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伴随着戴七一剑冰封整潭绿水,甚至将那所谓的“混沌兽”一并冻结在了翻卷起的潭水当中,只见那只巨型蛤蟆刚开始的时候还能挣扎几下,渐渐地身体便被冻死,僵硬在了冰柱里面,显是无力从坚冰里面挣脱出来。

    远处的吴镇长见到这一幕情形,当场吓了一大跳。他武功虽然不弱,但对江湖上的事却不怎么了解,更不识得戴七手里的定海剑,还以为是戴七施展神通所为,不禁脱口赞道:“好家伙!戴大侠居然能一剑冰封住家里的湖神,果然了得!佩服!佩服!”

    要知道吴镇长这一路上被众人挟持,可谓是吃尽了苦头,尤其是这位戴七,吴镇长对他可谓是又怕又恨。之前虽然口口声声称戴七为“戴大侠”,但终究只是溜须拍马,暗地里和那已故的金捕头都将戴七称呼作“矮胖子”。可这次他的这一声“戴大侠”,却是发自内心的称赞。

    看到眼前这一幕奇景,祭坛附近那些本已四下逃窜的族人,一个个当真可谓是看傻了眼,兀自呆立在原地。过来半响,才有一个族人回过神来,放声大喝道:“大胆贼人!你……你这是什么妖法?竟敢伤害我们的湖神!我等这便要将你碎尸万段!”

    话音落处,当即便有不少族人连声附和,相继停下逃窜的脚步,转身向谢贻香和青竹老人这边逼近,显是要准备对他们动手,更有十几个人径直冲向了绿水畔的戴七。似乎就在转眼之间,这些族人便已忘记了这只巨型蛤蟆方才因为饿得急了,还曾先后吞食了他们的两位家人。

    那戴七此刻仍然保持着先前的姿势一动不动,将手里的定海剑探入已经冻结的潭水里,想来是因为在这初夏时节,他虽能以“定海剑”的神威将整潭绿水尽数凝结成冰,但也仅仅只是冻住了潭水,未必便能冻僵冰柱里那只巨型蛤蟆。所以为了防止这头“混沌兽”从冰柱里挣脱出来,戴七才要继续以内力催动定海剑上的神威,将寒意源源不断地散发出来,通过凝结成冰的绿水,持续传送到那只巨型蛤蟆的体内。

    如今眼见这些“阴间”族人再次来袭,那曲宝书正在戴七身旁掠阵,当即向青竹老人高声呼道:“老干货,别来无恙!眼下还得劳你大驾,将这些孤魂野鬼给收拾掉了。”

    那青竹老人似乎早就料到戴曲二人有此一举,不禁冷哼一声,说道:“小事一桩。”话音落处,青竹丝再次出现在他的手里,挥洒之际,三名当先冲来的族人同时咽喉中招,当场毙命,几乎在同一时刻倒在了地上,就连一招都还没来得及发出。

    那任三曾祖父深知这青竹老人的厉害,自己的一条手臂便是毁在这人的青竹丝之下,更别说这些功夫不高的族人们。他连忙厉声大喝,阻止了家族众人的出手,又向族人们问道:“大芮何在?”当即便有族人回答说道:“大芮曾祖父一早便下到了祭坛深处,巡视祭坛底下五行门后的家族禁地,至今都还没有出来。”

    就在这时,去往家里“祖屋”巡查的族人们也已赶回到了祭坛附近,任三曾祖父连忙向他们询问祖屋里沉睡的长老以及天祖父的情况,只见巡查回来的族人一脸惊恐,颤抖着声音说道:“回禀任三曾祖父,那……那祖屋里面……当真已被外敌攻破,就连天祖父也身亡其间!而且……而且‘万木逢春’中沉睡的家族长老,也大半没了性命;虽然还有不少人存有呼吸,只怕也再醒不过来了……只有二三十人还算清醒,却也尽数被人制住,受了不轻的伤。任三曾祖父,这回……这回我们可谓是……可谓是族覆灭了!”

