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话说这个自称“得一子”的诡异少年,斗篷里明明穿是一身漆黑色道袍,还要装神弄鬼地画符念咒,却又说自己不是道士,谢贻香直到此刻也没弄明白他的来历,更不知他此番随自己同来毕府有什么目的。自从进到前厅后,他便拉下斗篷覆盖住头脸,兀自沉睡过去,要不是此刻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谢贻香几乎都要忘记了他的存在。

    之前在先锋村的茶馆里,谢贻香早就领教过得一子的脾气,生怕他又要发神经胡言乱语,连忙向毕长啸说道:“兄长莫要见怪,我这位道门里的朋友因为连夜赶路,一宿未眠,所以才会有些失态。刚刚那句话,却是他在说梦话了。”

    幸好那得一子说出这话以后,便再也没有了声音。谢贻香也不给众人询问的机会,立刻又向对面的墨隐抱拳,恭声说道:“昨夜恰逢暴雨陡降,小女子身在林中,目不见物,这才能够侥幸摸黑走出树林。而在此之前,我却已被先生的阵法困了两个时辰之久,可谓是一筹莫展;若不是突然有那一场雨,我是无论如何也走不出来了。这当中如有得罪之处,还请先生见谅。”

    然而话虽如此,她心中却暗自思索道:“这个得一子虽然是在装神弄鬼,还说要做法请来龙王破阵,但是不管如何,他能带自己走出墨客的‘断妄之阵’,倒也的确有些真本事。”

    毕长啸这才想起自己还未介绍谢贻香的身份,连忙向那墨隐说道:“墨隐先生有所不知,这位谢三小姐,便是当朝首席大将军谢封轩之女,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纷乱别离,竞月贻香’。”话音落处,那欧阳茶的徒弟冰台当即冷哼一声,显是对谢贻香心存不满,但也没多说什么。

    再看墨隐的那一张脸上,此时已在不停抽搐,但还是强行镇定下来,笑道:“原来是将门虎女,果然非比寻常。能破了我的‘断妄之阵’,那可了不得啊!”话音落处,海念松和尚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说道:“什么狗屁墨客,连阵法都被人给破了,岂不是砸了自己吃饭的家伙?从今往后,你们这些青城墨客还有什么颜面到处招摇撞骗?”

    听到这话,那墨隐一来怒气未平,二来师门受辱,三来又和这海念松和尚结有私仇,霎时间便将一腔怒火都发到这个凌云僧头上。他一改之前的细声细语,当即大喝道:“甚好,甚好!偷牛的秃贼,方才不是说要来单打独斗?你这便过来,老子叫你心服口服!”

    说罢,他便从座位上跳了出来,径直站到前厅当中,随即摊开右手,掌中依稀是一团银色的丝线。那海念松和尚更是毫不示弱,原本盘膝而坐的双腿猛然一伸,也跃到厅中,和那墨隐面对面站立,嘴里怒喝道:“怕你便是龟儿子!”

    那毕长啸连忙喝止道:“来者便是客,两位不可伤了和气!”旁边的毕忆潇也劝道:“眼下毕府遭逢大劫,凶案至今无果。两位既然都是前来帮忙的朋友,还请看在毕府的面子上,化干戈为玉帛如何?”

    听到此间主人发话,那墨隐好歹是毕府花钱雇来的墨客,虽然并未就此退回,一时间倒也不再言语。谁知那海念松和尚却是个暴脾气,当此盛怒之下,哪里还听得进劝?兀自怒喝道:“这厮连兵刃都亮了出来,老衲若不应战,凌云山上数十号僧人的面子,却又往哪里放?”

    谢贻香不禁暗自称奇,如此说来,墨隐掌中那一团银色丝线,原来便是他的兵刃了,也不知仅凭这一团软软的丝线,又该如何伤敌?可是等到海念松伸手入怀,从僧袍里掏出他的兵刃来,却是要比墨隐这团丝线更加古怪,居然是一个古色古香的木鱼。

    要说以丝线为武器,好歹还能去捆绑对方,但以这念经时所敲打木鱼为武器,谢贻香便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其中的用途。只听那海念松和尚再次大喝一声,突然踏上一步,也不多说废话,便将左手中木鱼的托朝那墨隐当头砸落,右手中木鱼的槌同时探出,直取墨隐的腰间大穴。

