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谢贻香说出这话,就连自己也忍不住暗自喝了声彩。其实她哪里知道皇帝要做什么打算,只能根据众人的言语,推测出皇帝当年下旨修建“老爷庙”多半是确有其事,这才以此来诈眼前这个吴镇长。

    况且她言语中说得也十分含糊,什么“当年没能做成的事,现在想要重新做了”,其实只是一句空话罢了,事后无论任何人来和自己纠缠这句话,甚至是将这句话传到皇帝耳中,也挑不出谢贻香的任何毛病。至于修建老爷庙一事,她也并未亲口承认,而是以询问的方式,向这吴镇长含糊地问了一句“……好像是一座什么庙宇,是也不是?”她这言语间的虚实结合,进退相宜,当真可谓是深得官场之道了,不留给别人丝毫的破绽。

    然而这话在吴镇长耳中听来,却与他知道的事情吻合得天衣无缝,当即倒抽了一口凉气。过了好久,吴镇长才低声说道:“当年不行,现在也一样不行……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吴镇长话虽如此说,但谢贻香却已听出他言语中的惊慌,当即冷笑道:“吴镇长,倘若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为何尔等却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对本官手下留情?你们是担心本官若是莫名其妙地命丧于这鄱阳湖畔,赤龙镇便会无法向朝廷交代,届时便只能和皇帝彻底决裂,是也不是?”

    要知道昨夜这吴镇长扮作那花脸黑袍怪客装神弄鬼,终究只是在吓唬谢贻香,并未狠下毒手。而她惊恐之际,当场被吓得晕死过去,这才有了与言思道在梦中相见的景象。而在这之间,吴镇长却并未向已经晕死过去的谢贻香下手,直到此刻天亮时分才重新出现,自然是想让她心生恐惧、知难而退,从而自行离开此地。

    想到这里,谢贻香不禁又想起方才在梦中和自己探讨武学的言思道,不料正值紧要关头,他忽然因故离开,一场梦境也随即清醒。此刻回想起来,不正是这吴镇长在公堂里大呼小叫、前来找寻自己之时?原来言思道在梦中的突然离去,其实便是在暗中提醒自己,眼前这吴镇长绝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

    谢贻香这边飞快地思索,对面的吴镇长也在拼命地思索,过了片刻,他终于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既然如此,今日之事我也做不得主了。这便有劳大人随我去一趟阴间,以此事请示六曾祖母。”

    这回却轮到谢贻香微微一怔,不禁脱口说道:“阴间?六曾祖母?什么六曾祖母?”

    倘若这吴镇长说的是“去阴间请示阎罗王”,谢贻香还能理解他的意思,然而去阴间请示什么“六曾祖母”,这却是什么意思?从他所用的词句解读,所谓的“曾祖母”,便是指自己奶奶的母亲,至于“六曾祖母”,似乎指这位奶奶的母亲在她的姐妹中排名第六,又或者指她是曾祖父——也便是爷爷的父亲——的第六房小妾。一时间谢贻香也理不清当中混乱的关系,再看眼前这个吴镇长分明已有四五十岁年纪,即便按十六年算为一代,吴镇长的曾祖母也已是上百岁高龄,多半早已死了多年,所以他才要带自己去阴间向这个死人请示?

    却听吴镇长解释说道:“六曾祖母便是家里今年的管事人,似这等大事,自然要由她亲自决断。”谢贻香还没弄清楚“阴间”和“六曾祖母”是什么意思,又听到一个“家里的管事人”,心中更是云里雾里,反问道:“家里的管事人?谁的家里,难道是你吴镇长的家里?”

    那吴镇长听到谢贻香这一问,顿时起了疑心,忽然间他衣袖一动,探出手来便往谢贻香背心抓去。他这一动作似乎并无伤人之心,只是想将谢贻香擒下。然而谢贻香此刻一来没听明白,二来也不可能当真跟随这吴镇长去“阴间”见什么“六曾祖母”,眼见吴镇长向自己出手,谢贻香顿时心生反感,当即“唰”的一声拔出腰间乱离,虚晃一刀逼开吴镇长探出的手。

    那吴镇长脸色一沉,低声说道:“既然话已说到这个份上,当中的是非真假,也只能由家里的管事人决断。还请大人恕下官无礼,这趟阴间是不能不去了。”话音落处,吴镇长那肥胖的身形随之一晃,突然出现在了谢贻香身后,双手同时探出,往谢贻香的后颈处拿去,竟是要在一招之间将她制住。

