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话说这得一子自从进到毕府前厅以来,便和那屠凌霄一般模样,从早上到现在几乎程都在椅子上睡觉;倒不同于那屠凌霄的假寐,他仿佛是当真睡了好几觉,所以到如今众人经过这一整天的煎熬,多少显得有些疲倦,而他却是神采奕奕。

    在场众人虽然知道这个得一子的存在,也听他开口说过几句话,但由于他一直将头脸隐藏在斗篷下,所以并未注意过他的面容。此时天色早已黑透,毕府里的下人不惜血本,在这前厅当中点亮了数十盏油灯,将整个前厅映照得一片通明。就在灯火光的映照中,只见得一子斗篷下面的这一张脸,分明是个相貌极俊的少年,要不是一双眼睛里的眼球呈灰白之色,那这张脸简直便是完美无瑕,像极了从画中走出来的人物。

    在场众人看清得一子的面貌,都不禁有些神往,一时间竟然无人喝骂他的无礼。而“谢贻香”不禁微微皱眉,她心知得一子言语中所谓的这个“你”,自然便是在针对自己,当即笑道:“你说我是瞎猜也好,是推断也罢,既然你也知道是八九不离十,那屠凌霄杀死恒王的这个结果,便不会有错。”说着,她将那袋从欧阳茶腰间抢来的烟丝一晃,笑道:“就好比是我手中这件事物,只要能治好我的病,那便是药。又何必计较它是草药还是烟草?”

    那得一子冷哼一声,淡淡地说道:“你若是死了,或许是坠崖跌死,或许是落水淹死,或许是被人杀死、又或许是自己吃饭噎死,结果虽然都是你死了,但这里面当然有区别,而且区别还大了。”

    “谢贻香”忍不住失色笑道:“想要我死?只怕却没那么容易;相反我若要杀你,那倒是轻而易举。我不但可以用刀杀你,也可以下毒杀你,还可以雇人杀你,甚至还可以用言语说得你羞愧自尽。但是无论我用何种方式杀你,结果却都是你死在了我的手里,我成了杀人凶手。所以结果便是不争的事实,至于我选择用何种方式杀你,这对结果又有什么影响?”

    得一子怒气渐生,不禁厉声说道:“放屁!我若是将你杀死,或许是因为恩怨情仇,或许是因为劫财贪色,或许是因为为民除害,又或许仅仅只是看你不顺眼,更或许是我本就是个神志失常的疯子!杀人的动机不同、理由不同,事实真相也便不同。即便是这历朝历代的律法,对于不同理由的杀人之罪,也自有不同的判决!”

    “谢贻香”哈哈大笑,说道:“什么狗屁理由?还是让我来教教你这个不谙世事的小道士。你听好了,要知道自古凡杀人一案,其关键便在于杀人者与被杀者的身份。若是我将你杀死,无论我出于何种理由,到头来我都能脱罪,因为你仅仅是个一文不值的小道士,根本没人关心你的生死,只要我上下打点妥当,就算是律法,也不会因为你这个死者来为难于我这个生者了;但若是有人杀了皇帝的皇子,那么不管他是什么理由,都是诛灭九族的大罪。所以屠凌霄既是杀害恒王的凶手,当然该死!”

    要知道两人这一番对话语速极快,倒是应了白乐天那句“大珠小珠落玉盘”,便如同连珠飞箭,稀里哗啦一口气便已说完;而且说话的双方似乎根本就不必思考,一人的话刚说完,另一个人便已立即开口,当中根本没有停顿的时间,直听得在场众人完跟不上节奏。好容易才将这一句话的意思想明白,对方的下一句话已然说完,众人惊讶之余,竟然无人能插嘴二人的这一番对话。就连那正准备动手的屠凌霄、毕长啸、墨隐和海念松和尚四人,也已战意消,同时停下来看着这两人以言语争锋相对。