    要说用木鱼的槌作为打穴兵刃,虽然不太顺手,倒也还算情理之中;然而用木鱼的托去砸人,依照这木鱼的大小尺寸,岂不是和市井流氓斗殴时用石头砸人是一般道理?似这种打法,谢贻香还是第一次在武林中看见。相比起来,面对海念松和尚双手中木鱼的攻势,那墨隐的应对方法则要寻常得多,乃是施展开轻身功夫,在刹那间躲避到了一旁。

    那海念松和尚一招落空,左手中木鱼的托却还是照常砸落,正好迎上右手中木鱼的槌,继而相互碰撞,发出“突”的一声大响,等同于敲响了一记木鱼,直震得在场所有人心里都是一跳;再看场中的墨隐,浑身上下更是随之一颤,就连身法也变得有些滞涩。

    想不到海念松和尚手里的木鱼,不但可以砸人打穴,还能在交战之时伺机敲响,以音波之力摄人心魂,当真令谢贻香大开眼界。那海念松和尚敲响木鱼后,手中招式不停,再次向那墨隐发起猛攻,而墨隐仍旧是以轻功躲闪,并不出手还击。待到海念松和尚第十次敲响木鱼时,他手中木鱼的托和槌也已相继攻出了十招。墨隐虽然将这十招尽数躲避开去,但是在对方木鱼的敲击声下,明显已经越来越吃力,甚至彻底落在了下风。

    看到厅中两人的战势,谢贻香不禁深感好奇,这个墨隐既然是大名鼎鼎的青城墨客,本事自然不差;而且又是他主动向海念松和尚叫阵,即便没有十成胜算,少说也六七成把握。可是如今在对方木鱼的攻势下,这墨隐又怎会如此不堪?

    谢贻香正值疑惑之际,却忽然发现就在两人激战的前厅当中,不知何时已经泛起了一阵淡淡的银光。要不是她有“穷千里”的神通,此刻厅中激战两人的身形晃动之际,只怕还发现不了这一幕异常。她连忙定神去看,顿时吓了一大跳,原来这整个毕府的前厅当中,不知何时已经拉起了密密麻麻的银色丝线,有的系在椅子上,有的栓在横梁上,粗略一数,至少有上百根之多,横七竖八地围绕在了激战中两人的周围。

    而这些细如毛发的银色丝线,自然是来源于墨隐手掌里的那团丝线了。自然是墨隐一面躲避着海念松木鱼的攻势,一面悄然在前厅里布下了这些丝线。

    谢贻香虽然心中惊骇,却不知墨隐布下的这些丝线有何作用,忽听一个男子声音懒洋洋地说道:“凌云僧的‘大梵音渡世’,讲究的是功力精湛、佛法无边。身在梵音之下,若是功力稍差之人,当场便会心神大乱,彻底崩溃。而青城客的‘墨丝游魂’,则是以利如刀刃的精钢银丝,布下各种精妙阵法,若是不能抢先一步击败布阵墨客,待到阵法一成,纵然是大罗金仙,也将身陷银丝当中,再也动弹不得分毫。”

    谢贻香顺着说话声音望去,却是那位峨眉剑派的“雕花剑”赵若悔,虽然脸上还是布满了倦意,但两只眼睛却已目不转睛地盯着厅中这场激战。以他“峨眉剑”高手的身份,来点评“凌云僧”和“青城客”两者,自然是一阵见血,再中肯不过。

    谢贻香恍然大悟,原来墨隐的这些银丝细线利如刀刃,却是在布一个墨守的阵势,要将海念松和尚彻底困死当中。但是面对海念松和尚如此强猛地攻势,以及对方木鱼发出的摄人音波,场中的墨隐已然是摇摇欲坠,眼看便要支持不住了。

    一时间,在场好些人都看明白了,凌云僧和青城客此番交手的胜负关键,便要看到底是海念松和尚抢在墨隐布好阵法之前,先行将其击溃;还是墨隐在自己溃败之前,率先布置好天下无双的墨守阵法,从而将对方困死当中。但无论结果如何,这两人之中必定会有死伤。

    就在这紧要关头,忽听毕长啸沉声说道:“得罪了。”话音落处,谢贻香这才发现原本坐在正中席位上的毕长啸,不知何时已经起身离席,眼下就站在厅中激战二人的身旁;而他的那一张脸,分明已经变得通红一片。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