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听到这两个声音,谢贻香顿时眉飞色舞,惊喜交加地叫道:“曲前辈?戴前辈?你们……”要知道当日曾听青竹老人说起,戴七和曲宝书两人连同天涯海角阁的海一粟道长,分明一并被卷入了那团迷雾当中,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即便是青竹老人,也认定他们定然凶多吉少。不料在此紧要关头,这两人居然一齐现身,出现在了这赤龙镇的衙门里。

    此刻听声音传来的方向,戴、曲二人应当是在衙门前面的公堂中,离这后堂还隔着好几堵墙,所以虽闻其声,却是不见其人。谢贻香正打算甩开眼前这个吴镇长,从后堂里出去相见,那公堂中的曲宝书似乎知道她的想法,当即说道:“我和戴老七还有牛鼻子,三人眼下都安然无恙,倒也用不着你担心。你还是先照顾好自己眼前的麻烦。”一旁的戴七居然破天荒地没反驳于他,只是冷冷说道:“这丫头轻功太差,留在屋里反倒是占便宜。”

    戴七这话顿时点醒了谢贻香,要知道这些神秘的黑袍人个个武功不弱,尤其是施展出来轻功,简直可以当得上“神出鬼没”这四个字,而这吴镇长更是其中的翘楚。在戴七的证实下,谢贻香如今已经可以肯定,这些黑袍人使用的轻功便是消亡已久的蜀山派绝学“瞬息千里”,乃是以气发力而求快捷的轻功,简而言之便是用内力催动自己的身法,内力越深,速度也便越快,甚至永无止境。

    所以眼下在这丈许见方的后堂之中,因为空间狭隘之故,吴镇长的轻功反倒不好发挥出来,而自己那“落霞孤鹜”这一门求腾挪变化的身法,却是占了便宜。倘若换到外面的旷野开阔之地,单凭吴镇长的轻功优势,自己便已完处于被动,更谈不上去和对方交手过招了。

    既然戴七和曲宝书两人已经到场,谢贻香顿时胆气一足,关于他们是怎样从那团迷雾当中逃脱出来,倒也不急于一时问清楚。再看戴七和曲宝书眼下这般举动,似乎并无下场动手之意,而是要自己继续和这吴镇长交手,想来他们一来顾忌自己的身份,不愿捡现成的便宜,二来则是想多看看自己新领悟出来的刀法。

    想明白了这一切,当下谢贻香一挥手中乱离,便扬声对那吴镇长说道:“既然如此,晚辈恭敬不如从命。吴镇长,你我再来拆上几招。”

    自从戴七和曲宝书的话音传来,吴镇长的脸上便已是阴晴不定,逐渐透露出惊惶不安之色。听得谢贻香开口邀战,他却无甚反应,似乎要打算伺机遁走。当此情形,谢贻香哪管这吴镇长心里在想些什么,反正他也不敢向自己狠下杀手,更何况外面还有戴七和曲宝书这两大高手掠阵,不如借此机会拿这吴镇长试招,将方才梦中所悟的刀法好好印证一番。

    谢贻香说完这话,也便不再客气,手中乱离左一劈,右一劈,顿时化作两道迅捷的华光,直取对面吴镇长的双肩,却是将“乱刀”中的一招“以紫乱朱”一分为二,化作一左一右相同的两招分别劈出,再不拘泥于招式本身的套路。有道是“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谢贻香此招刚一使出,便听外面公堂上同时传来好几个声音,一齐喝彩道:“好刀法!”

    原来此刻身在外面公堂中的人,竟不止戴七和曲宝书两人,听这一阵喝彩声,似乎有五六人之多!谢贻香惊讶之际,对面的吴镇长随着乱离的来势也是一左一右闪动身形,先后避开谢贻香劈来的两刀,谢贻香手中不停,当即顺着这两招“已紫乱朱”的去势转了个圈,脚下踏上一步,使出了半招“乱琼碎玉”。

    需知这招“乱琼碎玉”原本是分为两段,先是以十六记快刀当空点缀,再以刀意催发之前招式,逼出漫天刀影;施展之际,就仿佛是长空雪乱飘,如琼亦如玉。如今谢贻香抛开“快刀当空点缀”的前奏,直接利用“以紫乱朱”这一招的余势,顺势以刀意逼出漫天刀影,变作“乱琼碎玉”之势,所以便只能算是半招“乱琼碎玉”。

    而对面的吴镇长方才连作两次躲避,此刻正是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际,眼见漫天刀影逼近,仓促间只得往前奋力冲出,冒险从谢贻香身畔闪开。但听“嗤嗤”几声轻响,吴镇长身上湿哒哒的衣衫顿时被乱离划破好几道口子,有两道划痕中还隐约见了血。

    如此一来,吴镇长再也不敢小觑眼前这个小姑娘,连忙施展开浑身解数,和谢贻香的乱离周旋起来,同时伺机反击。不过片刻工夫,两人便已拆了十多招,可谓平分秋色,不相伯仲。只听外面的公堂上忽然响起一个陌生的男子声音,语调极是柔弱,缓缓说道:“这位女施主的刀法,果然有她的独到之处。非但不拘泥于招式本身的套路,甚至还能因时而动,将招式以最为合适的方法,及时施展出来,可谓是活学活用之典范了。”

    谢贻香却不认识此刻说话的人,但听他称自己为“女施主”,只怕多半便是与戴七、曲宝书等人同来的那个“牛鼻子”,也便是海南天涯海角阁的海一粟海道长。那日他曾伪装成黑衣人,曾和青竹老人并肩作战,同时对抗七名黑袍人,谢贻香曾在远处见过他挥舞银色拂尘的身形。

    果然,只听曲宝书的声音已接口说道:“你这牛鼻子可不要胡乱品评,以此助长少年人的骄傲之风。要知道整个武林中值得被你品评之人,可谓是凤毛麟角,一旦经你夸赞,身价立即暴涨百倍。眼下这个小姑娘居然能得到你如此之高的品评,嘿嘿,那她从今往后岂不是要名动四海了?”

    那海一粟的声音当即笑道:“‘纷乱别离,竞月贻香’,谢家三小姐的名头早已声动四海,又何须老道徒作品评?更何况将门虎女,自然不是等闲之辈。老道久闻谢大将军的刀法勇猛果敢,以一套无招无式的‘空山鸣涧’纵横沙场无敌手,不知这位女施主如此精妙的刀法,莫非便是其父之风?”

    他话音刚落,戴七的声音便已沉声说道:“不是。我领教过谢封轩的刀法,一味地猛扎狠打、只攻不守,倒和我是一个脾性,只不过老子用的是峨眉之剑,他用的却是无招之刀。要说这‘无招’二字,却要问老干货了。”曲宝书的声音立刻附和道:“老干货,难不成我等要恭喜你收了一个好徒弟?”

    衙门后堂激战中的谢贻香听到这里,不禁微微一凛,心道:“原来连青竹老人也来了。”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