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自从上次和那青竹老人的那一番交谈之后,谢贻香这些日子里,便几乎再没和旁人交谈过。即便是碰见镇上的族人,也只是几句冷冰冰的客套话,根本不会和她多聊一句。而谢贻香之所以觉得这“阴间”山谷里的日子难熬,甚至情愿冒死出逃也不要继续留在这里,也有小半原因是来自于此。

    谁知此时此刻,居然会有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还亲切地称呼自己为“谢三小姐”,谢贻香惊喜交加之下,急忙回过头来。果然,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已从不远处的树丛里缓缓走出,浑身上下都严严实实地裹覆在白色麻布里,只是在双眼的位置处留了一道缝隙,透露出两道摄人的目光。

    看清这个人的面貌,谢贻香满腔的惊喜顿时冷掉了大半,甚至还隐隐有些失望。她当即淡淡地说道:“原来是鲁前辈,别来无恙。”

    要知道在谢贻香的心里,已然对这位“湘西尸王”鲁三通说不出的反感,且不论他以“大黑天妖法”肆意夺走自己徒儿的性命,单是在墨残空和闻天听临死之际,他居然厚着脸皮去吸走他们身上的最后一丝精血,其行为举止便足以令人发指。

    更何况当时在那祭坛之上,这鲁三通分明还向家族里的任三曾祖父当场下跪,认输求饶,且不论他此举是否真心,但比起宁死不屈的闻天听和戴七,他的这般姿态当真是无耻之极;就连那手无缚鸡之力的言思道,虽然命丧于大芮曾祖父的神通之下,至始至终却也不曾向对方服过软。

    再加上墨残空临死之前对鲁三通的一番话语,双方可谓是不共戴天。在谢贻香的内心深处,自然是偏向墨残空更多,所以对这鲁三通的抵触之情更加强烈。所以眼下在这般局面下再次和鲁三通重逢,谢贻香一时竟不知应当如何面对眼前这这位“湘西尸王”。

    那鲁三通此时已走得近了,依然是用他那嘶哑的声音淡淡说道:“既然谢三小姐还记得鲁某人,自然也不会忘了此番之行,我们本是同路之人。”

    他这句话显然是在和自己套近乎了,谢贻香也不领情,当即冷哼一声,问道:“鲁前辈现身于此,莫非和那青竹前辈是一般的目的,想要替家族里的那位天祖父来教训于我?”

    鲁三通当即笑道:“若是安分守己,那位天祖父又怎会前来教训于你?谢三小姐有此一问,那便等于承认了鲁某人的问题,你果然是想离开此地了。”

    听到这话,谢贻香陡然一惊。之前青竹老人曾替那个什么天祖父带话,警告了自己三件事,当中一件便是“不寻思逃走”。想不到自己今日刚一生出这个念头,眼下还没找到那个连通汉墓蛇穴的石洞,居然便被这个已经投敌叛变的鲁三通给发现,以此推测,当然也瞒不住那个什么天祖父了。

    一时间,谢贻香不禁有些手足无措,若是乱离还在身边,凭自己领悟出的“融香决”妙谛,大可和这鲁三通的各种擒拿手与“大黑天妖法”一战,而且对方倘若只有这鲁三通一人,自己还未必会输给了他。当下谢贻香不敢大意,连忙退开两步,右手已悄然按住了腰间布包里的菜刀。

    然而对面的鲁三通似乎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忽然怪笑两声,说道:“三小姐切莫误会,鲁某此番前来,倒不是要和你为难;相反却是打算与你联手,一同离开此地!”

    谢贻香不禁愕然当场,也不知鲁三通这话是真是假。如果说鲁三通是被那个什么天祖父派来故意试探自己,那大可不必,因为对方若是真想取走自己的性命,当日在那祭坛上便可动手,又何必要将自己囚禁至今,还要多此一举派人来试探自己?

