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如果一定要列出近百年来江湖中最副盛名的人物,那只有一个名字,便是人称“吞星吐云,日月同辉”的武林盟主闻天听。即便是昔日势力遍布天下的神火教教主公孙莫名,又或者是天下英雄公认的当世第一高手青竹老人,都无法与这位闻盟主相提并论,理所当然地排名在他之后。

    要知道一个人居然能从前朝到本朝,连任二十七年的武林盟主,而且在他的管辖之内,从未出过什么大差错。原本有些上不得台面的江湖人物,竟能在他的率领下团结起来,隐隐间能与朝廷分庭抗之,单凭这一点,闻天听的成就便足以名留青史了。

    然而谢贻香此番鄱阳湖之行,曾先后遇见峨眉剑派掌门人的师叔“回光剑”戴念红,东海普陀山潮音洞的前任掌门人曲宝书,世人公认的天下第一高手天山青竹老人,天涯海角阁的道家高人海一粟,以及眼前这位的“湘西尸王”鲁三通。除此之外,还有已故“腾云驾雾”漠北丁绮腾、丁绮云姐妹,墨家四大护法之首的墨残空,再加上鄱阳湖畔这个神秘家族里的一众黑袍高手,最后连同一个鬼神难测的言思道,可谓是虎踞龙盘,好不热闹。所以此刻听鲁三通说出武林盟主闻天听的名字,谢贻香之前在龙跃岛上也和这位武林盟主打过照面,所以反倒不如何觉得惊讶了。

    只听鲁三通继续说道:“自本朝开国以来,皇帝杀戮极重,闻天听这些年来,若不是和朝廷走得亲近,只怕他也坐不稳这个两京十三使司的武林盟主之位。然而此次他既已接到我们的请帖,却始终没有答复,甚至恰巧在这个时候消失不见。哼,这其中究竟有何图谋,我们虽然商议了多次,仍旧无从得知。”

    谢贻香听到这里,忍不住开口问道:“闻盟主是否现身,又与我有什么干系?需要诸位前辈纡尊降贵,一再要求我这个小姑娘的加入?”

    那鲁三通干笑两声,淡淡地说道:“闻天听手下的势力,不碍乎是江湖和朝廷这两大类。此番他既然不曾与我等江湖人士联络,暗地里倘若当真有什么图谋,必然和朝廷脱不了干系。所以我等希望三小姐参与此行,却是为了防止朝廷势力的介入。谢三小姐莫要怪鲁某话说得难听,朝廷方面虽然未必会看三小姐的情面,但多少也要顾忌谢大将军几分薄面,不至于太过放肆。”

    没想到鲁三通居然将话说到如此露骨的地步,谢贻香只觉自己脸上一阵发烫,心中却不怎么怪他。鲁三通的话虽然说得难听,但毕竟是直来直去,毫不含糊,比起朝廷官场中那些口蜜腹剑之人不知好了多少倍。当下谢贻香略一思索,问道:“我可以拒绝么?”

    鲁三通低笑一声,反问道:“敢问三小姐此番前来鄱阳湖,所谓的‘朝廷公干’又是什么?”谢贻香见他明知故问,还是再说一了遍:“自然是追回朝廷失窃的军饷。”

    鲁三通点了点头,缓缓说道:“那么鲁某便实话告诉你,‘鄱阳湖,老爷庙,混沌兽,阴兵舞’,你猜得一点也没错,朝廷失窃的那批军饷,便是被鄱阳湖的这帮‘阴兵’所劫去,也便是那些黑袍人所在的神秘家族。而他们的武功,你自然已经见识过了,其势力更是根深蒂固,根本不会将朝廷放在眼里。所以你若是还想找回军饷,唯一的办法便是与我们合作,采取以暴制暴的手段。”

    谢贻香虽然早就猜到是这些“阴兵”劫走了军饷,又在梦中得到了言思道的证实,然而今夜听到眼前的鲁三通再次点破此事,一时间也不禁有些惊慌失措。当下她定了定神,疑惑地问道:“鲁前辈是说朝廷的军饷乃是被那些黑袍人劫走的?不知前辈又是从何得知,可有凭证?”

    却见鲁三通哈哈一笑,突然将手一抬,把乱离的刀鞘抛还给谢贻香,嘴里笑道:“三小姐,鲁某人被称作‘湘西尸王’,倒也不是平白无故随口乱叫的,这湘西地界上发生的事,又有几件是鲁某不知晓的?至于我是如何得知此事,嘿嘿,有时候知道得越少,反而越是安,谢三小姐是聪明人,应当明白我的意思。”

    谢贻香接过刀鞘,沉吟道:“鲁前辈的意思是,我若是执意要问个究竟,那前辈便要再次出手了?”

    鲁三通叹道:“眼下你我之间可谓是同仇敌忾,合则双赢、分则双败。当此局面,有些事三小姐还是莫要多问得好。更何况不止是我鲁三通,即便是戴老师、曲先生、青竹老师、海道长以及秀姐等人,此刻也不能完信任于你。鲁某身为此行的带头之人,自然不能擅自做主,将一切毫无保留地告诉你,从而让大伙一同担这个风险。”

    如此看来,鲁三通之所以要对自己有所保留,说到底不过是江湖中人的自保法则,谢贻香将心比心,觉得对方这般做法倒也在情理之中。正如鲁三通所言,眼下正是合则双赢的局面,鲁三通一行人希望自己加入,乃是要防止朝廷势力的介入,以助他们寻求‘长生不死’;而自己则要借他们的力量去对付那个神秘家族,从而替朝廷找回失窃的军饷。

    所以要谢贻香加入鲁三通一行人的队列,其实早就是势在必得,而眼下双方之所以还有争执,却是因为条件没能谈妥。谢贻香的条件便是要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但鲁三通以信不过谢贻香为理由,拒绝将整件事盘托出。

    一时之间,谢贻香和鲁三通两人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也深知对方的顾虑,但如果从自己的角度来看,却又是无法退让,只得同时沉默起来。就在两人僵持不下之际,忽听一个女子的自夜色中传来,低声说道:“若要海阔天空,何妨各退一步?”

    谢贻香微微一惊,认得这是那墨残空的声音,也便是众人称呼的“秀姐”。她不禁四下望去,黑夜中却不见墨残空的踪影,想来是当此局面之下,她故意不肯现身相见。

    鲁三通似乎早已知晓墨残空就在附近,倒也不显得惊讶。当下他突然咧嘴一笑,牵动着碧绿色脸上的黑斑白毛一并颤抖,形貌甚是恐怖。只听他说道:“既然秀姐开了口,那鲁某便先行退后一步。谢三小姐,你若决定要跟随我们同行,那么明日我等到达目的地之后,我便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告知于你,而你届时也要将你身上的‘鬼上身’之事毫无保留地告知我们众人,你看怎样?”

    谢贻香一时猜不透鲁三通这话的意思,既然决定了要将整件事情告知自己,那么今夜和明日又有什么区别?至于鲁三通口中所谓的“目的地”,只怕绝不简单,莫非明日到达这“目的地”之后,鲁三通便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掌控自己,所以才肯坦言相告?

    当下谢贻香微笑着问道:“如此敢问鲁前辈,明日我们是要去往何处?”鲁三通反问道:“你可知道我鲁三通的老本行是什么?你以为鲁某此番前来这里,又是为了做什么勾当?”

    话音落处,谢贻香顿时脸色一变,那软轿上的鲁三通已接着说道:“不错,明日我们的目的地,便是要进到一座古墓之中。”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