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谢贻香眼见这秀才打扮的中年人落魄潦倒,说的又是蜀地方言,想来是这先锋村里的破落户。再听他说话一阵见血、观点犀利,多半曾读过几天诗书,谁知到头来终究还是名落孙山,只能闲居村里混天度日,到这茶馆里来卖弄学问了。

    那枯瘦老头听到破落秀才的这句话,顿时勃然大怒,喝道:“杨秀才你个龟儿子,怪不得你考不到功名,原来竟是因为说话不过脑子!关帝爷爷是有傲气,但却是针对那些所谓的“士大夫”而生。要知道东汉末年,那时根本便没有什么科举考试,世人只分‘士族’和‘寒族’,当官的子子孙孙都能当官,穷人的子子孙孙都要讨饭。要是你杨秀才生在那时,别说出仕为官,就连参加科举、名落孙山的机会都没有!”

    说到这里,枯瘦老头缓过一口怒气,又灌下一口热茶,继续说道:“关帝爷爷所看不起的,可不是我们这些老百姓,而是那些整天以国士自居、却又不能救民于水火的‘士大夫’,痛恨那些以阴谋权术为自己争取利益的‘谋士’。相比之下,刘皇叔虽然出身低微,却是一心想要匡扶汉室,立志要做出一番事业来,所以关帝爷爷才会死心塌地跟着刘皇叔,从一而终。而对于士卒和百姓,关帝爷爷则是异常得好,据《三国志》记载:‘羽善待卒伍’、‘请诸将饮食相对’,由此可见,在士卒乃至穷苦百姓的面前,关帝爷爷可是一点架子都没有,更谈不上什么傲气。所以这才是大英雄的本色,傲上而不辱下。就好比你这个杨秀才,倘若真是个英雄,大可以去金陵辱骂当今皇帝,何必要在这里数落关帝爷爷的闲话?”

    他这一大番话说完,茶馆里顿时又有好几人击掌称赞,那枯瘦老头见那“杨秀才”不再答话,以为自己到底还是争赢了这场辩论,当即轻咳两声,笑道:“正因为关帝爷爷的大智大勇、大仁大义,是真正意义上的大英雄,所以在他身故之后,祭奠他的百姓也逐渐从荆楚一带蔓延至了整个华夏,继而世代相传,最终让关帝爷爷坐上神坛。而在这整个过程中,千百年来都是百姓们自发自愿、自行选择的结果,当中没有丝毫的花招手段。所以说关帝爷爷之所以成神,倒不是谁给‘封’的,而是千千万万像我们一样的老百姓,真心实意给‘捧’出来的!”

    谁知这话一出,立刻又被那杨秀才抓住了话柄,当即冷笑道:“井底之蛙,坐井观天。你以为这天底下当真有什么百姓自发自愿‘捧’出来的神灵?当真是愚昧至极!话说此间莫谈国事,别的事我也暂且不和你理论,仅仅是对于关羽封神这一件事,靠的却如何不是权谋手段了?”

    说到这里,这杨秀才也打开了话匣子,长篇大论地说道:“要说关羽封神,最开始的确是靠荆楚百姓编纂出的关公戏文,但却是为了赚取钱财、养家糊口。直到南北朝时期,佛教开始传入中土,却并不被中土接纳,于是和尚们便想出一个绝妙的法子,将中土原有的神仙、乃至历朝历代的名臣勇将,尽数归纳了进佛教的体系,让他们在佛教里位列仙班,就连玉皇大帝也屈居在了佛祖之下。如此一来,百姓拜神,自然也便是拜佛,再经过近百年的潜移默化,佛家这才算是终于在中土站稳脚跟。而当时名不见经传的关羽,便是被南陈时的智颛和尚授以五戒,并尊其为伽蓝护法神,就此进入了佛教体系。所以关羽之所以能封神,始终和佛教脱不了干系,即便是前朝异族霸占中原时,虽然将汉人视做劣等,但对关羽却是推崇备至,便是因为前朝世祖尊崇佛教的缘故。”

    “后来到唐朝,历代皇帝都信奉佛教,又看到三国时期的关羽也身列其中,便决定赋予他‘军神’的形象,并且列入国家祀典。所以待到唐高宗继位后,与孔子‘文庙’所并峙的‘武庙’里,除了主祀的姜太公,陪祀便是关羽。而这一番帝王权谋之术,则属于孔孟儒教的动作。”