    想明白了这一点,谢贻香顿时释然。鲁三通此番现身,即便是另有目的,至少也是他自己的目的,倒和那天祖父没什么关系。她当即说道:“那倒真是奇怪了,记得鲁前辈不辞幸苦前来这鄱阳湖,便是要寻求这所谓的‘长生不死’,从而化解掉自己身上的尸毒。眼下我们身在此间,便如同青竹前辈所言,自然已经获得了无穷无尽的寿命,可以‘长生不死’了。而鲁前辈也再不必担心尸毒复发,却又何必要找我联手,谋划离开这里?”

    却听那鲁三通嘿嘿一笑,说道:“我的目的其实早已达到,还留在这里作甚?至于此中的详情,你却不必知道。”说着,他伸手指了指眼前这一片山壁,又笑道:“其实要想离开这所谓的‘阴间’山谷,便只有一条路可行,但绝不是在这里;你若是当真想要离开,眼下也只能和鲁某人合作了。”

    谢贻香听得将信将疑,她深知这鲁三通的城府极深,无论他嘴里说什么,自己都不能尽信。可是此刻鲁三通分明是说有办法帮自己离开这里,谢贻香虽然对他存有戒心,但听了这话,也多少还是有些心动。

    鲁三通似乎也看出了谢贻香的犹豫,当即又笑道:“三小姐今日来到此地,当然是想找寻之前的那个石洞,可见在你心中,已然做出了决断。即便是被家族里的人发现,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也再不愿留在此地,是也不是?然而要知道仅凭你孤身一人,终究只会白白送了性命,倒不如相信鲁某一次,只要你我联手,便一定可以离开这里。”

    若是在众人来到这个“阴间”山谷之前,谢贻香对这鲁三通虽不敢说是完信任,但也不至于如此地排斥,然而伴随着墨残空的身亡,谢贻香心中对这鲁三通已是说不出的厌恶。眼下来找自己联手的,哪怕是换做青竹老人,谢贻香都早已答应了下来,大不了便是拼死赌上一把,听天由命。可是面对眼前这个从外貌到内心都无比丑陋的鲁三通,谢贻香始终还是难以接受。

    当下谢贻香正待开口拒绝,那鲁三通却又抢先说道:“谢三小姐,有道是‘君子以道义盟,小人以利益盟’,鲁某人从来都不是什么君子,你我更不是同道中人,所以大家也不必纠缠于道义的上的事。如今你打算离开这里,鲁某也想离开这里,而你我又都需要对方的相助,可谓利益相同,既然如此,大家做一次‘小人之盟’,又有何妨?”

    顿了一顿,他又补充说道:“此外还有件事三小姐可别忘记了,那位海道长曾经说过,要想祛除你身上的‘失魂’之相,放眼当今天下,恐怕便只有那神秘莫测的鬼谷道传人了。而这鬼谷道的传人,世上便只有我鲁三通才能找到。”

    听到这话,谢贻香这才回想起来,自己身上分明还有那言思道的“鬼上身”症状,而且当日鲁三通当着众人的面亲口承诺过自己,说等到此间事了,他便会带自己前去求见鬼谷道的传人,从而替自己化解掉“鬼上身”的症状,再将海一粟施下的“七星定魄阵”解开。倘若将此事拖得久了,待到七七四十九日之后,这个让自己无需睡眠的“七星定魄阵”便要开始反噬,以折损自己的阳寿为代价,最多不过一两年的光阴,便要取了自己的性命。

    谢贻香回想起这件事,不禁暗叹一声。如此看来,往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自己是和这鲁三通分不开了。既然如此,那么无论自己心里再如何反感这鲁三通,也只能强行忍耐,在面子上敷衍过去。

    当下谢贻香只得向鲁三通说道:“既然如此,晚辈便听从鲁前辈的吩咐。”那鲁三通嘿嘿一笑,说道:“这便对了。还请谢三小姐随我而来,我今日便要带你离开此地。”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