    听到来人这番说辞,纵然是任三曾祖父至少已有上百年的修为,也忍不住浑身发颤,一把抓住那名族人的双肩,怒喝道:“此话当真?”他之前见到谢贻香和吴镇长等人完好无损地从祖屋里出来,又听到他们口中所言,虽然已信了八九成,但毕竟还存着一丝侥幸。

    此刻眼见这名族人被自己抓得双肩剧痛,还是坚决地点了点头,到底证实了此事,任三曾祖父一时间可谓万念俱灰、心丧若死。他立时便将这一份哀悼化作满腔的怒火,径直丢开手中的族人,恶狠狠地盯着那青竹老人。

    青竹老人一直警惕着这位任三曾祖父,眼见他这般神色,只怕转眼间便要做出雷霆一击,来和自己拼死一搏,当下也暗自戒备起来。眼看两人之间的这场生死之战一触即发,谁知便在此时,忽听几声惨叫从身旁的湖神祭坛里传了出来,显是祭坛深处的族人所发出。听这叫声凄厉之极,似乎是发生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事。

    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那任三曾祖父惊惧之下,正待找人询问,便看到有好几个族人从湖神祭坛那坍塌掉的废墟里钻出,发疯似地往外狂奔,兀自尖叫道:“尸变了!尸变了!”

    听到这话,任三曾祖父顿时战意尽消,急忙抢上前去,抓过一个从祭坛里出来的族人,厉声喝问道:“都给我说清楚了!什么尸变了?大芮又在哪里?”谁知那人似乎已经魔怔了,只是反复念叨道:“尸变了……尸变了……”他旁边一个族人神智还算清醒,当即大喊道:“是祭坛禁地里的老祖宗神像……是我们‘土门’后‘轮回之地’中所供奉的老祖宗神像,它……它竟然复活了,而且还……还……”

    不远处的谢贻香听到几人这番对答,也不由地吓了一大跳。这些个族人嘴里所谓的“老祖宗神像”,当然便是先前自己和戴七、吴镇长在那“土门”后见过的那尊“活俑”。听他们这般说法,难不成竟是那尊活俑再次复活,继而暴起伤人?

    谢贻香直到此时此刻,也不知那尊活俑究竟是什么来头,居然可以做到刀枪不入,就连戴七这等绝世高手也拿它没办法。依据自己从那“木门”后石室里看到的记载,她曾有过推测,认为这尊所谓的“活俑”,其实便是传说中当年始皇帝在东海之上遇到的浮尸,也便是始皇帝亲口敕封的“华夏第一僵尸”,否则也不会被供奉在这个神秘家族存放死者遗体的石室神龛里。

    但这一切毕竟只是谢贻香的推测罢了,之前自己和戴七二人凭借那些寒玉珍珠,已将这尊暴起杀人的活俑重新制服,这才敢安心离开。到后来在祭坛上大战六曾祖母率领的家族众人,继而被打入天祖父的“太虚一梦”里,便一直再没见过这尊活俑,谁知眼下这尊活俑居然又一次复活过来,而且看这光景,甚至还杀害了不少前去查探的族人。想来是那位大芮曾祖父所率领的族人在查探的时候一不小心,再次惊醒了这尊活俑。

    听到那几名受惊族人的话,言辞间似乎也不知晓那活俑的来历,还以为是什么供奉的老祖宗神像。然而任三曾祖父显然对这尊活俑有所了解,听闻此事,顿时脸色大变,急切地喝问道:“此话当真?你们……你们怎会惊醒了它?这……这当真是要毁我族了!眼下大芮人在哪里?”

    任三曾祖父激动之下,似乎也有些失控,手里抓着那名魔怔的族人,就连这人的衣衫也给他扯破了。只听旁边又有一个侥幸逃脱的族人大声叫道:“死了!部都死了!”话音落处,一颗血淋林的头颅已从祭坛废墟中滚落出来,一直滚到任三曾祖父的脚下。

    任三曾祖父连忙定睛细看,顿时脱口惊呼道:“这是……这是大芮的人头?难道……难道……”惊怖之下,他竟不敢将自己的这句话说完!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