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鲁三通的软轿在黑夜中约莫行出一盏茶的工夫,来到一片树丛后的僻静之处,他当即下令停步,两男两女四名小童便将软轿从肩头卸下,轻轻放在地上,随后一同向鲁三通弯腰行礼,继而往四面退开,到二十多步开外的地方等候。

    谢贻香小心翼翼地举步上前,但见半弯弦月当空而照,将软轿上浑身裹覆在白色麻布中的鲁三通映得一片雪白,心中不禁有些发毛,只觉浑身不自在。只听鲁三通那嘶哑的声音已然响起,平静地问道:“谢三小姐,此刻你心中是否还有不少疑问?”

    谢贻香心知鲁三通身为众人此行的首脑,眼下约自己单独过来,自然是要做一番深谈,却也不料他竟是这般开门见山、直言不讳。她当即吸了口气,点头说道:“诸位前辈此番不远千里,赶来这鄱阳湖畔,其中的缘由晚辈虽然略知一二,却不敢妄言知晓。”

    鲁三通也点了点头,谢贻香透过他脸上的麻布,依稀可见麻布缝隙中鲁三通那一双精光闪闪的眼睛,正在冷冷地扫视着自己。只听鲁三通又说道:“能在赤龙镇上遇到谢三小姐,本已是意料之外的变数,更何况机缘巧合之下,戴老七、穷酸还有老干货三人,也先后都与你遇上。有道是花开花落、缘起缘灭,如此看来,你和我们之间注定要在此结缘。或许这便是天意,又岂是凡人可以逃避之事?”

    鲁三通这番话听起来似乎是废话,但谢贻香还是从中听懂了不少东西,看来这个“湘西尸王”鲁三通的本意,是不打算让自己参到众人此行之中,最后却因为避无可避,这才不得已邀自己同行。一时间,谢贻香不禁回想起当日自己与戴、曲二人在姚家古宅的初次相遇,其实却是因为言思道在自己梦中出现,这才引得自己连同叶、陈两名捕快前往姚家古宅;至于戴七和曲宝书二人之所以会出现在姚家,自己倒也曾听他们提及过,乃是因为鲁三通带来的“那个家伙”突然告诉他们姚家古宅这条线索,所以他们才会连夜前往,最终从吴镇长装扮的花脸黑袍客手里救下自己。

    有道是“无巧不成书”,这所谓的巧合一物,从来只会出现在书本故事里,谢贻香从来就不相信这世间当真会有什么巧合。自己能与众人在这赤龙镇相会,到如今的结伴同行,当中必定缺少不了言思道在暗中的操控。而鲁三通带来的“那个家伙”,虽然此刻伴随着丁家姐妹的身亡已然失踪,以至谢贻香至始至终都未曾得见,但以此看来,“那个家伙”的身份倒是愈发可疑。

    想到这里,谢贻香隐隐已有了一个大胆的念头,几乎可以确定“那个家伙”的身份……

    只听那软轿上的鲁三通又缓缓说道:“我等此行事关重大,谢三小姐自然知晓。既然此刻你已与我们同行,鲁某身为带头之人,自然希望我们双方都能毫无保留。记得海道长之前替三小姐治疗‘失魂’之相时,曾说过这所谓的‘失魂’之相,其实便是传说中的“鬼上身”……嘿嘿,鲁某人生平挖坟盗墓,常与鬼怪之流打交道,自然知道这‘鬼上身’是什么意思。然而直到此刻,谢三小姐却依然不肯向我等言明,究竟是被哪一位‘鬼’附上了贵体,这教我等如何不心生疑虑?”

    说到这里,鲁三通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更何况眼下隐藏在鄱阳湖的这个神秘的家族,又被世人称之为‘阴兵’,所居之地也被称为‘阴间’。既然同是阴间鬼怪,说不准谢三小姐眼下的“鬼上身”,或许便与这些‘阴兵’有什么关系?所以无论如何,鲁某人一定要知道此中的详情缘由,还望谢三小姐莫要再继续隐瞒。”

    谢贻香恍然大悟,原来鲁三通深夜约谈自己,却是因为此事要来试探自己。然而谢贻香自己对这“鬼上身”一说至今也没有信,再说自己在梦中见到的分明是言思道那厮,而“言思道”这个名字,到底也不过是个假名罢了,即便自己说出“言思道”的名头,只怕众人也不会识得。

