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其实谢贻香眼下这般境遇,用这个“刨”字似乎也不太妥当,因为这条蛇王的身子约莫有丈许直径,恐怕要六七个成年人手拉手才能环抱。而谢贻香的乱离再如何锋利,终究不过是柄两尺长短的短刀罢了,所以眼下乱离在蛇王身上造成的这条伤口,对蛇王来说当真只能算皮外伤。若是以此伤势来对比人的身体,就好比是在皮肤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痕,根本无法伤及到蛇王的根本。

    如此一来,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工夫,谢贻香一面以乱离割开蛇王身体,一面往下滑落,已在这地洞之中下落了二十多丈深浅。凭借头顶上那汉墓主室中照落的微弱光芒,她那“穷千里”的神通已然能看清周围的形貌。

    但见这个深不见底的地洞到了眼下的深处,已不再是上面那般四四方方的青石石壁,而是逐渐变作了天然的圆形,四面洞壁也是天然的岩石石壁,零零星星地盘旋着不少赤红色的怪蛇。再往下十来丈处,这个地洞也便到底了,所以这整个地洞约莫是三十多丈的深浅;而在那地洞底部,则是蛇王的下半截身子,居然没入了这个地洞的底部,就好比从这地洞中生长出来的一般,又好像是被岩石凝固住蛇身,从而困住了蛇王的下半截身子。

    难怪这条巨大的蛇王会被困于地洞当中,却是因为下半截身子被地洞底部的岩石卡死,否则如此庞大的一条蛇王,只怕早已破墓而出,为害世间了。然而谢贻香此刻却无暇惊骇于这条蛇王的情况,之前众人曾向这地洞中投下过火把,都知道这地洞极深,她此刻这一坠落,原本也以为凶多吉少,但眼下既然已经看见了洞底,反倒生起了一股求生的欲望。

    当下谢贻香看准周围的地形,便伸足在蛇王身上猛一借力,将乱离自蛇王身体里拔了出来,整个人则顺势后翻出去,凌空扑向旁边的石壁;眼看石壁就在自己面前,谢贻香随即在半空中刺出乱离,奋力刺入了石壁当中,以此将自己的身子悬挂在石壁之上。

    如此一来,谢贻香终于脱离了那条蛇王的身体,在地洞深处的石壁稳住身形。而游走在石壁周围的几条怪蛇一时没注意到她,谢贻香连忙借机喘息几口,仔细打量着这个地洞的底部。

    但见那蛇王身体没入洞底石壁的根部,也便是这地洞的洞底,隐约有几个血红色的人形东西,翻露白花花的骨头,多半便是之前掉落下来的同伴,谢贻香当下也不敢细看。借助她“穷千里”的神通,不过片刻,谢贻香随即发现在离洞底约莫六七丈处的石壁上,分明有个一人高低的石洞,也看不出深浅,似乎乃是一条通道。

    谢贻香不禁心中一动,暗道:“方才那个假冒鲁前辈的人也不知到底是不是闻盟主,他分明是跃入这个地洞当中,此刻却并未看到他的踪影,莫非便是从那个石洞中离开了?”正思索间,周围四壁上已有十多条怪蛇终于发现了谢贻香,正飞快地向她游曳而来。

    谢贻香心知机不可失,与其困在这里与这些怪蛇搏斗至死,倒不如赌一赌运气。当下她连忙施展开“落霞孤鹜”的身法,再融合“乱刀”的手法在石壁上腾挪借力,往那石洞所在奋力游走过去。

    一路上谢贻香相继斩断了好几条手臂粗细的怪蛇,眼看就要来到那个石洞附近,却听头顶上忽然传来一声暴喝,依稀便是那鲁三通的声音。谢贻香不禁微微松了口气,那鲁三通刚刚钻入蛇王脑袋里施展他的“大黑天妖法”,也不知是生是死,此刻听到他这一声大喝中气十足,显然已经无恙了。

    伴随着鲁三通的喝声落下,地洞中蛇王那庞大的身子随之便是一阵晃动,继而如同一大条肉山崩塌,一股脑地掉落下来。谢贻香在惊讶中定睛细看,但见蛇王这丈许直径的身子似这般掉落下来,顿时便将这地洞底部六七丈高度的空间尽数填满,以蛇身堆叠成了一座小山,就连自己此刻所在的这个石洞之处,也几乎要被蛇王掉落下来的身子给堵住;而最后是蛇王那颗巨大的蛇头掉落了下来,恰好就在谢贻香脚下数尺之处。

    再看蛇王这颗原本浑圆的蛇头,如今竟然瘦得只剩一层蛇皮包着骨肉,蛇皮上的鳞甲更是乱七八糟地往外翻出,显是被鲁三通那“大黑天妖法”从里面吸去了精血,形貌甚是恐怖;而蛇王那两只早已瞎了多时的眼睛,分明已变做了两个血洞,想来是那鲁三通自蛇王的右眼进、左眼出,等于是在这蛇王的头上打穿了一个血洞。

    而蛇王此刻的这般形貌,分明已经死透了,谢贻香只觉心中发冷,也不知是在害怕这条天地间孕育出的巨蛇,还是在害怕杀死这条巨蛇的凡人。不等她细细体味着当中的恐惧,那蛇王的嘴里、两眼的血洞处,突然钻出成千上万条大大小小的赤红色怪蛇,居然纷纷往那蛇王身上咬食;而这地洞四壁上原本追逐谢贻香的怪蛇,此刻也再顾不得她的存在,相继调转蛇头,游曳到那蛇王身上争先恐后的咬食起来。

    一时间但听“啧啧啧”的声响不觉,整个地洞中都是蛇群进食的声响,当真可谓是一场饕餮盛宴,场面极其壮观,而且分明就在谢贻香脚下数尺之处。想来这些怪蛇寄生于蛇王的体内或周围,平日里自然要向蛇王进食,眼下蛇王一死,众蛇或许是为了填饱肚子,又或许是为了报复,这才纷纷以这蛇王的尸体为食。

    看到这一幕,谢贻香当下再也按捺不住,“哇”的一声,当场呕吐了起来,吐的却几乎是清水,乃是由于她这一整天都没吃过东西,上一次进食还是昨夜在墨残空搭建的营寨中。当下谢贻香不敢再多停留一刻,连忙跃入那个石洞当中,急急忙忙地往石洞深处走去。

    那石洞中也有几条怪蛇,却无一例外地向洞外窜出,径直去咬食那条蛇王的尸体。谢贻香在石洞中越走越深,不知不觉已走出十多步距离,四周也逐渐变得一片黑暗,就连“穷千里”的神通也不能助她辨物。要知道她的“穷千里”虽能在黑夜中视物,却也毕竟要借助微弱的光芒,此刻在这地洞底部的石洞当中,就连上方主室里的微弱光芒也失去了,哪里还有丝毫的光芒?

    谢贻香顿时想起自己怀里还有火折子,正要伸手去摸,猛然间只觉身旁气息微动,心中刚一生出警戒,自己的右手便已被一只冷冰冰的手掌扣住。

    在这深埋地底的汉墓当中,而且还是那墓道和主室的所在处再往下三十多丈的深处,似这般冰冷腥臭的蛇穴石洞,就算是传说中的阴曹地府,只怕也不过如此,自己的身旁怎么可能还有旁人?

    又或者此刻扣住自己的根本就不是人,而是来自“阴曹地府”的“阴兵”?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