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而听那方东凤狂笑喝骂,大反之前的一副冷漠神貌,江望才和言思道两人本就不是等闲之辈,霎时便收拾起了各自心中的激怒,齐齐转头向大堂正中的方东凤望去。

    只见那方东凤用手中的木筷在几案上不停地敲击,满脸都是按捺不住的兴奋之色,江望才不禁生出一股莫名的寒意,嘴上却平静地问道:“凤兄,左右不过是场投壶之戏,何必为此小事而失态?哈哈……话说方才这位萧先生虽然将木筷掷到了江某的脸上,却也算是抢在你的前面,投出了他的第三记。如今你若是再不投掷,莫非是要打算认输了?”

    话音落处,随即响起方东凤嘶哑的大笑之声。笑声中但见方东凤随手一挥,手中那支木筷便斜斜飘出,直取江望才席位前的那个茶壶。却听着“啪”的一声轻响,那根木筷竟然连茶壶四周的边角都没擦碰到,居然径直掷落在了青石地面上!

    不料这位一直风雨不动、稳如泰山的“洞庭一凤”,竟会在这第三记投壶的关键时刻陡然失常,未能让第三支木筷的入壶。虽然这场投壶的赌约至此还未结束,但方东凤如今既已失去了这记入壶,也便等同于输了。

    要知道三人投壶至今,言思道本就是个陪衬罢了,加上又连续三投未入,早已被排除在了胜负之外,所以眼下这场投壶,根本就是江望才和方东凤之间的较量。此刻江望才已凭借三记入壶遥遥领先,方东凤却投失第三支木筷,便只有两记入壶。如此一来,纵然是江望才之后的第四支木筷不能入壶,方东凤却能顺利投入,那么双方的茶壶中都算是三支木筷,最多只是个平局。再按照江望才事先声明的规矩,若是出现平局,便要判先满数量的投者为胜,那么仍然是江望才胜出了这局投壶。

    一旁的言思道也忍不住暗叹一声,其实江望才订下的这个“平局便要判先投者为胜”的规矩,本就是极不合理,难为这方东凤居然肯答应下来,此刻又这般随随便便地将第三支木筷投丢。莫不是这方东凤打一开始,就根本没有把自己和江望才之间的这场投壶赌约放在心里?

    然而那江望才此刻心中,比言思道还要惊恐万倍。他和这方东凤相交数年,深知方东凤的一切的习性,这位洞庭湖第一军师素来都是高深莫测,喜行皆不露于色,此刻又怎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绪,不但无端失态狂笑,还出现了投壶未中这等低端的失误?

    正当江望才念头转动间,正中席位上的方东凤又是一阵放肆地大笑,终于略带喘息地叫道:“六年,整整六个年头!这些年老朽一直留在你左右,栖身于这间破烂的岳阳府衙当中,为的是什么?你当真以为老朽是为了要将你洞庭湖的这一干蠢物拉入我神火教门下,这才屈尊降贵、委身此间?我呸!就凭你也配?”

    江望才眉心一跳,失声问道:“此话怎讲?”方东凤眼见已然撕破了脸,当下也再不顾忌,冷冷喝道:“神火不灭,江山焚裂。不错,我神火教确然要重新席卷天下,再次囊括宇内,然而这却是我神火教自己的事,根本就不需要外人的助力。更何况你江望才何德何能?充其量不过是个领着一帮虾兵蟹将的水匪头子,就连替我神火教提鞋都没有资格,居然还要异想天开,想与我神火教谈合作?我呸!”

    说着,他声调一扬,再次露出兴奋的神情,大声说道:“老朽之所以苦守在这个破地方六年,为的便是今时今日、此时此刻!其间的百般算计、千般安排,为的便是要逼你江望才走上绝路,从而应允与墨家之间的约定,解开这洞庭湖上的封印!哈哈,不然你以为老朽为何要躲在此处,忍辱负重这许多年?”

    这番话说得那江望才一脸茫然,一时竟无法回过神来。旁边的言思道虽然不能甚解方东凤话语中的玄机,却是落得个坐山观虎斗。眼见两人剑拔弩张,已到了决裂的边际,当下言思道连忙将两人推至顶峰,煽风点火地说道:“凤老先生,你和这位……这位水匪头子的投壶之约,依我看来……嘿嘿,似乎是你输了才是。那么依照约定,你们两家人便要同心协力、共举大事。莫非你堂堂神火教,竟要失信于洞庭湖的水匪?”

    那方东凤连眼角也不瞥向言思道,兀自大笑道:“江望才,这洞庭湖的封印既已重新解开,老朽便是功德圆满,你洞庭湖上上下下,对我教已再没有任何利用的价值。哼,眼下就算是取了你的性命,那又能怎样?”

    江望才自方东凤翻脸开始,便一直翻来覆去地思索,却始终无法相信方东凤搞出这许多事来,竟然只是为了要自己解开那洞庭湖上的封印,更不知这封印和神火教又有什么关联。此刻听到方东凤要取自己的性命,江望才也顾不得细想,回神向身后大喝道:“云老何在!”

    那云老自从给三人分发了投壶所用的木筷之后,便一直悄然站在江望才身后,不曾有过丝毫动弹,就连方才言思道将木筷扔到江望才脸上,他也依然如故静立,毫不阻拦。而今江望才情急之下出声大喝,这云老还是无动于衷,两只眼睛似闭非闭,仿佛是中邪了一般。

    只听方东凤已出声笑道:“江望才,这位云老虽是对你忠心耿耿,但在我神火教泽被苍生的无上教义之下,他早已幡然悔悟,弃暗投明了。”言思道反应极快,抢着说道:“凤老先生果然好手段,原来贵教的流金尊者已然身在此间。想来是方才江兄这位……这位什么老去后堂取来投壶所用的木筷之时,那位流金尊者便已在后堂相侯,给他念上了一段贵教那‘天露神恩心法’的无上教义。”

    江望才也猛然省悟过来,连忙长长地吸入一口凉气,强自让自己定下神来。不料自己千算万算,竟没算到方东凤的目的居然不是自己洞庭湖一脉的势力,而是洞庭湖上墨家布下的那什么封印。若是当真如方东凤所言,眼下封印既开,无论是自己还是整个洞庭湖上下,便是一枚毫无用处的弃子了。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