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就在两人观察之际,这只猴子已来到一个大腹便便的色目人面前,还是先躬身行礼,然后举起铁盘讨赏。那色目人便从口袋里捏出两枚金币,却并不丢到铁盘里,而是向空地当中那卖艺男子说道:“居星士,在场的大都是老朋友了,这些年一直来看你变戏法,来来去去也就那么几套,早就腻了。话说你这波斯戏法,可还有什么新鲜招数?若是还有,那这两枚金币便是你的了,算我请客,请今日在场的诸位朋友一饱眼福!”

    这话一出,围观众人顿时哗然开来,纷纷朝那个被称作“居星士”的卖艺男子起哄。那居星士当即眉开眼笑,一双碧眼只在那色目人手里的两枚金币上打转,笑道:“有的!有的!难得大爷愿意捧场,小人又怎敢藏私?必定包您满意!”

    当下那色目人果真便将两枚金币丢进铁盘里,那猴子似乎通晓人意,居然就地跪下,将手里的铁盘放到一边,径直朝赏钱的色目人磕了个头,引得围观众人哈哈大笑。待到猴子收完一圈钱,便回到场中居星士的身后,那居星士拣出铁盘里的两枚金币咬了一咬,顿时大喜,连忙向围观众人行了个四方礼,大声笑道:“各位可要看好了,小人的新戏法来了!”

    说罢,那居星士便点燃一支火把拿在手里,然后从腰间解下一个装酒的皮囊,拔开塞子喝了一大口酒。只见他猛一张嘴,将一大口酒尽数喷在火把上,顿时便有一大团火焰凭空燃起,极是壮丽。随后他又重复同样的举动,一团接着一团的火焰便在他身前绽放出来。

    见到这一幕,谢贻香不禁暗叹一声,心道:“似这等雕虫小技,居然也敢出来卖弄,莫非这兰州城里都是些没见过世面的人?”她刚一生出这个念头,便听围观人群里发出一阵嘘声,当中更有人说道:“居星士,你也算是老江湖了,难不成仅凭这点本事,便想糊弄我们给钱?”

    那居星士却是置若罔闻,继续喝酒喷火。就在这时,忽听人群中传来一声惊呼,有人大声说道:“你们看他喷出来的火,那哪里是火,分明就是一只火鸟!”众人微微一怔,连忙定睛去看,果然,那居星士正好又喷出一大团火焰,却并没有立刻消失,而是从当中伸出一双火焰编织成的双翼,兀自舒展开来;与此同时,又有一颗鸟头自火焰当中探出,也是由火焰凝聚而成,但鸟眼、鸟嘴却是清晰可见。再一端详整团火焰的形貌,岂不正是一只巨大的火鸟?

    见到眼前这一幕奇景,众人惊骇之余,竟然连喝彩也忘记了,就连谢贻香也看得目瞪口呆。但听人群里又有个女子说道:“大家快看,这只火鸟要飞上天了!”话音落处,那只由火焰凝聚成的大鸟仿佛是活了过来,彻底摆脱居星士的控制,猛地一展双翅,抖落出漫天火花,继而借势飞上半空,就在围观众人的头顶上盘旋。

    围观顿时惊呼起来,当中又有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响起,叫道:“哎哟!你们可看清楚了?这哪里是什么火鸟,分明就是一只火凤凰!”众人急忙往头顶上仔细望去,只见半空中这只“火鸟”麟前鹿后,蛇头鱼尾,龙文龟背,燕颌鸡喙,通体都由火焰凝聚而成,可不就是传说中的“凤凰”?

    眼见居星士喷出的火焰居然化作传说中的上古神兽,围观众人到底有些心生惧意,连忙喊道:“够了够了!居星士,赶紧收了你的神通!”却见那居星士望着半空中的火凤凰,脸上也是一片惊恐,说道:“对不住各位了,实在抱歉得紧,方才小人一时兴起,不慎施展出师门禁术,居然召来了火凤凰!以小人这点微末道行,根本无力将其收回,纵然能勉强一试,只怕也是大伤元气,至少要修养个十天半月才能恢复!”

