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想不到已经领悟出“融香决”的自己,到底还是抵抗不住这青竹老人的出手一招。眼下同样的手段、同样的伤势,和之前那次“一招之约”简直一模一样,谢贻香的乱离甚至还未来得及出招,就已被这位天下第一高手先发制人,轻描淡写地将她一举击溃。谢贻香惊惶之余,心中又不禁泛起一阵失落。

    待到乱离落地之声响起,她这才看得清楚。原来此刻在这座祭坛附近,早已是灯火辉煌的一片热闹,约莫有一两百人围在祭坛四周的空地上。几乎每人手里都有一个灯笼,将这座祭坛围得是水泄不通,照得是亮如白日。

    谢贻香粗略看去,只见这些人里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穿着更是异常朴实,款式甚至有些古旧,倒是和寻常的乡镇百姓没有什么区别。若不是自己这一路进汉墓、下蛇穴、穿石洞,千辛万苦才来到眼下这个诡异的山谷之中,谢贻香说什么也不敢相信这些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百姓,便是自称居住在“阴间”的“阴兵”。想来是他们在外出之时,才会扮作之前所见的黑袍人模样,而在这个自己居住的山谷里,自然就换回了普普通通的便装。

    至于眼下这般局面,可见自己和戴七此番连夜暗探这座所谓的“湖神祭坛”,到底还是被对方给发现了,也不知是不是那先一步逃脱的吴镇长在暗中告密。

    这一连串的事在谢贻香脑海里飞快地闪现了一遍,她当即望向身旁的青竹老人,不解地问道:“前辈身在暗处突然出手,以此偷袭晚辈,却是何意?”

    那青竹老人的脸皮再厚,听到谢贻香这句话里的“前辈”、“晚辈”和“偷袭”几个字眼,脸上也不禁泛起一阵尴尬,兀自干咳了几声,说道:“丫头不知好歹,我分明是在帮你……只要你不胡乱出手,惹恼了这帮家伙,今夜我自然会护你周,保你平安。”

    方才在祭坛前碰到吴镇长和金捕头二人时,谢贻香便从他们嘴里听说鲁三通一行人失手被擒,而这位天下第一高手青竹老人更是当场叛变,居然反过来相助家族里的管事人“六曾祖母”,将鲁三通和墨残空等人擒获,只剩曲宝书一人孤身逃脱。对此谢贻香本是半信半疑,哪知此刻见到青竹老人完好无损地现身,而且还一举击落了自己的乱离,自然证明吴镇长所言非虚,这位青竹前辈果然做出了厚颜无耻的叛变之举,却不知究竟是因为什么缘故。

    当此时刻、当此情形,谢贻香既不敢、也不便去追问青竹老人的突然叛变。此刻她所在的石门门口,乃是这座祭坛的第三层处,听得头顶上这祭坛顶层劲风声响,显是戴七在和这个神秘家族里的高手过招,她当即便向面前的青竹老人问道:“前辈,戴前辈此番分明是与你同行而来,更何况平日里你们也存有私交。眼下戴前辈身陷险境,孤身奋战,前辈难道便这般坐视不理?”

    那青竹老人嘿嘿一笑,说道:“丫头好利的一张嘴,若是仍凭你在六曾祖母面前乱说话,反倒是害了你的性命……”说到这里,谢贻香忽觉自己喉间一涩,便再也说不出话来,却是被青竹老人不知用什么神出鬼没的手法封住了哑穴。

    只听青竹老人继续说道:“……戴老七这个矮胖子,一把年纪了,脾气还是这么臭,少不得要让他先吃些苦头,又不会当真取了他的性命……你放心,待到戴老七打不动了,即便不肯投降,我也会出手将他制住,不会当真害了他。”

    说着,这青竹老人便缓缓转过身子,抬手招呼谢贻香,说道:“我们且上去看看戴老七。”

    谢贻香哑穴被封,一时也说不出话来,眼见青竹老人转过身子,她便弯下腰去捡地上的乱离。却听身后风声一动,有人已抢先一步将自己的乱离从地上拿走,她连忙回过头来,原来除了青竹老人,自己身旁分明还有两名中年男子,乱离则是被他们当中的一人缴去。这两人虽然貌不惊人,穿着也甚是普通,但从方才捡刀那人的身手来看,想必也是这个神秘家族里的高手,功夫未必便在自己之下。

