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想不到当今武林盟主闻天听这刚一出手,便和这号称“六百年来家族第一高手”的任千秋拼了个你死我活。伴随着祭坛的轰然坍塌,闻天听那句话的最后一个“招”字,这才从坍塌的祭坛下传来,透过他那“吞星吐云”的神通,径直响彻于整个“阴间”山谷,震得众人耳中轰鸣。

    那石梯上的家族众人眼见形势不妙,一早便已下了石梯,倒也不曾因此受伤。如今在这漫天飞扬的碎石和尘灰中,也不知闻天听和任千秋两人的这场交战究竟胜负如何。

    至于祭坛上的众人,眼见闻天听神通的威力已然发出,连忙重新抢到祭坛的断裂处,去看祭坛下面的闻天听和任千秋二人。却只能看见坍塌的废墟中尘灰弥漫,哪里有激战二人的身影?

    正焦急之际,猛听祭坛下的人群中接连响起一阵长剑出鞘之声,不少族人的佩剑忽然自行出鞘,兀自凌空飞起。

    再次看到这一幕奇景,谢贻香却已见怪不怪,分明和戴七之前所施展的“六道俱灭”是一般原理,想来是那白衣老者任千秋苦战不下,终于也施展出了和戴七相似的御剑之术。

    只听祭坛下那六曾祖母强忍伤痛,朝祭坛上众人高声说道:“一气两仪,仗剑初现;四象六道,祭剑冲霄;八卦十灭,御剑飞仙。那矮胖子你可看清楚了,十剑齐飞,这才是真正的‘御剑飞仙术’!”

    她口中称呼的“矮胖子”,自然便是以“六道俱灭”重伤于她的戴七。祭坛上的戴七嘴里冷笑一声,心中却是蓦然一惊。

    原来戴七身为峨眉剑派“念”字辈的高手,自然听说过昔日的蜀山派里有这一门“御剑飞仙术”的神通,练到至高境界时,甚至可以同时驾驭起十柄长剑,隔空伤敌,其威力足以毁天灭地,但却几乎从来没有人练到过这一境界。

    所以昔日峨眉剑派的创始人林涵先生在得到这“御剑飞仙术”的残本后,便结合佛家峨嵋派的武功将其化繁为简,这才创出当今峨眉剑派的至高绝学“六道俱灭”。如此一来,古时那同时驾驭八剑或是十剑的神通,便也从此失传。却不想如今在这鄱阳湖畔的山谷当中,这十剑齐飞的“十灭”盛况,居然会在任千秋的手里重现人间。

    一时间,但见那自行飞起的十柄长剑在半空中稍一停歇,随即俯冲而下,径直往坍塌的祭坛废墟中疾飞过去,显是被任千秋的神通所驾驭,要以这至高无上的“十灭”去对付闻天听。倘若这“御剑飞仙术”真有传说中那般威力,眼下莫说是一个闻天听,就算是千军万马只怕也要当场覆灭。

    要知道戴七方才为救鲁三通,曾以神通争夺任千秋驾驭的那柄长剑,虽然奋力化解了剑上的力道,自己却也身负重伤。此刻眼见任千秋祭出“御剑飞仙术”里的“十灭”杀招,一来闻天听毕竟是自己的故交,二来闻天听若是落败,祭坛上己方所有的人只怕也是性命难保;而此时此刻,唯一能和任千秋这“遇见飞仙术”所抗衡的人,便只有自己了。

    情急之下,戴七倒也顾不得自身安危,第三次施展出他那“六道俱灭”的神通,以自己的剑心去和半空中那十柄长剑中的六柄剑相互通神,就算是拼尽力,说什么也要替闻天听夺下这“十灭”当中六柄剑的掌控权。

    戴七的这一决定,莫说是谢贻香,就连鲁三通和墨残空两人也不知晓,只是忽然间听到身旁的戴七大喝一声,继而浑身上下都有鲜血浸出,整个人也随之瘫倒在了地上。

    而就在戴七倒地之际,半空中那十柄激射而出的长剑里,终于还是有三柄剑失去了力道,灰溜溜地从半空中掉落下来。至于那剩下的七柄剑,则是去势不减,仍旧往那坍塌的祭坛废墟里俯冲而去。显而易见,戴七不惜重伤倒地,到最后也只是替闻天听化解掉了这“十灭”当中的三柄剑。

