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要知道湖广洞庭湖和江西鄱阳湖,两者之间相距八百多里路途。谢贻香从洞庭湖赶来鄱阳湖,一路行完这八百里长路,当中自然有数不胜数的所见所闻,此刻却如何一丝一毫也记不起来了?

    更何况数千里方圆的鄱阳湖,自己前来寻访失窃的军饷下落,却又为何单单来到这名不见经传的赤龙镇,而且一住便是一月有余?

    这倒也罢了,更为恐怖的是,自己居然一直没有发现这个极大的破绽,甚至根本从未想过。仿佛从自己身在赤龙镇的那一刻起,便一心一意要去追查失窃的军饷,再不曾回首过自己究竟是怎样来到此地。

    没错,自己的头痛也正是来到这赤龙镇后才有的,后面才有有了出现在自己梦境中的言思道。若说自己是被那言思道施下了什么旁门左道的手段,那一定是在离开洞庭湖后和来到鄱阳湖前的这段时间里。

    至于自己为何一点也记不起前来这赤龙镇的过程,只有两种解释:一是言思道在暗中对自己做了什么手脚,例如将自己迷晕后再送到这赤龙镇里;二则是如同海一粟所言,自己的身体此刻已然被言思道的魂魄侵附,从而被那言思道的魂魄控制身体前来赤龙镇,所以自己才会不记得此中的过程。

    她随即又想起当日在火龙山上,青竹老人曾问自己索要烟草,随后果然便在自己随身存放零钱的锦囊当中发现了烟草,以致自己惊骇之下,再一次头痛发作,当场晕了过去,至今还没找到缘由。

    如今看来,莫非这袋烟草根本就不是“自己”装进去的,而是被言思道操控的“自己”装的?其目的便是要方便当“自己”变成言思道时,方便吸食旱烟?

    谢贻香越想越觉得荒谬,却又愈发觉得恐怖。伴随她着浑身发颤,脑袋里又开始了一阵阵的疼痛,却因为四下热力的逼迫,脑海中仿佛有根绷紧了的弓弦,仿佛在督促自己要保持清醒。

    要知道谢贻香之前从未想过这些事情,即便偶尔想起,立时便会觉得头痛,甚至有几次还径直痛得晕了过去。此刻自己回想,好几次自己之所以会晕死过去,不正是为了要阻止自己去想这些事?

    一时间,但觉四下的热力扑面而来,谢贻香心中却是冰冷一片。她心下明白,眼下若非有海一粟布下的这个“七星定魄阵”护身,只怕自己早已头痛发作,再次晕死过去。

    幸好机缘巧合之下,自己居然在这赤龙镇衙门中再次遇见戴七、曲宝书和青竹老人等位高人,而且其中恰巧有一位能看透自己病因的海一粟海道长。

    谢贻香心知机不可失,趁如今自己的心智还算清醒,当即鼓起气力,用嘶哑的声音说道:“海……海道长,求你为我……祛除这……这邪术……”

    海一粟眼见谢贻香始终没有透露究竟是被什么脏东西附身,当下倒也不便追问,只是说道:“女施主不必客气,我道家虽以避世修炼、独善其身为宗旨,却分明是眼冷心热,见不得有妖魔在世间作祟。眼下老道既然已经出手相助,也算是道心牵引,往后自当尽力到底。”

    说完这话,他似乎犹豫了半响,这才叹道:“然而老道之前已然说过,这所谓的‘失魂’之相,老道也只是从道家医典中读到过,从不曾亲身所见,更别说是将其治愈。所以这女施主这‘失魂’之相的解救之法,请恕老道才疏学浅,却是并不知晓……”

    旁边的戴七听海一粟啰里啰嗦说了一大堆,当下再也按捺不住,出声喝道:“你这牛鼻子,一会儿说能治,一会儿又说不能治,究竟想要怎样?难不成这些日子叫我们陪在这里,便是来听你放屁来的?”

    曲宝书接口笑道:“要怪只怪这戴老七太蠢,穷酸若是猜的不错,牛鼻子虽然不知应该如何化解这所谓的‘失魂’之相,但以他那一身精妙的道法,必定有其它法子可以缓解。牛鼻子,我说得可对?”

    那海一粟不禁苦笑道:“知老道者,唯曲施主也。不错,老道虽然无法化解这‘失魂’之相,却有一个胆大妄为的办法,能替这位女施主一解燃眉之急,所以一早便已布置下了这个‘七星定魄阵’。”

    那戴七“哼”了一声,说道:“既然不能治本,有办法治标倒也可以。你还不赶紧动手,却在这里啰嗦什么?”

    那海一粟又叹了口气,说道:“戴施主,你这般急性子,最好还是改上一改。有道是心平气和,方能延年益寿。”

    一旁的曲宝书忍不住大笑起来,说道:“戴老七,牛鼻子的脾气素来极好,从不轻易出口伤人,不料此刻却也忍不住要骂你两句,可见你这人是有多讨厌。至于牛鼻子方才的这句话,若是让穷酸重新说过,那便是你戴老七若不改掉这急性子的毛病,迟早会短命。”那戴七脸色一暗,狠狠地“呸”了一声,却也不再与他争辩。

    莫说戴七对海一粟这般啰嗦按捺不住,眼下谢贻香被四周那七个火堆烤得口干舌燥,却又浑身冰冷,心中更是着急。那海一粟等戴七闭上了嘴,这才说道:“至于老道的办法,之所以说有些胆大妄为,却是因为这法子实在太过于凶险,所以事先必须要得到女施主的同意方可。”

    谢贻香努力张开嘴,勉强开口问道:“……敢问道长……有几成……几成把握?”海一粟微微一愣,随即笑道:“女施主会错意了,老道的这个办法十拿九稳,绝无失败的可能。至于所谓的凶险,却是在治愈之后了。”

    谢贻香只得又吃力地问道:“是……是什么后果?”那海一粟却道:“这当中的后果,却要从老道这个办法的原理说起了。”

    谢贻香虽然打心底感激这位海道长替自己祛病,但此刻听他这般绕来绕去的话语,也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了几句。只听那海一粟侃侃道来,说到:“这‘失魂’之相老道虽然化解不了,但依据其中的道理,却也不过是以魄扰魂,继而夺取其身。而当中这个身体,原本就是女施主你自己的,无论外来之魄如何强大,也必定要被女施主本身的魂魄所压制。所以外来的魂魄若是想战胜你本身的魂魄,从而控制住你的身体,唯一的机会便是在你本身魂魄歇息之时,也便是所谓的失去意识,诸如睡眠、昏迷等情况。”

    说到这里,海一粟居然还好整以暇地休息了片刻,才继续说道:“既然这外来之魄只能在女施主睡眠、昏迷等失去意识之际,方可控制女施主的身体兴风作浪,那老道何不施法灭其源头,从而不再给他这个机会?”

    众人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只见海一粟脸上露出一丝兴奋之色,有些得意地说道:“昏迷、晕倒等诸事,自然可以避免,唯独只有这睡眠一事,却是人之常理,防不胜防。所以老道异想天开,想出了一个兵行险招的办法,那便是以这‘七星定魄阵’的威力,用无上道法将女施主的三魂七魄尽数逼入脑部,继而以符咒封印,将其困在脑部。如此一来,女施主的三魂七魄便再也无法休息偷懒,彻底断绝了那外来之魄的打算,叫它再无可趁之机。”

    顿了一顿,他又补充说道:“也就是说女施主从今往后,便再不需要睡眠了。”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