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在场众人听到这里,都不知得一子究竟是何用意。他说赵若悔因为喜好女眷而生出心魔,这倒也罢了,此刻居然还将峨眉剑派的掌门人朱若愚搬了出来,简直就是莫名其妙,这又与毕府里恒王遇害的命案有什么关系?

    幸好众人见这小道士方才指出毕忆湘和冰台二人身上的“恶鬼”,从而将整件事情解释清楚,这才对他心存信服,并未打断于他。当中只有那“谢贻香”冷哼几声,夸张地打了个哈欠。

    只见得一子缓缓点头,对赵若悔说道:“这便对了,所谓行善,终究要付出代价。便如我方才举的例子,想要救下上万条性命,杀死峨眉掌门朱若愚行善的代价。好比方才那凌云僧信奉的杀生济世,也是如此。只不过杀生佛太过偏激,以致渐行渐远,终于落入了魔道。至于所谓的官场政治,也是同样的道理,说到底也是杀一人救两人、甚至杀一人救一人,两害相衡取其轻罢了。以此来解读你喜好幼女之癖,哪怕世俗之人并不认可,认定你此举是‘恶’,但你由此而获得身心满足后,却能行更多的‘善’,例如救人危难、例如光大峨眉,那么喜好幼女之癖便是你行善代价,世人又怎会因此而轻视于你?”

    众人明知得一子的话是歪理邪说,但听到这里,一时间也不禁有些赞同。那赵若悔更是豁然开朗,仿佛漫天的愁云在顷刻间一扫而空,当即站起身来,躬身行礼道:“多谢道长指点。在下顿悟!”

    得一子却是满脸不屑地冷笑一声,淡淡地念道:“天朗炁清,三光洞明。金房玉室,五芝宝生。既然你觉得自己已经参透此理,那我且问你,这些年来你与毕家小姐私下**,这个和你**的对象,究竟是毕家的二小姐毕忆潇,还是毕家的四小姐毕忆湘?”

    赵若悔陡然听到这一问,不禁呆立当场。过了半响,他像是终于回过神来,脱口说道:“是了……是了……她是毕忆湘,毕家的四小姐毕忆湘!我的癖好本就是幼女,和我……和我在一起的,当然是和毕忆湘。”说到这里,他不禁皱起眉头,疑惑地说道:“奇怪,我之前为何会一直认为,和我相好的乃是毕忆湘毕二小姐?”话音落处,那毕忆潇已冷着脸喝道:“胡说八道!”

    得一子当即朝赵若悔冷笑道:“我花这么大力气助你解开心魔,便是要让你彻底清醒过来。要知道峨眉剑派的修行最忌三心二意,你一直无法面对自己的喜好,为此不惜一错再错,以致走火入魔、神识混乱,所以才会时常身陷于幻境之中。”那赵若悔不禁将信将疑地问道:“心魔?幻境?

    众人听到这里,才终于明白了得一子的意图。之前毕忆湘以“关公”的身份,喝破赵若悔和自己有染,当时赵若悔却一口咬定和自己私通的乃是毕家二小姐毕忆潇,后来随着毕忆湘的承认以及毕忆潇的否认,赵若悔才渐渐相信和自己私通之人乃是患了疯病的毕忆湘。如今得一子追本溯源,原来赵若悔之所以会将潇湘二姐妹混淆,乃是因为他喜好幼女之癖和峨眉剑派的修行冲突,以致神识混乱,这才会出现幻境,甚至影响到了他的记忆。

    想明白了这一点,只听得一子又问道:“看来你果然已经想得明白,那么所谓的‘心魔’和‘幻境’,自然也不攻自破。赵若悔,眼下你再仔细想想,恒王遇害的当夜,你在‘龙吟阁’究竟撞见了什么?那个拎着恒王头颅从屋里走出来的凶手,当真是显灵的关公?