    “至于华夏本土的道教,在关羽封神一事上,相比起释儒两家,却是后知后觉了。直到宋朝时期,道家才真正重视起关羽的地位,宋真宗赵恒更是和第三十代道教天师张继先,合伙瞎编出‘关公大战蚩尤’的鬼话,而且还将这番鬼话写进了《广见录》、《三教源流搜神大》等书之中,关羽也从此摇身一变,堂而皇之地成为道教头号尊神,成为如今的‘关圣帝君’。而放眼整个宋朝,关羽更是连受四次加封,从‘忠惠公’到‘崇宁真君’,再到‘昭烈武安王’,最后则是‘义勇武安王’。”

    说完这一番考证,那杨秀才虽然健谈,也不禁有些吃力,喘息着又补充了一句:“要不是儒释道三教为了各自的香火,从而推崇出今日的‘关帝爷爷’,嘿嘿,说到底关羽不过是个自以为是、自大成狂的匹夫罢了,亏得你们这些愚昧世人,居然还将神话传说和戏文故事当真了,真以为关羽是什么了不起的大英雄!”

    杨秀才话音刚落,整个茶馆里已是哗然一片,那枯瘦老头猛地一拍桌子,直震得桌上茶盏倾倒,口中怒喝道:“你这鸟穷酸!老子生平最是瞧不起你们这些读书人,自以为读了几本歪书,便可以信口开河,恣意诋毁历代名人?比起关帝爷爷的所作所为,你杨秀才连一只臭虫都算不上,又有什么资格辱骂于他?”

    说罢,那枯瘦老头似乎动了真怒,当即站起身来,高声说道:“我郝老汉说了半辈子的书,从来不和别人争辩,但今天即便是拼上我一条老命,也要和你这鸟穷酸辩个输赢!我且问你,什么是英雄?什么又是神祗?要知道不管哪朝哪代,也不管哪教哪派,那些令世人敬仰的英雄、叫百姓祭拜的神祗,且不论其形象真假,说到底都是为了要替我等树立楷模,好教大家存有敬畏之心,从而指引人心向善。你这鸟穷酸成天半死不活,这辈子倒也罢了,但是你的儿子呢?还有我的儿子、我们在座诸位的儿子,难不成我们从小便要告诫自己的儿子,说关帝爷爷是假的,说世间所有的英雄故事都是瞎编的,所有的神话传说都是虚构的,教他们从小失去楷模,根本不懂得什么是敬畏,好让他们长大以后去为非作歹?”

    听到这话,谢贻香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自称“郝老汉”的枯瘦老头,果然便是村里的说书人,难怪说起话来滔滔不绝,和那什么杨秀才倒是棋逢敌手。此刻听到这两人的这一番争论,无论见识还是观点,居然皆在自己之上,想不到自己身为当朝第一大将军的女儿,居然还比不上这两个小地方的乡野村民,看来自己之前的确有些小觑世人。想来还是因为自己长居天子脚下的金陵城,所以才会心存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就今日之事来看,自己才是那杨秀才口中所谓的“井底之蛙、坐井观天”。

    只听那杨秀才又骂道:“郝老头,你这一把年纪,也有脸和我提什么儿子?你要教自己儿子,大可以去读《三字经》、《弟子规》和《二十四孝图》,却拿关羽说什么事?”那枯瘦老头郝老汉毫不示弱,反击道:“却是我忘记了,你这穷酸今年也已三十有八,村里却没一家人肯将女儿嫁到你家,看来你这辈子注定是不会有儿子了!”

    就在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吵得不可开交之际,旁边桌子上那个脸带刀疤、腰跨弯刀的中年男子忽然开口,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两位见识非凡,又何必为些许小事争吵?说起这位关二爷,在下却有一事想要向两位请教。”

    那郝老汉和杨秀才听到有人发问,顿时停下争吵,回过头来异口同声地问道:“何事?”看他们这般反应,想必平日里早已争吵惯了,所以此刻虽然骂得恶毒,却并未当真伤了和气。

    那刀疤脸男子微微一笑,淡淡地说道:“在下曾听人提起,说昔日关二爷所用的‘青龙偃月刀’,当中这‘青龙偃月’四个字,其实不仅仅是刀名,更是一招天下无双的绝招。不知两位可曾听说过?”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