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戴七的话语声刚一落下,那吴镇长手中的软剑已然寒光展现,化为绕指之柔,向谢贻香的乱离上缠绕而来。但听一阵金铁交鸣之声,那软剑的剑身便如同绳索一般盘旋在刀身上,顿时将乱离缠绕起来:不等谢贻香做出反应,那吴镇长手腕发力,软剑的剑尖随之一晃,就好似一条毒蛇张嘴吐信,直往谢贻香握刀之手的“神门穴”上点来。

    想不到这吴镇长居然会陡出奇招,谢贻香一时不慎,刹那间便已从大占上风的局面,沦落到避无可避的险境。要知道此刻自己的乱离被敌剑锁死,那软剑的剑尖还往自己手上的“神门穴”刺来,当此局面,似乎唯一的办法便是放弃手中的乱离,继而往后躲避。就连外面公堂上的一干人都听出了战况的危机,青竹老人更是厉声呵斥道:“快弃刀!”

    只可惜谢贻香的为人向来极是较真,说得难听些,也便是一个“犟”字。这柄乱离乃是师父刀王亲授的神兵,十多年来不曾离身,可以说早已成为了她身体的一部分。更何况无论“乱刀“、“离刀”又或者是“空山鸣涧”,谢贻香浑身上下所有的功夫,都在这柄短刀之上,你若要她在激战当中自行放弃乱离,那便等同于自行认输。

    当下谢贻香将握刀的右手奋力扭转过去,避开“神门穴”的要害所在,继而任凭吴镇长的软剑刺中自己手臂;与此同时,她运起十二分“秋水长天”的内力,尽数灌注到乱离之上。只听“哐嘡”一声轻响,吴镇长缠绕在乱离上的软剑,竟被她的内力弹开,直溜溜地滑落了下去。

    这一记化解之法,谢贻香乃是以自己手臂中剑为代价,拼死保住了手中的乱离,所幸那吴镇长念在她是朝廷命官,下手间始终还是留有分寸,剑尖虽然命中,却也未曾发力,只是在谢贻香手臂上留下一道寸许长的浅伤。屋外的众人也随之松了口气,曲宝书的声音已然笑道:“戴老七,这小丫头倒和你是一般脾气,拼着自己受伤,也要拿够气势,说什么也不肯弃刀躲避。”戴七的声音当即冷哼道:“放屁。”也不知他是不赞成谢贻香的做法,还是说自己绝不会做出谢贻香这般举动。

    而后堂里的谢贻香虽勉强逃过一劫,但接下来便再也讨不到便宜。但见吴镇长的那一柄软剑忽上忽下,却几乎从来不曾刺向自己,而是在向自己“抽打”而来。谢贻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剑法,要知道软剑虽软,始终还是剑,走的也是剑的套路,但这吴镇长手里的软剑竟仿佛是一条软鞭,招招轮圈劈扫,时而像单鞭的招数,时而又像软鞭的招式,偶尔翻转一刺,又变回了剑招的套路,当中大有君临天下之象、气吞斗牛之势,逼得谢贻香几乎无从招架,每次软剑剑锋从自己身旁经过,都刮得她肌肤生寒。

    想不到这个鬼鬼祟祟的吴镇长,此刻一剑在手,居然是这般大开大合、霸绝人寰的招式,就连外面公堂上的海一粟也忍不住叹道:“昔日琅琊山秦王鞭石,石皆悲泣,血尽方休。戴施主,原来你方才所言的这一套‘秦王六合剑’,取的却并不是始皇帝身为‘秦皇’时的包举宇内、囊括四海之志,而是他身为‘秦王’时的穷兵黩武、惨无人道之举。”

    只听戴七的声音说道:“你问我做甚?蜀山一脉自千百年前便已消亡殆尽,老子虽然认得,却也未必见过。”曲宝书的声音当即说道:“戴老七,此番与你一路同行,看你的神色之间,莫非此番鄱阳之行,除却我等共同的目的之外,你还想借故寻访蜀山一脉,好让你的峨眉派发扬光大?”戴七冷哼一声,并不作答,旁边却有个嘶哑的声音响起,缓缓说道:“戴老师,我等此番结伴同来,自当同心协力。眼下鄱阳湖的畔的这帮家伙,分明是我们的对头,所以你若知道些什么,还是不要向大家隐瞒得好。”

    谢贻香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个嘶哑的声音,只觉说话之人似乎是身患重病、行将就木,仅靠一口气吊着,甚至比青竹老人那有气无力的声音还要严重得多,一时间不禁有些纳闷,暗香道:“此人是谁?”却听曲宝书的声音笑道:“戴老七,老僵尸都发话了,你还有什么好隐瞒的?”

    激战中的谢贻香顿时释然,想起青竹老人曾对自己说过,他们此番前来鄱阳湖的发起人便是那号称“湘西尸王”的鲁三通。据说是这鲁三通在机缘巧合下,寻访到了一名那些黑袍人当中的同伴,仿佛从中探查到了长生不死的线索,这才联络大家同来这鄱阳湖畔。而这个由鲁三通带来的人,戴七、曲宝书和青竹老人曾先后要想带自己前去相见,却因为诸事阻挠,至今一直未曾见着。

    至于这个人称“湘西尸王”的鲁三通,无论在朝在野,其名头都不如青竹老人、戴七这些人响亮。然而听说此人一生盗墓无数,以致见多识广,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都能被他从各种途径探听得一清二楚,是以江湖中人大多对这鲁三通三缄其口,极少提及此人。如今听了曲宝书话语中的“老僵尸”这个称呼,想来这嘶哑的声音多半是那鲁三通了。再听他言语间的意思,依稀便是众人此行的首脑,想不到他此刻居然也随众人一齐现身于这赤龙镇衙门里。

    只有那青竹老人似乎还关注着后堂内谢贻香和吴镇长两人的战况,出声说道:“什么‘秦王六合剑’?却也不过如此,充其量不过是以软剑做鞭使,再在当中夹杂了些许剑招……要知道这鞭法虽然盛行于秦汉年间,但是发扬光大,却是在唐代的尉迟敬德手中了……想那敬德一生醉心于鞭,经过他的总结与改良,这才将鞭法一门细分为单鞭、双鞭、软鞭、硬鞭四路,合计劈、扫、扎、抽、划、架、拉、截、摔、刺、撩十一种攻法……照我看来,眼下这胖子所使的什么‘秦王六合剑’,取的不过是软鞭一路,而且当中仅有劈、扫、刺三种攻法,即便是和当今江湖中各大门派细分下来的鞭法相比,其招式的精妙度也差得远了。”

    顿了一顿,青竹老人的声音又补充说道:“然而这世间却常有愚蠢之人,以为越是古老的功夫,威力便也越大,当真是愚不可及……要知道武学一路,本就是源远流长、汇总而成,每历经一代人的继承发扬,流传下来的武学便能再往前走出一大步……咳咳……这才能有我等今日的成就。我记得前些年江湖中曾有流传,说大禹治水时的‘伏魔剑法’重现古谱,引得各大剑派为此争相抢夺,结果几番苦战下来,胜出者将这千辛万苦才到手的古谱一看,上面一招一式都却是再简陋不过,甚至连‘剑法’二字都谈不上,不过是几下简简单单的劈砍动作……结果好多蠢货还照此苦练了多年,后来也没见有什么成果……戴老七,我说的可对?”

    只听戴七恨恨地哼了一声,却也并不答话,想来青竹老人话语中所谓的“蠢货”,当中便有这位峨眉第一高手戴七在内。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