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谢贻香心道:“终于说到正题了。”她不禁问道:“所谓无风不起浪,空穴不来风。潇姐姐这般说法,可是已经有了什么眉目?”

    毕忆潇双眉一挑,笑道:“贻香,你这可是在给潇姐姐下套了。无凭无据,潇姐姐可不敢胡乱怀疑谁;若是冤枉了人,我可吃罪不起。”

    那宋参将听到毕忆潇这话,不禁哈哈一笑,说道:“毕二小姐当真狡猾,明明是你挑起的话头,自己却又闭嘴不谈,令人好生心痒。也罢,反正我老宋粗人一个,说话从来不过脑子,倒也不怕得罪了谁。”

    说罢,他便转头对谢贻香说道:“就在恒王命丧于毕府那夜,府里恰巧还住有另外四位客人。而这四位客人虽然有人来得早、有人来得晚,但却有一个共同之处,那便是四人皆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人物,个个武功非凡。谢三小姐,你说此事巧是不巧?

    谢贻香微微一惊,要说此案涉及到的“关公显灵”、“真假恒王”以及“无头尸”等因素,已然令案情错综复杂,谁知案发当晚这毕府里居然还有其他客人,而且还是武林中人,顿时让此案变得愈发扑朔迷离。谢贻香原本还在怀疑毕家四兄妹,一时间只觉头大如斗,连忙甩了甩脑袋,问道:“不知这四位客人分别是谁?倘若当真是江湖上有名的人物,想必小女子也曾听说过。”

    那常大人当下便接过话头,说道:“这第一位客人,乃是蜀中峨眉剑派‘念’字辈的高手、江湖人称‘雕花剑’的赵若悔赵老师。因为下个月便是当今峨眉剑派掌门人朱若愚的五十大寿,所以广邀蜀中群豪赴宴,郑国公和毕二小姐自然也在被邀宾客之中,所以这位赵老师便亲自来毕府跑上一趟,替师兄朱掌门送来寿宴的请帖。算起来他是在命案发生前八天来到毕府,送过请帖后因为想要在这里多住几日,所以才会被卷入这桩命案当中,甚至还曾亲眼目睹了显灵的关公。之后由于整座毕府被彻底封禁,他这一念之下的多住几日,便一直住到了现在。”

    这才刚听到这第一位客人的来头,谢贻香便已暗自吃了一惊。这个赵若悔的名号她虽是第一次听说,可是峨眉剑派却是和自己渊源极深。要知道她这才刚从鄱阳湖回来,身上分明还带有“回光剑”戴七在临死前托付的蜀山派秘籍,要谢贻香帮忙送回峨眉。甚至此刻她背后包裹里的这柄长剑,便是峨嵋剑派历代镇派之宝、武林七大神兵之首的“定海剑”,所以即便是眼下坐在椅子上,谢贻香也不敢轻易将这柄剑解下。

    至于这个赵若悔虽然是峨眉剑派掌门人朱若愚的师弟,但是比起谢贻香所认识的那位峨眉剑派第一高手戴七,辈分却是整整低了一辈,再论武功声望,自然更是相差不少。如今听了常大人这番简短的介绍,谢贻香心中暗道:“这个赵若悔既然是来送请帖的,送完请帖便该离去,为何要在这毕府里盘桓了八日之久?由此可见,他和毕家之间的关系自是非同寻常。而且他还曾亲眼看见显灵的关公,分明是此案的关键人物,自己可要好生留意此人。”当下谢贻香便暗自记下这一疑惑,倒也不急着发问。

    那常大人继续说道:“至于这第二、第三位客人,却是一同前来的,乃是师徒二人。师父是江湖人称‘泰山神针’的欧阳茶欧阳先生,徒弟则是欧阳先生的关门女弟子、江湖人称‘天针锁命’的冰台姑娘。师徒二人此番前来,乃是专程为了替郑国公的夫人请脉,是在命案发生前五天抵达毕府。和赵老师一样,如今也被牵连进了这桩命案,已在毕府里居住了三个月之久。”

    听到这“泰山神针”欧阳茶的名头,谢贻香不禁肃然起敬。要知道江湖上有句话,说“东遇神针,西逢谪仙,太医问诊,阎王难当”,分别指的是当世医术最高的三个人,说在这三人的面前,就算是阎王爷也要无可奈何。而这当中所谓的“东遇神针”,便是指这位“泰山神针”欧阳茶。

    有道是“名医易得,良药难求”,不怕找不到看病的名医,就怕找不到治病的良药。就好比有人中了唐门最富盛名的“七煞毒”,甚至无需名医问诊,稍有经验的人一眼便能看得出来,但却只有刚刚采摘下来的天山雪莲才能解此奇毒,一时间又哪里来得及寻找?

    而这位“泰山神针”欧阳茶不但是当世名医,精通的更是针石之术,根本无需用药,便能以金针调人气血、救人性命,所以世人都对他尊崇备至。而这位欧阳先生救人的金针,一样也能用作于杀人,仅凭他的暗器功夫,便已算是武林中一流的好手,即便是已故的武林盟主闻天听,在世之时也要敬他三分。至于他的女弟子“天针锁命”冰台,谢贻香却是头一次听说,不过名师出高徒,这位冰台姑娘的医术武功,想来也自不弱。

    可是毕长啸的夫人究竟患了什么奇病,居然要劳驾大名鼎鼎的“泰山神针”前来诊治?当下谢贻香也只好暂时存下心中疑惑。虽然她知道毕长啸已经成家多年,却并不清楚这位郑国公夫人的身份来历,再联想起毕长啸的膝下一直无子,以此推测,难不成竟是这位郑国公夫人患有什么隐疾?

    就在谢贻香思索之际,那常大人又说道:“至于这最后一位客人,来头则是大得吓人,乃是川藏一带成名数十年的前辈高人、江湖名人榜上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屠凌霄屠前辈。他本是毕家的远房亲戚,据说就连已故的毕大将军那一身武艺,其实也是由这位屠前辈所传授。但是——”

    说到这里,常大人不由地一顿,这才说道:“——但是这位屠前辈,据说是因为平生杀戮太重,所以数十年来一直在隐居在藏地的雪山,此番忽然离藏入蜀前来毕府,理由却有些奇怪,只说是自己一时的心血来潮,想要来看看毕家的后辈们。而他前来毕府的日子,则是在命案发生前三天,如今也被一并留宿在了毕府之中。”

    要说听到前面三位客人的名字,谢贻香还能惊讶一番,可是此刻听到“屠凌霄”这个名字,一时间就连大气也不敢喘了。

    要知道江湖中人,通常都有自己的外号,一种是自封的,用来彰显自己的威风;另一种则是由旁人赠予的敬称。就好比谢贻香和先竞月的“纷乱别离,竞月贻香”,便是江南武林为了要讨好谢大将军和亲军都尉府的统办,齐心赠送给两人的。

    可是这个屠凌霄却从来没有什么外号,因为他这个名字本身便已气壮山河、霸绝寰宇,而且他的行事做派,更是和这个名字再贴切不过,乃是世人公认的杀人狂魔。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