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眼见得一子再次现身,毕无宗当即收起“天龙战意”的神通,朝他转头望去,眼中杀意愈发强烈。却听得一子忽然问道:“有一事倒要请教毕大将军,当年在毕府前院里立下这尊关公雕像,是毕夫人的意思,还是毕大将军你的意思?”

    听到这话,谢贻香透过漫天的大雨,才发现得一子此刻正是站在那尊关公雕像之前。毕无宗也不再理会地上的赵若悔,向得一子举步而行,嘴里漫不经心地回答道:“是我。”大雨中的得一子似乎点了点头,说道:“这便对了。毕夫人自称关公后人,所以毕大将军在习得‘天龙战意’后,便在修建府邸时寻来这尊关公雕像,也算是要讨毕夫人欢心。”

    毕无宗冷哼一声,说道:“你也相信那疯婆子的鬼话?”他脚步不停,继续朝得一子走去,又说道:“我毕无宗生平最敬佩的将领,便是三国时期的关羽关云长。以关公雕像镇宅,乃是毕某人自己的意思。”

    得一子眼中仍旧是那双血红色的瞳孔,当即淡淡地说道:“祸福无门,唯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所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在我道家看来,天地间的万事万物,原本便是一体,不过是在相互转化罢了。”说罢,他忍不住苦笑一声,调侃道:“看来当世道家不及佛家之流传广泛,倒也是有原因的。如此浅显易懂之理,用道家的话来解释,的确很难让人理解;但若是用佛家的话来说,那便是‘因果报应’这四个字。昔日种因,今日得果,毕大将军当年立下尊关公雕像时,可曾想到今日你会亡于这尊关公雕像之手?”

    听到这话,毕无宗陡然止住脚步,沉声问道:“你说什么?”得一子哈哈一笑,高声说道:“毕家之人以关公的名号来泄私恨,关帝圣君又岂能坐视不理?他老人家当然要下凡显灵,斩妖除魔!”

    说罢,得一子便开始挪动脚步,却是围绕着他身后的那尊关公雕像走动,透过厚厚的雨帘,黑夜中隐约可见他是依照八卦的方位而行。只听他口中念念有词,扬声念道:“天雷尊神,龙虎交兵,日月照明,照我分明;远去仙尊,接我号令!”

    谢贻香见到这一幕,差点没气得一口鲜血喷出。要说这得一子虽然有些本事,但说到底和那言思道乃是一路货色,靠的仅仅只是一张利嘴,根本就不会什么武功,甚至可以说手无缚鸡之力。眼下毕无宗大开杀戒,前厅里的众人能逃的都已逃走,这得一子既已逃脱,自当远遁而去。可如今他折返回来,原以为是有什么法子可以对付毕无宗,谁知他竟是满嘴疯言疯语,还说要请什么关公下凡显灵,这岂非自寻死路?

    然而大雨中的得一子却是神情肃然,从怀中摸出一张写好的符纸,继而凌空一晃,符纸便在大雨中自行燃烧,跳跃出一簇朱红色火焰,居然并未被雨水浇灭,形貌极是诡异。当下得一子一边踏着形似八卦的步伐,一边晃动着手里燃烧的符纸,口中又念道:“香气沉沉应乾坤,燃起清香透天门;金鸟奔走如云箭,玉兔光辉似车轮;南辰北斗满天照,五色彩云闹纷纷;紫微宫中开圣殿,玄天真武大将军;扶到乩童来开口,指点弟子好分明。神兵急急如律令!”

    话音落处,得一子手里的那张符纸也正好燃烧殆尽,他便拿出一块方方正正、碗口大小的黄色事物,略一辨别,却是一方古印;或许是由名贵黄玉雕铸,又或许是由罕见的田黄石篆刻。只见得一子双手持印,高高捧过头顶,用那对血红色的瞳孔仰望夜空,口中念念有词。

    也不知是得一子的道法当真起了作用,还是恰巧有天公作美,陡然间一道闪电无端在夜空中炸裂开来,将整座龙洞山映照得通明一片,众人此刻所在的毕府前院更是亮如白日,甚至晃得众人都有些睁不开眼睛。随后便是一阵沉闷的惊雷声传来,由远及近、由大及小,最后炸响在众人耳中,其轰鸣声竟然持续了将近一盏茶的工夫。

    惊雷当中,前院里的毕无宗却是一动不动。要说毕家之所以落得如此下场,虽是缘于毕夫人的设局报复,但若非今日谢贻香和得一子二人的到来,所有的事也不可能被当众揭破出来。尤其是这个道士装扮的俊俏少年,虽然言谈举止有些装神弄鬼,甚至可以说是疯疯癫癫,但居然拥有传说中的道家“双瞳”,以此堪破了局,不但彻底解开恒王遇害一案,而且将毕家十几年来的一切隐私抖露得一清二楚。所以从毕无宗挥刀杀死毕夫人的那一刻起,就没打算要放过这个小道士。

