,说道:“这位姑娘既是欧阳先生的高徒,金针一道自当得心应手。如今你只需将二十四根金针截做寸许长短,照我方才我说的顺序,依次打进竞月公子体内这二十四个大穴,便可将他的内息尽数封闭,从而保护他的经脉不会因为出招之后的反噬力所伤害。”

    那冰台沉默不语,仔细思量了好久。她虽是首次听说这办法,但自这面具人嘴里说出,再结合自身所知的医学道理,却分明是合情合理。她当即暗自盘算,即便此举不能成功,以自己的手段,可以立刻再将金针取出来便是,也不至于伤到先竞月。

    却听那蔷薇刺轻轻一笑,说道:“不过有一点姑娘可要考虑清楚,你此番若是相助竞月公子,帮他将浑身的穴道封闭起来,也便等同于替他恢复了武功。之后他必定会离你而去,前去寻找他未过门的妻子。所以你到底是想将他身上的伤势治好,还是想将他留在你的身边?你可要想清楚了。”

    先竞月如何听不出蔷薇刺这番话的意思?但一时之间,也不敢确定这位冰台姑娘的心意是否当真如此。尴尬之间,先竞月正不知应当如何开口,那冰台已是轻哼一声,对蔷薇刺冷冷说道:“你当我‘金针锁命’是什么人?倘若是我决定了要救的人,即便是他的命已经到了阎王爷手里,我也一定能将他救活;同样,倘若是我真心喜欢的人,即便是他有了妻子,我也可以做妾。又何必玩弄这等龌龊的心机?我这便依照你的法子替他疗伤,要是不管用,哪怕是上天入地,我也必定不会放过你。”

    那蔷薇刺说这番话本就是故意要引她上钩,此刻这冰台果然入套,却不料还说出这等惊世骇俗的言语,竟分明是当面向这先竞月吐露心声了。先竞月惊愕之下,不禁有些惘然,自己和这个冷冰冰的少女冰台分明只是初次相识,在加上自己重伤之下,形貌更是狼狈不堪,却如何能得到佳人的青睐?

    就连那蔷薇刺也有些愕然当场,听到冰台这句“即便是他有了妻子,我也可以做妾”,不由地暗自叹息一声,有些自愧不如了。之前那几名精壮汉子见三人在这边聊了许久,当即便有一人过来一,在那蔷薇刺耳边轻声说了几句,似乎是要催她离开。

    先竞月不料自己竟能绝处逢生,心知眼下的形势凶险,若是自己的经脉当真可以封闭起来,从而恢复武功,那自然可以做更多的事。他当即向蔷薇刺抱拳说道:“先竞月铭记姑娘大恩。今夜不敢再多叨唠,还请姑娘自便。”说完,他又向冰台施了个礼,说道:“姑娘今日的施救之恩,在下此生永不相忘。他日纵然刀山火海,只管吩咐便是。”

    冰台听得此言,当即冷哼了一声,只是自顾自地检点着自己腰囊里的金针,依照蔷薇刺的说法,将金针的尾端折去,只留下寸许长短。那蔷薇刺一时却也不离去,反而笑道:“公子不必谢我,须知此法到底只是治标不治本,那金针在你体内留得久了,终究对身体无益。待到这位姑娘替你集齐药材,重新调养好经脉,一定要依照眼下施针的先后,将顺序颠倒,依次取出体内的金针。”

    冰台听她说得严重,不以为然地冷笑道:“何时取出金针,又如何取出金针,我自有分寸。不需你来操心。”蔷薇刺听她言语轻蔑,显是不相信自己的话,当即忍不住傲然说道:“姑娘切莫小觑此中的玄机。告诉你倒也无妨,有道是‘墨之守御,举世无双’,而今这封闭经脉的法子,本就是我从墨家的‘封穴定脉术’演变而来,其间的威力,足以将这天底下一切的力量完封禁起来,同时也可以保护被封闭之物不受外界的丝毫伤害。所以若是贸然破坏金针封脉的顺序和布局,只会害了竞月公子的性命。”

    冰台听她说得甚是玄乎,心中虽然还是有些不信,却也不再出言争辩。那蔷薇刺似乎身有要事,也无心继续和冰台纠缠争。当下她和先竞月告辞,立刻便有两名汉子躬身上前,推着她座下的轮椅向北面而去。谁知刚行出不远,那蔷薇刺却又停了下来,扬声说道:“有件事还请竞月公子谨记,那便是明日千万不可涉足洞庭湖,更不能去那龙跃岛。至于当中的缘由,待到事后你自然便会知晓,此刻小女子却是不便多言了。”

    先竞月微微一怔,不明白她的意思,当即问道:“我这便要去龙跃岛寻找谢贻香,还请姑娘明示。”

    蔷薇刺当即说道:“幸好公子遇见了我,切莫轻举妄动。不久之前我刚得到消息,谢三小姐此刻正与那江望才在一起,若是不出意外,眼下应该已经来了岳阳城。”顿了一顿,她忍不住又叮嘱了一遍,说道:“无论如何,明日你等千万不可前往这洞庭湖,离得越远越好。”

    一旁的冰台再也忍不住,冷冷说道:“你这残废少来吓唬我们,莫不成这洞庭湖还能把我吃了不成?”

    蔷薇刺本已起身前行,听到冰台这话,忍不住在远处冷笑道:“墨之守御既然能守住竞月公子的经脉,也便能守住这整个洞庭湖。如今我便是要解开这封印在洞庭湖上的‘封穴定脉术’,你若不信,明日自可一试。”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