    要说得一子和“谢贻香”两人间的对话,众人虽然听得不太明白,但也看得出这两人乃是棋逢敌手、分庭相抗,话到此处,谁也不曾败下阵来。可是相比起“谢贻香”的挥洒自如,那得一子虽然言语上未曾落败,神情却是越说越激动,一张脸更是逐渐涨得通红,几乎快要比得上毕家那“天龙战意”施展时的症状了。可见这得一子虽然也是才思敏捷之辈,但终究有些年轻气盛,不似“谢贻香”那般沉得住气。

    可是这“谢贻香”分明也只是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最多能大出得一子一两岁,谈吐间为何却能如此老练?再结合起她吸食旱烟时那副几十年烟龄的模样,不禁令众人愈发感到怀疑。大家嘴上虽然不说,但心中都已认定:“谢贻香方才将自己敲晕之后,眼前醒来的这个“谢贻香”,绝不再是之前的那个谢贻香。而这一症状,只怕便是所谓的‘鬼上身’了,多半是谢贻香招惹来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从而附身在了她的身上。”

    就在众人思索之际,那得一子更是气得暴跳如雷,当即“呸”了一声,朝“谢贻香”大声喝道:“你这家伙分明是满嘴胡话,居然还能如此理直气壮地与我狡辩,当真是好厚的一张脸皮!好,很好,你且回答我三个问题,你若是能答上我这三个问题,今日便算我输,此后你就算将我说成杀害恒王的凶手,我也再不与你争辩。”

    听到得一子这赌气般的话语,“谢贻香”心知自己已经完占据上风,当即嘿嘿一笑,一边往烟锅里塞着烟草,一边说道:“莫要说是三个问题,就算是三百个问题,也改变不了屠凌霄杀害恒王这一事实。至于你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小道士,分明手无缚鸡之力,虽不是杀害恒王的凶手,但你此番混入毕府,未必便安了什么好心。再加上此刻你更是来替屠凌霄这个杀人凶手辩解,嘿嘿,依我看来,你虽不是凶手,多半也是屠凌霄的同谋。如今当着郑国公、常大人和宋参将的面,你又有什么资格要来向我发问……”

    就在“谢贻香”的话刚说到一半时,得一子便已堪破了她的用意,果然是想颠倒黑白,抢先将自己说成凶手或者是凶手的同伙,从而挑拨众人不要理会自己。当下得一子不等“谢贻香”将话说完,便径直开口打断她的话,门见山地问道:“第一个问题,命案当夜的‘龙吟阁’外,分明曾有目击之人,便是在座的赵若悔;他早已说得清楚,当夜从‘龙吟阁’里提走恒王首级的凶手,乃是显灵的关公。如今你一口咬定当夜的行凶之人是屠凌霄,你可曾问过赵若悔这个目击之人?试问凶手如果真是屠凌霄,赵若悔他难道认不出来?”

    这话一出,众人皆是恍然大悟,齐齐朝那赵若悔望去。要知道经过这一整天的折腾,所有人都是身心俱疲,到后来几乎是“谢贻香”说什么,大家便信什么,早已忘记了赵若悔当夜曾亲眼见到关公从“龙吟阁”里出来。

    那赵若悔也是一怔,他自己又何尝不是早已乱作一团?方才众人将屠凌霄指证为凶手时,他也早就丧失了思考的能力。此时见众人望向自己,他这才略微回过神来,不禁皱起眉头,仔细回忆道:“正如我之前所言,当夜从‘龙吟阁’里出来之人,分明是个枣红脸、丹凤眼、身穿一声绿色鹦鹉战袍的将军,颔下还有五缕长须随风飘荡;再加上对方手中乃是一柄沾满鲜血的青龙偃月刀,我当然要认定对方乃是显灵的关公。不过——”

    说到这里,他又沉思了半响,这才敢确定地说道:“——不过那显灵的关公就算不是鬼神,而是由高手乔装打扮而成,以当时那般局面,我早就吓得惊慌失措,待要定睛仔细再看时,那关公眨眼间便消失在了夜色里,哪里还能认出他的本来面目?就好比是那夜早些时候,我在‘凤舞阁’里撞见正在化妆成关公的毕忆湘,由于心中的惊恐,也一样没能将她认出来。”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