    祭坛下的六曾祖母虽然伤得极重,但那份洞察一切的眼力仍在,顿时看出了其中的玄机,忍不住怒喝道:“矮胖子胆敢坏我大事!新仇旧恨,即便是将你千刀万剐,也难消老身心头之恨!”这一声嘶喊引发了她胸口处的剑伤,话音落处,顿时猛咳起来。而祭坛上的戴七虽然心脉俱伤、浑身脱力,但听到六曾祖母的这句话,也不禁哈哈一笑,竟是开心到了极点。

    就在这时,只听废墟中传来闻天听的一声大喝,随即便有两道人影高高冲出,重新跃回到了这祭坛顶层。一个是四五十岁的魁梧男子,一个则是瘦骨伶仃的白衣老者,在这祭坛上相对而立,毫不动弹,正是方才激战中的闻天听和任千秋二人。

    再看那闻天听身上,到处都是长长短短的剑伤,兀自浸出鲜血,就连他此刻所站立的地方,地上也尽是从他身上滴落下来的鲜血。而在他小腹和肩胛处,还分别插有一柄长剑,径直穿过了他的身子。除此之外,闻天听身上最明显的伤势,便是脸上那一道寸许长的伤口,从中还隐约露出白花花的脸骨。

    至于那任千秋胸前的白衣,分明也破裂了好大一片,露出枯黄色的肌肤来。想来是在混战当中被闻天听一掌印在了胸口处,却不知究竟伤势如何。而除了胸口这一处创伤,这任千秋身上便再没有其它的损伤。

    看两人这副形貌,多半却是那任千秋占了上风,但也算是个两败俱伤的局面,在场众人惊骇之余,竟无一人敢开口询问战果。过来半响,只听场中的任千秋忽然说道:“要不是那矮胖子拼死破去我的三柄剑,此刻你早已是个死人。更没有任何机会可以伤到我。”

    对面的闻天听缓缓叹了口气,有些失落地说道:“不错。前辈武功之高,实属闻某人平生仅见。若非我一上来便力强攻,只怕十招之内,便会死在前辈手下。”

    那任千秋点了点头,说道:“你倒不必太过谦逊。我虽不曾在江湖上闯荡过,却也知道江湖上那所谓的‘武林盟主’,大多是些沽名钓誉之辈,武功并不见得能有多高。所以凭你的功夫,坐在武林盟主这个位置上,当真是绰绰有余了。”话音落处,闻天听当即回答道:“不敢!”

    只见那任千秋忽然转过身子,在他那干瘦的脸颊上挤出一个笑容来,向祭坛下人群中的六曾祖母遥遥说道:“看来天祖父的安排,到底是不会错的。今夜之事,的确也不是我一个人所能解决。”

    那六曾祖母听到这话,不禁有些莫名其妙,当即说道:“无妨,这人的武功之高,大家都是有目共睹,你还是暂且歇息片刻。此间之事,不是还有大芮和任三两人么?”

    便在这时,那个之前只说了一句话、至今还未现身的大芮曾祖父忽然再次开口,以飘渺的声音从黑夜中传来,缓缓说道:“小任今夜也算将功赎罪了,要知道以他在家里的身份地位,老夫倒也不便出手相助……”

    六曾祖母一时没听懂大芮曾祖父这话的意思,祭坛上的任千秋却已接口说道:“大芮叔不必自责……证得大道,何分生死?身为阴间之人,难道连这一点也参悟不透?”

    说罢,那任千秋又向祭坛下的六曾祖母笑了一笑,淡淡地道:“也怪我太久没和人动手过招,想不到事到临头,到底还是有些生疏了。方才我还大言不惭,说要杀掉此番前来捣乱之人的首脑……嘿嘿,想我任千秋狂妄一世,说过的话,到底还是要兑现……”

    伴随着他这话出口,只见插在闻天听肩头的那柄长剑忽然无故颤动起来,继而从闻天听的肩胛骨里自行退出,兀自带着鲜血疾飞出去,再一次冲着鲁三通而去。

    那鲁三通哪里料得到当此时刻,居然还会有这致命的一击?正不知如何是好,猛然间眼前人影一晃,一人已飞身而上,径直挡在了自己面前,任千秋所驾驭出的这一剑,顿时便从这人的胸口处透心而过;待到穿过这人的身子,剑上的余势依旧不减,还是顺势插入了鲁三通的左肩,将他整个人都钉在了地上。

    而祭坛当中的任千秋在发出这一剑后,浑身上下便随之响起了一阵“噼里啪啦”的碎裂声,仿佛所有的骨头都在顷刻间尽数碎裂,整个人也随之“坍塌”下去,化做了一堆枯骨烂肉。

    原来闻天听和任千秋两人之间的这场生死相搏,结局竟是一伤一死。到最后居然是闻天听胜出了!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