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想通了这一点,谢贻香便只是淡淡地一笑,既不矢口否认,也不徒做辩解。那金捕头见她不理会自己,当即更加放肆,居然双手叉腰做出一副趾高气扬的姿态来,面对老叶那几个捕快放声喝骂起来,满嘴都是什么“自寻死路”、“不知好歹”等的词语。而他这番举动看似在责备自己下属,其实却是指桑骂槐、杀鸡儆猴,故意要说给谢贻香听,从而在她面前扬威。

    待到骂得差不多了,那金捕头便抬高声音,说道:“眼下的这一座姚家古宅,也不知何年何月便已荒弃在此,更没听说过有什么主人。既然已是上百年的荒宅,还时不时地传出些流言蜚语,闹得我赤龙镇上下人心不宁,也不知在暗地里究竟藏着些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而我等身为镇上衙门的公差,自当镇守一方安宁,岂容这等藏污纳垢之地,惊扰我镇上的百姓?也罢,既然今夜被我金某人撞见,倒不如索性做件善事……来人啊,这便准备好引火的木材,将这座宅子一把火给我烧个干净。”

    金捕头话音落处,那捕头老叶率先应答一声,立马举着手里火把大步踏上,继而抬手一挥,便要招呼众人一起动手将古宅里的那幢阁楼给点燃。

    谢贻香看到这里,心中已然是再明白不过了。眼下这座姚家古宅,本是自己昨日在梦中的所见之地,为了顺着这条线索往下查,她这才前往赤龙镇衙门,让这金捕头派出叶陈两名捕快,带着自己一路寻来此地。眼下那个捕快老陈还被黑袍怪客封住了穴道,兀自躺在地上不省人事,所以也不知他的深浅;但眼前这个老叶却已是昭然若揭,分明便是这金捕头所安插的眼线,叫他一路上在旁监视自己。虽然不知他们的这般安排究竟有何目的,但八九不离十是不愿自己从这座姚家古宅中发现什么秘密。

    以此推断,之前在阁楼二层的屋子里,那老叶的晕倒自然是在演戏,待到谢贻香追出阁楼之际,他便趁机悄然溜走,这才回镇上衙门找来了金捕头这一行人。至于此刻金捕头的装腔作势,说什么为了守护镇上百姓,要将这姚家古宅中的那幢阁楼烧掉,分明是和老叶以及那黑袍怪客一般的用意,是打算将这幢古宅“藏尸楼”里面隐藏的秘密给永久掩盖起来。

    然而除了房间夹层里的那十一具尸骨,这座荒弃的姚家古宅当中到底还暗藏着怎样的秘密?谢贻香心念转动间,那老叶已带领着几名捕快举火上前,而坐在阁楼前面台阶上的曲宝书却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只见他大笑之中也并不站起身来,只是轻轻将手中那柄半开半合的折扇一抖,发出“唰”的一声轻响,扇面便已尽数弹开——谢贻香眼力极好,刹那之间依然看得清楚,但见曲宝书的折扇之上,乃是以浓墨画着一条似龙非龙、似蛇非蛇的怪异之物,兀自张牙舞爪,令人莫名地感到一阵毛骨悚然——而伴随着曲宝书将折扇张开的同时,以老叶为首的几名捕快手中火把同时一暗,居然莫名其妙地熄灭了;与此同时,几名捕快的身形也随之有些晃动,踉踉跄跄地退开好几步。

    那几名捕快一时间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是不明所以,只得小心翼翼地退开几步,死死盯向阁楼前这个诡异的儒生。那金捕头倒是见过些世面,略一沉吟,当即踏上前来,向曲宝书拱手说道:“在下之所以要令人将这幢阁楼烧毁,乃是为了护得一方百姓的平安。敢问尊驾是何方高人?为何要阻拦衙门办事?”