    可是这小道士如今去而复返,还口口声声说要请关公显灵降罪于毕家,更以道家“符咒印斗”的手段做起法来。毕无宗虽然早生杀念,但也不急于一时,只看他究竟要玩出个什么花样。而今眼见夜空中无端落下一道惊雷,不只是前院里的毕无宗,就连前厅门口的谢贻香也是大吃一惊,不禁心中暗道:“难道……难道这得一子当真请来了关公下凡?这……这却如何可能?”然而她转念一想,这得一子的本事自己曾亲眼目睹过好几次,虽然每次都令人感到不可思议,但细算起来,这得一子似乎还真没失过手。

    就在这时,这阵突如其来的惊雷声终于停歇,前院里又恢复成大雨中的深夜。那毕无宗原本是在得一子身前两丈处持刀而立,此时却突然脸色一变,就仿佛是看见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事,下意识地往后退开两步。

    谢贻香强行压下心中的悸动,举目往得一子那边望去。只见大雨当中,就在得一子的身后,毕府前院里的那尊关公雕像似乎动了一动,抬脚向前迈出一步。

    这怎么可能?难道就在方才的惊雷之中,这尊关公雕像居然复活了?又或者是得一子施展的道术神通,让关公的神灵附身在了这尊雕像上?

    不对,一定是自己看错了!谢贻香连忙揉了揉眼睛,运上“穷千里”的神通仔细再看,这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看错——那尊关公雕像非但向前迈出一步,而且浑身上下都开始动弹起来,分明变成了一个活人!而就在它的手里,依然还拿着那一柄乌沉沉的长刀、那柄毕无宗当年在沙场上所用的长刀。

    要说雕像复生,谢贻香不久前也曾见过一次,便是在鄱阳湖畔的深谷之中,亲眼目睹阴间家族祭坛下的那尊活俑杀人。可是那尊活俑的来头本就不小,乃是昔日始皇帝亲口敕封的“华夏第一僵尸”,属于世间的神异之物,莫非毕府里的这尊关公雕像也是如此?又或许这尊关公雕像,其实就是三国时期的关公本人,在机缘巧合之下化作了一尊雕像,历经上千年的风吹雨打,终于在今夜被得一子给唤醒了?

    谢贻香连忙甩了甩脑袋,也不知是否因为吸收了言思道的“鬼魂”,脑海里反倒无比的清晰,当即想道:“这不过是得一子的幻术罢了,目的便是要迷惑毕无宗。”可是眼见那尊关公雕像脚步不停,手持长刀朝毕无宗走来,待到它越来越近,谢贻香这才发现原来这尊关公雕像竟是一个剑眉朗目的青年男子,约莫只有二十多岁年纪,虽然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却隐隐透露出一股绝世之风采。

    而这一股绝世之风采,谢贻香却再是熟悉过去。那分明是一股杀气——一股无穷无尽、无坚不摧的杀气!

    “师兄?”谢贻香不禁脱口而出。原来这尊复活的关公雕像,竟然是自己的师兄、人称“十年后天下第一人”的“江南一刀”先竞月!

    师兄岂非早就在毕无宗的手下遇害,如今怎会完好无损地重新出现,而且还是以那尊关公雕像的身份?至于那尊暗红色的关公雕像,岂不正是自己童年时的阴影,是自己脑海中一直挥之不去的噩梦?

    顷刻间,谢贻香的脑海已然彻底混乱。要知道今日发生了太多的事,早已令她疲惫不堪,后来得一子在助她化解“鬼上身”之时,又让她彻底吸收了言思道的智慧,已经超出常人所能承受的范围,再加上方才又在毕无宗的“天龙战意”身受重伤,要不是有海一粟当日所设下的“七星定魄阵”,她早已支撑不住。

    而此刻再受到这一幕的惊吓,就算是“七星定魄阵”也已无能为力。恍惚间,两行热泪已从谢贻香眼中落下,也不知是失魂落魄下的无助,还是久别重逢后的喜悦。

    大雨中的先竞月也向前厅门口的谢贻香望来,继而缓缓点头,却并不言语。要知道谢贻香和先竞月自幼相识,还曾订有婚约,即便是相顾无言,也能明白对方在想什么。如今见到先竞月这一点头,谢贻香的一颗心终于彻底宁静下来,兀自面带微笑,安心地闭上了双眼。

    因为师兄到底还是出现了。从此刻起,纵然是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那有何妨?那也无妨!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