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原来此刻正中席位上那个小老头,果然便是这洞庭湖中号称“东方有一凤,一鸣洞庭春”的方东凤。此刻听得江望才开口引见,那方东凤依然闭着一双细长的眼睛,不做丝毫理会。言思道当即嘿嘿一笑,脑海中念头飞转:“今日谢擎辉的大军压境,直取洞庭湖。这江望才不去自己的龙跃岛上坐镇大局,反而现身此间和方东凤会面,此刻还邀请自己一同来玩这投壶之戏,不知他背后究竟有什么用意?”

    言思道思索之间,不禁深吸了一口旱烟。身旁同来的章老太爷见他沉吟不语,心知是他谨慎,当即出声说道:“老朽平素最是喜爱这投壶一道。如今两位既然有此雅兴,便由我来陪你们玩上一玩。”

    那所谓的“投壶”其实说来简单,便是徒手将羽箭投掷向酒盅里,以羽箭进壶多者为胜。这原本是古时士族之间相聚时的娱乐游戏,在觥筹交错之际博得宾主一笑罢了。若是想要在其中取胜,一来须得投壶者心平气和,二来则是靠熟能生巧。那章老太爷终究是练武之人,数十年功力积累,手上的力道准头自是极佳。

    此刻听他毛遂自荐,与江望才和方东凤二人玩这一场投壶之戏,自然再好不过。言思道不禁暗自欣喜,不料那正中席位上的方东凤却突然睁开双眼,冷冷地扫视了一眼章老太爷,然后冷冷地说道:“你,滚出去。”

    要知道这章老太爷人称“岳阳陶朱”,无论是武功才是财力,都是一跺脚震八方的角色,谁也不敢轻易得罪与他。就连言思道这等轻佻之人,在他面前也是恭恭敬敬,不敢造次。想不到此刻这“洞庭一凤”方东凤的第一次开口,竟然是对章老太爷说出如此侮辱的言语,一时间,整个公堂中都是一片令人窒息的气氛。

    那章老太爷神情一凛,立时踏上一步,冷笑道:“阁下便是那方东凤?很好。老朽今日前来,便是要替我无故枉死的二儿子讨个公道,那个一路打着‘龙女’的名号,四处招摇撞骗的流金尊者,究竟与你有什么关系?你只需唤他出来,让老朽亲自与他对质。”

    那方东凤只是冷哼一声,似乎不愿多费唇舌,只是略微一摆手,随即又闭上了眼睛。与此同时,江望才身后那个魁梧的老者身形一动,已如同鬼魅般的疾速飘出,眨眼间便出现在了章老太爷面前,抬掌便望章老太爷的脸上击落。

    章老太爷的年纪虽大,身手却丝毫不输于年轻人的矫健,暗中早已有所防范。此刻眼见对方一掌击来,他的两条手臂同时划出个半圆,使出一招“鳖龙吞月”,顿时后发先至,抢先一步攻向这魁梧老者的胸口。这正是他名扬四海的绝技“惊龙七式”中最为霸道的一招。

    随着他使出这一招“鳖龙吞月”,整个公堂中随之响起一片劲风之声,激荡得江望才、方东凤和言思道三人衣衫飘扬。那魁梧老者却是毫不畏惧,手中招式随之一变,也用自己两条手臂分别击出两掌,和章老太爷这一招“鳖龙吞月”正面相拼。

    但听一声闷响,两个白发老者在公堂当中四掌相交,同时静止下来,显示在以内力相互比拼。不过一盏茶的工夫,那章老太爷的脸色便已涨得通红,随着那魁梧老者猛一发力,顿时站立不住,接连退出了五六步,将公堂地面的方砖踏碎了好几块,这才勉强稳定住了身形。

    两人这一交手,显然是章老太爷技逊一筹。只听那魁梧老者冷冷笑道:“‘惊龙七式’?却也不过如此。”说着,他踏上一步,便要继续向章老太爷出招。左首席位上的江望才连忙开口阻止,说道:“来者便是客,云老不得无礼。”

    那被称作“云老”的魁梧老者听到江望才发话,当即收招退后,重新站回到了江望才身后,再不多说一句。公堂中的章老太爷终于缓过一口气来,他运功调息了半响,这才压下胸腔中翻腾的血气,当即沉声喝问道:“阁下莫不是二十年前名震江西的‘孤影流飞’云不动云老前辈?哼,江湖传言你早已身亡多年,想不到原来却是投靠了洞庭湖门下。”

    江望才身后的云老仍是一言不发,对章老太爷这一发问也不置可否,言思道眼见这般局面,心中不禁暗叹一声。只恨先竞月重伤之下武功尽失,无法出手相助,以致此行凶险之极。眼下虽有这位主动请缨的“岳阳陶朱”章老太爷同行,却是连江望才的一个贴身护卫也敌不过,待到那神火教五行尊者之一的流金尊者出手,这章老太爷只怕更加不是敌手。

    既然如此,章老太爷留在这里也是杯水车薪,倒不如索性从了那方东凤的意思,只留自己孤身一人再次,也好伺机而动。

    当下言思道便低声吩咐了章老太爷几句,叫他先行出去,在这府衙外面等候。那章老太爷犹豫片刻,心知单是这个“孤影流飞”云不动,自己便已不是敌手,更何况还有不曾露面的流金尊者。既然这位“萧先生”敢让自己离去,就必定有他的把握,倘若自己为了一时的脸面强留在此,从而打乱了这“萧先生”为自己二儿子报仇的计划,那倒是得不偿失了。

    章老太爷当即低声说道:“如此老朽便在门外恭候,先生若有需要,可随时召唤。”说着,他忍不住长叹一声,又恨恨地凝视了正中席位上的方东凤一眼,便大步向门外走去。

    言思道待到那章老太爷走出府衙,便伸手将旱烟塞进嘴里猛吸,不料却是吸了个空。原来方才章老太爷和云老二人交手之际,言思道神贯注之下,竟连烟锅里的烟丝已然烧尽都不知晓。

    他连忙重新装满一锅烟丝,向公堂中的方东凤和江望才二人展颜一笑,悠然说道:“恭敬不如从命,既然江兄有心相约,我便来凑个人数,陪两位好好玩上一局。”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