    要说谢贻香之前认定这吴镇长便是那花脸黑袍怪客,不过是依据言语的试探和对方的反应,继而做出的主管判断,而且吴镇长也一直没有亲口承认。此刻看清吴镇长的这一出手,谢贻香心中再无疑惑,果然便是那花脸黑袍客的手段。

    虽然那花脸黑袍怪客同样是一身黑袍装束,比起当日围攻青竹老人的那七个黑袍人,以及昨日在镇上围攻自己的六个黑袍人,武功似乎还要高出一截,就连当今峨眉第一高手戴七,也要将“醉步星斗”的轻功施展到极致,才能追上那花脸黑袍怪客的身法。由此可见这个吴镇长虽然一时不慎被谢贻香给下了套,但手里的功夫却是毫不含糊。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谢贻香的后颈要穴便已彻底暴露在对方的双手之下,吴镇长正要顺势将谢贻香制住,却有一道绯红色的光华自下而上飞溅起来,直取自己的咽喉所在,却是谢贻香在刻不容缓间,居然从腰后出刀,将手中的乱离斜挑上来,顿时逼得那吴镇长退开一步,从而化解了来自身后的危机。

    那吴镇长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用这样的方式出刀,不禁“咦”了一声。然而惊讶归惊讶,他的功夫毕竟比谢贻香高出许多,当即侧身游走,探出的一双手也不收回,便向谢贻的乱离刀背抓去。却是要故技重施,再一次使出他昨夜的夺刀手段。

    只可惜此时并非昨夜,此时的谢贻香更不是昨夜的谢贻香。就连谢贻香自己也没料到,方才她刚一察觉吴镇长到了自己身后,下意识地便是反手一刀,从后腰处出招化解开吴镇长的攻势,当真可谓是羚羊挂角、浑然天成。待到吴镇长变招来夺自己的乱离,谢贻香更是毫不含糊,当即将刀锋轻轻一转,刀锋恰好对准吴镇长双掌的虎口,只能他自行将双手送到刀锋之处,继而再次逼得吴镇长退开一步。

    原本以为言思道在梦中与自己交手,最多只是给自己的刀法指点出一条明路,谢贻香虽然在梦中施展过几式,到底也做不得真。不料如今梦醒之后,恰逢眼前的危机,谢贻香居然随心而动,将手中的乱离施展出了梦境中所领悟的新境界,再不拘泥于一套“乱刀”招式,一时间叫她如何不心生惊讶?

    有道是凡人在梦中习得绝技,听起来似乎是胡说八道,然而引经据典,谢贻香倒也不是第一个。那隋末唐初鼎鼎大名的混世魔王,便是自梦中习得了六十四路板斧,只可惜他平日里粗鲁放荡惯了,一觉醒来便将这六十四路板斧忘得干干净净,绞尽脑汁也只记得三招。幸好他在梦中学会的这套板斧本非凡物,仅凭这三招也闯出了“三板斧”的名头,到最后官拜卢国公,功上凌烟阁,这却是题外话了。

    而此刻赤龙镇衙门的后堂之中,那吴镇长接连两招受挫,惊讶之余,却也并不如何在意。他当即停手说道:“大人既是奉皇命而来,若不随下官走这一趟,又怎能完成皇帝的差事?”顿了一顿,他似乎又变回那个左右逢迎的吴镇长,恭声说道:“还望大人屈尊下驾,否则当真动起手来,只怕下官一时收不住手,届时皇帝脸上便不好看了。”

    听吴镇长说出这话来,当中自然没有挽回的余地,非要带自己去“阴间”见什么家里的“六曾祖母”不可。谢贻香再次品味吴镇长的话,他所谓的“阴间”可能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个“阴间”,或许只是一个比喻罢了,又或者他所谓的“家里”便是叫做“阴间”。眼见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谢贻香心中也不禁踌躇起来,方才的两招自己虽然仗着梦中领悟出的刀法略占上风,但以这吴镇长的功夫,真动起手来自己绝不是对手。所以究竟要不要随这个吴镇长而去,一时间她也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双方僵持之际,忽听得一个清朗的男子声音笑道:“士别三日,果然应当刮目相看,好一手随心所在的刀法!小姑娘莫要害怕,有穷酸在此,天还塌不下来。”话音刚落,一个带着厚重鼻音的男子声音已接口说道:“场内拼性命,场外看热闹。你能顶个屁用?”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