    须知单是一个青竹老人,自己就已远非敌手,更何况这祭坛四周还有这许多家族高手?谢贻香本就不是愚蠢之人,当此情形,自然不敢轻举妄动,只得跟随那青竹老人的脚步,一同上到这祭坛顶层。

    但见座湖神祭坛的顶层,乃是一个四五丈见方的平台,由一道丈许宽的石梯从坛底一直通到顶层。四周的一百多两百人此刻都围在祭坛底下,而在这祭坛顶层靠近石梯处,却只站立着七八个人,吴镇长那肥胖的身躯也赫然在列,肩上还留着被活俑抓伤的痕迹,见到谢贻香上来,当即微笑着向她点了点头。

    谢贻香眼见自己所料不差,多半是这吴镇长在暗中告密,这才引来了山谷里的族人,不禁心头火起,却苦于哑穴被封,说不出话来,当下只得狠狠瞪了那吴镇长一眼。

    再看这祭坛顶层的正中,如今正有四道飞舞的人影在交手过招,当中两男一女的三个人,穿的都是普通的粗布短衣服,各自拿着一柄长剑,正合力围攻另外一人,看他们的身法招数,也算是谢贻香见过的黑袍人里顶尖的水平。

    而另外一个孤身迎战之人乃是头裹白巾,身形矮胖,穿着一身白色短衣,正是那峨眉剑派的戴七。此刻仍旧空着一双手,以拳掌和对方那三柄明晃晃的长剑纠缠,而且还占据着明显的上风。

    可是戴七眼下虽然不曾落败,但对方到底是人多势众,且不论这祭坛顶上还有七八个高手,单是祭坛下的一两百号人,也不是谢贻香和戴七两人所能应付。更何况谢贻香此刻哑穴被封,说不出话来,就连手里的乱离也被对方缴获,几乎已是废人一个。焦急之下,她一时也没想到什么办法。

    只见那青竹老人已走向石梯附近那七八个人,向当中一个高瘦妇人恭敬地说道:“六曾祖母,这个小丫头姓谢,乃是当今武林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此番也是和我们同来的……”

    要知道这位“六曾祖母”的大名,谢贻香早已久仰得紧,可谓是如雷贯耳。她曾听多人说过,说这位六曾祖母非但武功奇高,就算是当日曲宝书和海一粟二人的联手,也差点败在了她的“画水镂冰掌”之下。而且这位六曾祖父在整个家族中的辈分也是极高,还是什么“家族管事人”,隐隐算得上是这个神秘家族的领袖了。

    所以此刻听见青竹老人称呼这高瘦妇人为“六曾祖母”,谢贻香连忙仔细打量。只见这妇人身形修长,穿得的确要比旁人华丽些许,乃是一身黑色的锦缎,在上面绣着些暗花;而她那一头漆黑的长发,乃是尽数盘在脑后,露出一张清瘦的脸颊,容貌虽算不得倾国倾城,却保养得甚好,看起来最多不过四五十岁的年纪,顶多只能算个中年妇人,也不知为何竟被大家称作了“曾祖母”。

    然而回想起方才在这祭坛前吴镇长和守卫祭坛的族人之间那番对话,可见这个家族里的辈分早已乱得不成模样,即便是年纪相仿的两个人,中间也可能隔着好几代辈分,甚至还有爷爷比孙子小的情况。所以眼下这位中年妇人被家里人唤作“曾祖母”,自然也就不奇怪了。

    那位被青竹老人称作“六曾祖母”的高瘦妇人,此刻也正向谢贻香身上望来。谢贻香被她的目光一扫,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心道:“纵然是昔日紫金山上那个上百岁修为的希夷真人,仅凭一个眼神,也绝不可能让自己莫名地感到发颤。如此看来,这妇人当真好高的修为!”

    只听那六曾祖母忽然开口,打断了青竹老人的介绍,冷冷说道:“这位小姑娘,便是当朝首席大将军之女,更是皇帝派来公干的钦差。老身当然知晓。”

    她这一开口说话,谢贻香顿时大吃一惊。听她这说话的声音,分明是个口齿都有些不清楚的老太婆,仿佛连喉咙里的声带都有些退化了。要不是自己亲眼所见,说什么也不敢相信这个老太婆一般的声音,居然是从眼前这位四五十岁的中年妇人嘴里发出来的,真不知道这位六曾祖母究竟是多大的年纪。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