    听到居星士这一回答,围观众人面面相觑,正不知如何是好,却见那只金黄色的小猴子又捧着铁盘跳了出来,来到众人面前一一行礼。众人这才醒悟过来,原来这居星士的言下之意,竟是又要向众人讨要赏钱。先前丢金币的那个色目人当即说道:“此生能亲眼目睹传说中的凤凰,倒也值了!居星士,你赶紧收起神通罢!”说着,便将一大把金币哗啦啦地丢进铁盘里。谁知那居星士却还是一脸愁容,兀自摇了摇头。

    这回众人倒是反应得快,连忙掏出身上财物,纷纷朝猴子端来的铁盘里丢去;不过一盏茶的工夫,但听声响不断,铁盘里已堆满了铜钱、碎银、银锭、金珠、金币、金叶子……甚至还有一颗拇指大小的红宝石,就连谢贻香也往里面丢了两锭碎银;粗略看来,少说也是先前那一轮讨赏的十倍之多;那居星士这才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说道:“也罢,难得朋友们居然如此捧场,小人拼着废去这一身功力,说什么也要降伏这只火凤凰!”

    说完这话,居星士便摆出个架势,对着半空中那只火凤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却并没有什么效果。但他毫不气馁,继续对着火凤凰吸气,如此过了半响,只听人群有个老者的声音说道:“大家快看,火凤凰被他吸进嘴里去了!”众人定睛一看,半空中的那只火凤凰突然开始“熔化”,又重新变回一团火焰,随着居星士的吸气,居然被他尽数吸进了嘴里,空中也随之恢复了宁静。

    围观众人一时还没回过神来,呆立了许久,这才掌声如雷,同时高声喝彩。那居星士的脸苍白得不见一丝血色,又行了个四方礼,说道:“今日大伤元气,再无力表演戏法了,然而难得大家如此捧场,小人也不能扫了各位的兴。不妨借此机会,让小人给大家讲一个关于火凤凰的故事。”说罢,他便在空地当中坐下,改讲起故事来了。

    谢贻香却无心听他讲故事,一颗心还沉浸在先前那一幕奇观里,居星士的这一番表演,所谓“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只怕也不过如此。然而这世间难道真有如此异术,居然能驾驭火焰变成凤凰的形貌?谢贻香不禁望向身旁的师兄,却见先竞月的嘴角处分明挂有一丝微笑,见她望来,便低声说道:“是摄心术。”

    要说江湖上的摄心一术,当中最负盛名的,自然便是神火教震教四宝之一的“天露神恩心法”,而先竞月当时曾在岳阳城三战流金尊者,到最后终于悟透此道玄机,这才能一举将其击溃。所以他如今再来看江湖上此类摄心术,相比神火教的“天露神恩心法”,自然都是些不入流的小把戏。

    原来方才那只“火凤凰”,到底只是众人眼前生出的幻象罢了;但这幻象的来源,却不是来自场中表演的居星士,而是一直躲在人群里喊话的那个人。若是仔细回忆整个过程,便会发现从火焰到“火凤凰”再到结束,当中火焰的每一次变化,众人都是先听到有人喝破接下来的变化,在脑海中生出这一念头,然后才看到火焰果然照此变化。由此可见,这当中真正的“摄心术”,其实是人群里事先喊出的话语。

    要知道围观众人在看居星士表演时,可谓是神贯注,将所有精力都集中在居星士身上。而藏身人群里的摄心术高手,要在此时以言语催眠众人,自然轻而易举。而这个人一直都在改变自己的声音,所以喊话声才会时男时女、时老时幼,当然是为了隐藏自己,不让旁人发现行踪。

    听完先竞月的讲解,谢贻香这才恍然大悟,用卖艺的行话来说,人群里的这个摄心术高人,自然是便是所谓的“托”了。而这居星士正是依靠这个“托”的摄心术配合,才赚了个钵满盆满。然而先竞月却说,这个“托”的功夫其实还不到家,否则根本就不需要用居星士来吸引大家的注意,大可以亲自走到台前,一面表演一面以“摄心术”说话,独自完成整幕演出。

    当下谢贻香不禁对隐藏在人群里的这个“托”大感兴趣,便使出她那“穷千里”的神通在人群里细细查找起来,却并无任何收获。她当即醒悟过来,暗骂道:“我当真是蠢到家了!若说人群里有居星士的‘托’,自然便是那个大腹便便的色目人了。猴子的两次讨赏,都是由这个色目人带头给钱,他若不是‘托’,那反倒奇怪了!”

    于是谢贻香便在人群里寻找那个带头给金币色目人。谁知一大圈看下来,她虽然没有再看到见个色目人,反倒看见了一幕惊心动魄的场景。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