    只见那曲宝书漫不经心地将手中折扇一晃,又恢复了之前那半开半合的模样,嘴里则悠悠说道:“穷酸这一生皓首穷经、学贯古今,扬帆所到之处,寄意萍踪已有数十载光阴,所以这天底下还真没什么是穷酸没见识过的。嘿嘿,不过这当中倒也有个例外,那便是我虽然识得这天底下所有的人、事、物,却偏偏不识得什么衙门,否则也不会一再名落孙山、不举至今了。”说着,他语气一转,淡淡地说道:“尔等且听我一句劝,穷酸的脾气虽然古怪了一些,但事先好歹还会给诸位打个招呼,顺便提个醒。若是你们要一意孤行,惹恼了我身边这个矮胖子,他可不会同你们多说一句废话。”

    曲宝书的这一番话虽然让众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言下之意,分明是不许众人上前烧毁这幢阁楼。那金捕头默然片刻,当即对众人沉声喝道:“诸位乡亲,这两个家伙来路不明,一举一动又是这般鬼鬼祟祟,自然不是什么好人。此刻他们居然还要横加阻拦,不许我们将这座祸害百姓的姚家古宅一把火烧掉,那便摆明了是和我赤龙镇上上下下一千多号人作对。大伙说说,却是有没有这个道理?”

    和金捕头同来的那些个乡民百姓,听了金捕头这话,顿时哗然一片。那金捕头又继续说道:“我们赤龙镇的事,自有我们赤龙镇上的人自己解决。眼下我们一定要把这幢祸害镇百姓的阁楼烧毁,这两个家伙倘若要继续阻止我们,你们答不答应?”

    伴随着金捕头的话音落下,当场便有好几个人齐刷刷地喝到:“不答应!”说着,所有人都晃动着手里的火把,同时往前踏上几步,朝着坐在阁楼前的曲宝书和戴七二人围堵上去。那曲宝书倒也有些意外,一时倒也没料到这镇上衙门中的小捕头居然还有这般手段,能煽动起乡民百姓来和自己动粗。而他身旁的戴七却是不以为然,只是冷哼一声,两只小小的三角眼中渐渐泛起一阵精光。

    谢贻香虽是初次认识这位峨嵋派的戴前辈,但也料得到此人脾气甚大,只怕盛怒之下当真会对这些个镇上的百姓出手。既然这金捕头一心要在自己面前显摆官威,那自己便陪他显摆到底,当下谢贻香眼看双方一触即发,连忙大声叫道:“金捕头,金大人,你可知你这犯的是死罪?”

    她这句话暗中运上了“秋水长天”的内力,虽是混乱之中,在场众人也听得清清楚楚。那金捕头不禁微微一愣,就连手持火把的老叶等人,也被谢贻香这话吓了一跳,纷纷转过头来望向她。谢贻香皱起眉头,当即毫不留情地说道:“金凉,你既然身这赤龙镇衙门的总捕头,自当管辖一方之治,让百姓安居乐业。可是如今我京城刑捕房奉皇命公干于此,在这荒弃的姚家古宅中,也便是你的管辖境内,居然发现了十一具尸骨,而且或许还有更多,你敢说这不是你的失职?再者方才经过我的查探,看这十一具尸骨的腐烂程度,被埋藏在这古宅当中至少已有十年之久。哼,整整十年的光阴,真不知这十年来你这个捕头到底是怎样当差的?十一条活生生的人命,便在你眼皮底下被人杀害,埋藏进了这古宅的阁楼之中,你金凉身为这赤龙镇衙门的总捕头,似这般玩忽职守,非但不思悔改,此刻在奉皇命查案的刑捕房钦差面前,居然还是一副若无其事的神态,兀自在那里耀武扬威,当真是可笑至极!”

    说到这里,谢贻香深吸了一口气,扬声说道:“金凉,今日你若是诚心悔改,助本官查清此案倒也罢了;倘若你非但不知悔改,还要强行阻拦我刑捕房公干,那明日本官便将一道状纸送往江西府衙,让江西巡抚来定你的罪。如果你觉得江西巡抚还不够资格,那本官也可以直接上报朝廷,让皇帝亲自来定你的罪。”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