    更何况谢贻香经历了这许多事情,再不是那个涉世未深的小丫头。眼前的鲁三通到底是敌是友尚且没有定论,更不知这鲁三通心中究竟还有什么其它的图谋。所以自己即便不至于只说三分话,倒也未可抛一片心。眼下自己既然已对“那个家伙”的身份有所怀疑,倒不如等到相见之时,双方当面对质得好。

    当下谢贻香向鲁三通略一行礼,恭敬地说道:“鲁前辈请勿见怪,发生在我身上的怪事,就连我自己也还没弄明白,所以不敢在此妄言。不过还请前辈放心,我身上的症状,与鄱阳湖畔的这个神秘家族绝无关系,更加不会影响到诸位此行。”

    鲁三通听了这话,心知谢贻香始终还是深坏戒备,不肯与自己交心。当下他低声一笑,突然伸手解开绑在自己头上的白麻布。

    谢贻香之前虽已见过鲁三通的容貌,但如今这深夜残月之下,眼见这鲁三通麻布之下的一张脸呈碧绿之色,坑坑洼洼布满黑斑,上面还隐隐飘拂着寸许长的白毛,可谓是恐怖至极,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一张活人的脸。她虽是极力克制之下,仍旧忍不住浑身发颤。

    只见鲁三通毫不避讳地将一张绿脸转向谢贻香,缓缓问道:“三小姐可知我为何会变做这般骇人的模样?”谢贻香听他说话的声音一改之前的低沉嘶哑,反而说不出的飘渺空虚,话语中似乎有一种难以抗拒的诱惑,让自己不由自主地想要听下去。

    不等谢贻香回答,鲁三通已自己回答道:“那是多年之前,在一座西晋的古墓当中,我们一行人历经千难万险,终于找到存放墓主尸体的棺椁。大伙在欣喜之下,难免有些松懈,于是便有人一时头脑发热,径直上前将那棺椁撬开。霎时之间,竟不料那棺盖之下,突然冲出一道黑风来……”

    “鲁前辈!”谢贻香在关键时刻,毕竟还是定下了自己的心神,突然出声打断了鲁三通的讲述。当下她淡淡地说道:“实不相瞒,晚辈此番前来鄱阳湖,乃是奉了朝廷旨意,以刑捕房捕头的身份,追寻朝廷之前失窃的军饷——合计两千万两白银。至于诸位前辈为何齐聚在此,并不在晚辈的公干之类,只要与这批失窃的军饷无关,也便与晚辈无关。所以鲁前辈倘若要我参与诸位前辈之事,还请明示其间的缘由,否则晚辈不敢因此耽误到朝廷公干。”

    鲁三通沉默半响,一张碧绿色的怪脸突然嘿嘿低笑起来,说道:“谢封轩家的三小姐,果然有些不同凡响。”原来就在他方才讲述往事的之际,已然暗中用上了“祝神咒智”的催眠神通,要想凭借自己恐怖的样貌、骇人的往事以及这“祝神咒智”的神通三者合一,以此蛊惑谢贻香的心神,逼她就此屈服,却不料毕竟还是被谢贻香识破。

    只可惜谢贻香对鲁三通这法子其实并不陌生,言思道曾不止一次对自己使用过类似的法子,有道是久病成医,比起言思道那千变万化的面容,眼前这绿脸、黑斑、白毛的鲁三通,倒也显得没那么可怕。所以谢贻香这才能在关键时刻惊醒过来,牢牢把持住自己的内心,没有被鲁三通的催眠神通击溃。

    想不到自己毕竟还是低估了这个小丫头,鲁三通不禁暗叹一声。谢贻香此刻的这番话语,竟是以攻为守,要和自己摆出平等的姿态。原本是自己在逼问她身上的“鬼上身”症状,她却抛出“朝廷公干”的名义来逼问自己此行的缘由,否则便要分道扬镳、各奔东西。

    须知鲁三通生平从不受人威胁,听闻谢贻香这话,当下他怪笑声不停,裹覆在白色麻布中的一条右臂却已悄悄伸了出来,往谢贻香肩头缓缓抓落。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