    这话一出,众人顿时打起了精神,原来得一子绕出这么一个大圈子,竟是志此于此。要说从“龙吟阁”里走出来的关公,至始至终便只有赵若悔一人看见,就连被惊醒的恒王侍卫萨将军也未曾见着。对此各级官员早已盘问过赵若悔多次,都能确定他并未说谎。可是照此看来,难道竟是赵若悔惊恐之下心魔发作,所以产生幻觉,以致看错了凶手?倘若当真如此,那么所谓的“关公显灵杀死恒王”,便要从根本上推倒重来了。

    一时间,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定在了赵若悔身上,只看他要如何作答。赵若悔突然听到这一问,心中也是大惊,不由地皱起眉头,兀自沉思起来。过了半响,他猛然大喝一声,径直从椅子上跳起来,随即伸手指向那屠凌霄,满脸都是惊恐之色,颤声说道:“没错……没错!我终于想起了!当夜从‘龙吟阁’里出来的凶手,分明就是你屠凌霄,根本便没有什么显灵的关公!你当时满脸通红,一手拎着恒王人头,另一只手握着一柄长刀……对了,便是外面关公雕像手中的那柄刀,那柄毕大将军生前所用的长刀!”

    这话一出,整个前厅里犹如煮沸的开水,尽是一片哄闹。话说方才“谢贻香”指证屠凌霄便是杀害恒王的凶手,赵若悔身为此案唯一的目击之人,当时还有些拿捏不准,到底只是被“谢贻香”的言语诱导,这才摸棱两可地承认屠凌霄是凶手。可是眼下经过得一子的点拨,助他化解掉心魔幻境,清醒后的赵若悔居然重新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终于认定当夜从“龙吟阁”里走出来的凶手,根本就不是什么显灵的关公,真真切切便是屠凌霄。

    要说这是因为赵若悔的心魔作祟,命案当夜才会把屠凌霄看作关公,这理由其实有些牵强,而且当中的逻辑似乎也不太通畅。可是事到如今,一来“谢贻香”之前早已分析得透彻,杀害恒王的凶手只可能是屠凌霄;二来赵若悔身为目击之人,此刻也一口咬定自己看见的凶手其实是屠凌霄,三来众人今日从早到晚耗到现在,已然无力再去纠缠于这等细节。所以伴随着赵若悔这话出口,对于屠凌霄便是杀人凶手这一点,众人已经再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

    那“谢贻香”听到这里,也是微微一愣,随即大笑道:“说来说去,你这小道士的结论分明和我一致,可谓是殊途同归,凶手始终还是屠凌霄。你不过是找到些细枝末节的事情,以此来佐证了我的结论而已。哈哈,其实你这又是何必,对此结论大家心中早已有数,你却在这里废话连篇,岂不是浪费大家的时间?”

    在场众人都不禁点了点头,如此看来,“谢贻香”先前的推论中虽然有不少漏洞,但对于杀害恒王的凶手是屠凌霄这一点,倒是丝毫不差。然而得一子听到这话,不禁冷笑道:“我早已说得清楚,此案的真正凶手,并非是人,而是恶鬼。算上附身在毕忆湘、冰台和赵若悔三人身上的恶鬼,此间分明还存有三只,你又何必着急?”

    “谢贻香”笑道:“很好!很好!是人也罢,是恶鬼也罢,你想怎么形容都由得你。既然你是在帮忙验证我的结论,还原屠凌霄便是杀人凶手这一事实,我的确不必着急。只可惜屠凌霄这厮虽已开口认罪,却一直不肯吐露原委,所以在我看来,屠凌霄行凶杀害恒王和先竞月二人的唯一目的,便是他根本就是皇帝的人。你若是另有合理的说辞,又或者是能令屠凌霄开口交代,那倒是你的本事。”

    却听得一子冷哼一声,淡淡地说道:“从头到尾,我几时说过杀害恒王的凶手是屠凌霄?”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