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话一出,众人都有些不明所以,鲁三通更是问道:“秀姐此话怎讲?”那墨残空有些迟疑地说道:“自那前殿石室之后的墓道,以及眼下的这个主室,分明修建得有些草率,更像是匆匆完工,还未来得及精修便已半途而废。再结合我们在前殿石室里看到的壁画内容,妾身有个大胆的猜想,那便是这座千年之前、由那个女巫带领众军士修建的汉墓,其实并没有修建完工,之后也并未将墓主下葬于此。”

    不等众人开口询问,墨残空又继续说道:“这当中的原因其实再简单不过,依据壁画中的记载,那女巫当年率军在次修墓时,分明曾遭遇到那个神秘家族的阻拦,当中甚至还包括方才那一条巨大的蛇王。且不论此战双方谁胜谁负,我若是那位墓主,既然已经遇到如此阻碍,那说什么也不敢将自己葬于此处了,多半会另选它地。而这座已经修建了大半的汉墓,自然也就遗弃了。又或者这座被墓主遗弃的汉墓,其实是送给了前殿里的那位女巫,最终成为了这位女巫的坟墓,所以在那前殿之中才会设有如此厉害的机关。”

    众人听完墨残空的这一番推论,倒是合情合理,但也毕竟无法证实。却听鲁三通忽然说道:“若要证明秀姐的这一猜测,其实简单得紧。我等此刻既然已进到了这汉墓的主室,于情于理也该看一眼石棺中的墓主。所以这位墓主最终是否下葬于此,只需开棺查验,立马便可知晓。”

    听到说要开棺查验,鲁三通剩下的那几名手下连同那宋伯在内,一时间都有些跃跃欲试。要知道这帮人平日里跟随鲁三通盗惯了各式各样的墓,正是因此发家致富,虽然此番鄱阳湖之行的本意并不是“升棺发财”,而且眼下这个简陋不堪的汉墓主室里估计也未必有什么宝贝,但此刻一听到这“开棺”二字,众人难免还是有些手痒心痒,下意识地兴奋起来。

    当下不等鲁三通发令,他那一干手下便要上前去将那口石棺打开,曲宝书当即阻止说道:“且慢,这口石棺中究竟有没有墓主尸体,又或者是否留有其它的东西,眼下我们毫无所知。倘若是像那前殿石室中一般设有机关,岂不是糟糕至极?”

    那宋伯本就年迈,这一趟下墓又当真可谓是九死一生,到现在还是心惊胆颤,早已生出了悔意。此刻听得曲宝书又开口阻止众人开棺,忍不住喝骂道:“这一路上大伙死伤惨重,眼下好容易才到了这座汉墓的尽头,要是连最后的这口棺材都不敢开,大伙岂不是白跑一趟?”

    墨残空深知眼下的局面不容乐观,生怕众人再因此产生内讧,连忙出言调解,劝道:“宋伯说得倒也在理,眼下这间主室当中分明已再无其它通道,确然已是这座汉墓的尽头。然而曲先生的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即便是要开棺,大伙也得小心在意,以防不测。”

    却见曲宝书伸手将那吓得浑身发颤的吴镇长拉扯过来,厉声问道:“吴大人,先前你的一番说辞不尽不实,你当我等便听不出来了?眼下我们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你若是还不肯从实交代,我这便将你丢到外面的地洞里喂蛇。”

    那吴镇长连忙将脑袋摇晃得就像拨浪鼓似的,颤声说道:“下官所知道的那一点事,早已向各位交代过多次了,不知……不知大侠还想问些什么?”他这一反问倒是把曲宝书给问住了,曲宝书一愣之下,不由地怒由心生,喝道:“你这鸟官,当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当真以为我这穷酸就不敢动你这个官老爷了?”

    谢贻香眼见两人的话语陷入僵局,当即开口问道:“吴大人,方才你曾称呼那条蛇王为‘赤龙’,恐怕不仅仅只是因为赤龙镇的传说,而是你早就知道那条蛇王的存在,是也不是?”

    顿了一顿,她又冷冷说道:“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吴大人倘若坚持说自己知道的已经尽数告知于我们,那也便是说你这位吴镇长还有旁边的这一位金捕头,已然没有了利用价值。要知道这一路上我们损兵折将,你们二位自然看在眼里,似眼下的这般情形,你们要是没了利用价值,鲁先生又何必要继续带着你们这两个累赘?”

    听到谢贻香这话,那吴镇长的面色顿时一沉,随即又恢复了一副慌乱的神态,恭声说道:“谢大人说笑了,我们两人即便是为诸位大侠端茶倒水,多少还是有些用处的……”却不料他话还没说完,旁边的金捕头已抢着说道:“告诉你们也无妨,方才的那条赤龙便是镇守‘阴间’的上古灵兽,你们若是胆敢动我们一根汗毛,便休想再知道更多。”

    这话一出,在场众人都是一愣。鲁三通等人早就怀疑这个吴镇长的话语有所保留,想不到果然如此。如果这金捕头所言非虚,地洞里的蛇王当真是守护这个神秘家族的上古灵兽,那么眼下这座汉墓当然也就离那个神秘家族所居的“阴间”不远了,也便是说众人此行其实并未找错地方。

    只见那吴镇长满脸焦急,急忙喝止金捕头,说道:“你这蠢材,难道听不出别人是在套我们的话?这些人个个精似鬼,又怎会不知你我的用处?你若是向他们盘托出了,那才是真没了利用价值!”

    谢贻香不禁暗自好笑,原来这个胖乎乎吴镇长竟也不算太蠢,自己之前倒有些小觑于他。旁边的曲宝书当即冷冷一笑,说道:“吴大人既然把话说到这个份上,看来我们也不得不和两位撕破脸皮了。接下来便要看看你们二人到底吃得了多少苦头。”言下之意,分明是要对这吴镇长和金捕头二人严刑逼问了。

    要知道谢贻香毕竟是朝廷的人,若是眼睁睁地看着同僚遭受旁人私刑,倒也有些不便,心道:“反正眼下也要逼问这吴镇长和金捕头,这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此时若不说个明白,更待何时?”

    当下她便抬眼望向鲁三通,开口说道:“鲁前辈可还记得,昨夜你我之间曾有过约定,只要今日我随你同来,你便会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尽数告知于我。眼下我等分明已到了这座古墓尽头,往后再无它路,鲁前辈何不趁此时机开诚布公,将诸位前辈此行的缘由说个清楚,也好让这位吴镇长和金捕头一并参详?”

    那鲁三通沉吟半响,正待开口说话,却见那宋伯不知何时已悄然来到主室当中那口石棺前,双眼中兀自闪烁着精光,竟似有些失常。众人连忙出声招呼,却听那宋伯忽然哈哈一笑,说道:“眼下这口石棺分明并未封死,有你们说话的工夫,老朽早已将它打开看个清楚了……棺材里到底有什么宝贝,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话音落处,那宋伯当即伸出双手发力一推,伴随着“哐镗”一声大响,那石棺的棺盖便已被他推落在了地上。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