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话音落处,那赵小灵却是吓了一大跳,疑惑地问道:“什么龙?”谢贻香逼近一步,将手中乱离高高扬起,狠狠说道:“你若是再不说实话,休怪我一刀杀了你!”赵小灵浑身发抖,一边往后退开,一边拼命地摇头,说道:“可不能胡乱杀人,杀人是不好的!你……你为什么要杀我?难道你也和外面的那些人一样,也想害我?”

    眼见赵小灵的反应不似作伪,谢贻香反倒有些手足无措。依照宁萃的说法,所谓的“天山坠龙”乃是被墨家藏在这座“苏里唐峰”之中,分明与赵小灵的境遇吻合,所以她才会故意试探。谁知这赵小灵竟是真傻,可谓是一问三不知,看来看去,也和那“得之可得天下”的“天山坠龙”扯不上任何关系。

    一时间谢贻香也不愿多想,此时商不弃和宁萃二人仍在走道尽头等候,自己还是先回去报个平安,找他们一同商量,自然就能解开这一连串的谜团。再想起商不弃说过,此间机关的设计乃是“出来容易进去难”,自己来时是从水池底下的水道过来,如今从洞穴里回到之前走道尽头,应当有更方便的途径才是。

    当下她便不再理会这个赵小灵,兀自绕过洞穴里的湖泊,来到正对走道尽头的那面岩壁前。参照连通水池和湖泊的那段水道长度,走道尽头和洞穴之间的这面岩壁,少说也有好几丈厚。若是有直通走道尽头的机关暗道,那么玄机一定就在这面岩壁上面。

    谁知那赵小灵一路跟在谢贻香身后,却又不敢离得太近,怕她再拿刀吓唬自己。谢贻香对机关消息术一窍不通,自顾自地在岩壁上找寻许久,但见岩壁一带尽是茂盛的草木,有几棵树上甚至还结满了不知名的野果,也没发现之前那种方砖机关。如此又找了小半个时辰,到头来还是一无所获,谢贻香不由地暗叹一声,看来自己只能从水底原路返回了。

    待到她转过身来,才发现赵小灵就站在不远处,两只眼睛呆呆望着自己,仿佛已有些痴迷。谢贻香虽然年幼,但这点见识还是有的,不禁脸上一红,心道:“这个赵小灵虽然心智未熟,但身子却已是个成年人,难免会想入非非。更何况他被墨家囚禁在此,十多年来就连说话的人都没一个,哪有机会和同龄女子相处?今日他好不容易才碰到我这个活人,自然有些眷念。”

    想到这里,谢贻香反倒生出一丝同情,向赵小灵说道:“我还有两个同伴等在对面,我这便去叫他们进来。”说着,她便重新跳进湖里,准备再次潜回那条水道。那赵小灵“哦”了一声,这才醒悟过来,一脸惊惶地问道:“你……你要走了?”

    谢贻香笑道:“放心,我去去便回来,最多一个时辰。”赵小灵一路追到湖畔,急切地追问道:“你不骗我?”谢贻香笑道:“自然不骗你。你若不信,要不我们拉勾?”她这话本是一句戏言,谁知那赵小灵却当真了,连忙点头说道:“好!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说罢,也往湖水里跳了下来,顿时呛了好几口水。

    谢贻香暗叹一声,连忙游回湖畔,将赵小灵拉到岸上。赵小灵顾不得喉咙里呛水,急忙伸出手来,就要和谢贻香拉勾。谢贻香只好也伸出手来,用尾指勾住赵小灵的尾指,让彼此的大拇指相互按了一按,笑道:“这回你放心了?”

    谁知赵小灵勾住谢贻香的尾指却不肯松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谢贻香,目光中仿佛有两团火焰烧起。谢贻香心中也是莫名一荡,连忙奋力挣脱他的尾指,头也不回地游到湖心,一口气潜入湖底,这才彻底冷静下来。

    要知道这个赵小灵已被囚禁了十多年,刚开始和自己说话的时候,腔调还甚是怪异,谢贻香差点以为是色目人在说汉话;到后来交谈多了,语调才渐渐恢正常,分明是他太久没有和别人说过话,所以才会这般生涩。由此可见,在赵小灵的内心深处和何等的孤寞,这才舍不得自己离开,从而做出失态之举。虽然他的年纪与自己相仿,但心智却还停留在十来岁年纪,自己又何必与这么一个孩童计较?

    当下谢贻香也不再多想,在湖底找到那柄大铁锤,握住铁锤落进来时的深洞,继而穿过水道,回到外面的水池池底。然而这水池四壁都是光溜溜的石壁,根本无从借力,谢贻香带着这柄两百多斤的大铁锤,怎么也攀爬不上去,最后只得丢下铁锤。如此一来,她整个人顿时往上浮起,片刻间已在水里升起了十多丈高度。可是快要接近水面的时候,却并未看到水面上的火把光亮,也便是说水池外的整个走道尽头,竟是黑漆漆的一片。

    谢贻香不禁想道:“我这一趟少说花了大半个时辰,商捕头并未在水池边等我,倒也是情理之中。”谁知刚想到这里,一个可怕的念头又从她心中生出,暗道:“若是宁萃自行冲开了穴道,挣脱开束缚,商捕头可不是她的对手!”

    当下她连忙在水里拔出乱离,小心翼翼地从水池里钻出,眼见整条走道里漆黑一片,不禁低声叫道:“商捕头?”话音落处,便听商不弃的声音从黑暗中响起,喃喃说道:“瞎嚷嚷什么,怎么去了这么久?”

    谢贻香顿时松了口气,随即便有火折子亮起,商不弃已重新点燃了火把,兀自说道:“后面还不知有远的路,火把能节省便节省一些。话说你在水池底下可寻到了出路?”谢贻香从水池里跳出,眼见商不弃虽是完好无损,宁萃却已晕死在了一旁,浑身衣衫不整,右手五根手指的指甲更是尽数破裂、鲜血淋淋。谢贻香惊骇之下,当即向商不弃怒喝道:“你……你又对她动了私刑?”

    商不弃满不在乎地笑道:“这丫头杀人无数,不让她吃点零零碎碎的苦头,又怎么对得起那些死者的亲友?方才闲着也是闲着,我便又问了问她关于‘天山坠龙’的事,谁知这丫头还是不肯开口。”

    眼见宁萃这副模样,谢贻香满腔怒火,但是当此局面,却又不能拿商不弃怎样。商不弃又追问水池底下的情况,谢贻香便将在洞穴里撞见那个少年的经过简单说了。商不弃听得瞠目结舌,喃喃说道:“一个自称‘赵小灵’的少年,被墨家关押了十几年?这倒奇怪了……二十来岁的少年?姓赵?难道……难道……”他连说两个“难道”,脸色突然一变,脱口说道:“……难道所谓的‘天山坠龙’,竟然是这样一回事?”

    谢贻香忍不住问道:“你想到了什么?”商不弃却要故弄玄虚,冷笑道:“不过是猜测罢了,等我亲眼见到这个赵小灵,自然便有定论。”说着,他伸手抓起地上宁萃的长发,将她的脑袋拖进水池里,向谢贻香笑道:“你若是想知道答案,何必要来问我?直接问这丫头便是。”

    话音落处,宁萃已是浑身抽搐,想要从水池里抬起脑袋,商不弃却将她的头死死按在水里,露出一脸狰狞的笑容。谢贻香不禁怒道:“够了!”商不弃这才松开手来,谢贻香急忙将宁萃扶起,却见她一脸呆滞失神、两眼目光涣散,只管大口大口地咳嗽,整个人就仿佛是痴呆了一般。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