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一回谢贻香可谓轻车熟路,不过一顿饭的工夫,便穿过池底水道,再次来到囚禁赵小灵的洞穴。她从湖面探出头来,便看到前方洞穴里的空地上,那赵小灵呆呆地坐在篝火旁边,手里捧着几件衣服在火前烘烤,正是宁萃身上穿的那几件。而就在赵小灵身后不远处,宁萃裹覆在赵小灵的被褥里面,兀自闭目沉睡。

    要知道宁萃早已被商不弃重伤,又被封死了几处大穴,看眼下这般情形,她穿过水道来到这个洞穴后,分明是被赵小灵给救下了。谢贻香顿时起了杀心,拔出乱离大步上岸,那赵小灵虽然在烤衣服,一双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被褥里的宁萃,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直到谢贻香走到火堆旁,他才陡然惊醒过来,随即认出是谢贻香,又惊又喜地问道:“你……你回来了?”

    谢贻香也不理会他,径直向被褥里的宁萃而去。那赵小灵再如何蠢笨,也看得出她来意不善,连忙说道:“这位姑娘可是你的同伴?方才我见她从湖里出来,似乎还受了重伤,便让她在我这里歇息。你……你这是要做什么?”谢贻香已来到宁萃身前,高高举起手中乱离,冷冷说道:“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今日我也顾不得什么律法,这便要为民除害,也为商捕头报仇雪恨!”

    那赵小灵吓了一大跳,惊呼道:“你要杀她?”说着,连滚带爬地来到宁萃身旁,伸开双臂将她护住,向谢贻香拼命摇头,说道:“这位姑娘已经受了重伤,你又怎么忍心加害于她?而且……而且这个上天有好生之德,不能胡乱杀人!”

    谢贻香也懒得和他解释,正要动手将他推到一旁,却听地上的宁萃低咳两声,显然已被吵醒。待到她看清手持乱离的谢贻香,不禁苦笑一声,有气无力地说道:“谢家妹妹,难道你真要趁人之危?”谢贻香怒道:“一命偿一命,你方才杀商不弃的时候,便该想到有此报应!”

    却见宁萃从被褥里探出右手,吃力地举了起来,淡淡地说道:“妹妹,你我皆是女子之身,商不弃如此对我,换做是你,难道不对他生出杀心?”谢贻香见她右手五根手指的指甲尽数破裂,模糊的血肉又在水里泡得发白,形貌甚是恐怖,不禁心中一震。再回想起商不弃先前对她的种种酷刑,顿时有些心软。

    回想起当日在兰州城里,那关山的秦寨主曾对自己无礼,自己一怒之下,不也当场将那秦寨主一刀劈做两半?若是照此看来,宁萃杀商不弃报仇倒也在情理之中。然而她随即醒悟过来,连忙握紧手中乱离,沉声说道:“你杀人无数,早已触犯朝廷律法,此乃不争的事实。今日任凭你如何狡辩,我也要替商不弃报仇!”宁萃只是不屑地一笑,说道:“你既然搬出律法,那我倒要问问你,眼下未经律法审判,你又怎能将我定罪?就算已经坐实了我的罪名,妹妹你终究只是一个捕头,又有什么资格杀我?”

    谢贻香顿时一怔,竟被她这话问得哑口无言。不料旁边赵小灵听到两人这番对话,早已吓得脸色苍白,忍不住向宁萃问道:“你……你杀了很多人?那你……那你岂不是一个坏人?”宁萃朝他笑了笑,反问道:“坏人应该如何处置?”

    赵小灵想了好久,犹豫地说道:“我记得书上好像说过,坏人应该得到教育、得到惩罚,才能让他重新变回好人。但若是遇到十恶不赦的坏人,没有办法让他变回好人,那便只能处死。”宁萃不禁笑道:“你说得很对,我的确杀了不少人,但我杀的每一个人,部是十恶不赦的坏人。你若是不信,不妨问问这位谢家妹妹。”

    这话一出,谢贻香再次无言以对。对此她和师兄二人早就探讨过多次,“撕脸魔”虽然杀人有因,但她判定一个人是否该杀的标准,却与律法约定的标准不同。何况即便是律法判定的该杀之人,也轮不到宁萃来执行,似她这般到处杀人,其实和商不弃的举动一样,也属于妄动私刑。

    然而谢贻香深知宁萃巧舌如簧,若是就此和她争辩下去,只怕三天三夜都说不清楚,当下她便冷冷问道:“你说自己杀的都是该杀之人,那我倒要问你,当年在金陵城里,你寄宿于史官徐大人的府上,徐大人的女儿徐缅榕又犯了什么错,你竟要下狠手杀害于她?”

    宁萃轻咳两声,缓缓说道:“徐缅榕?就是你那位幼时好友?那个女子看似大家闺秀,实则招蜂引蝶。当时金陵城里有两个富家公子因为追求她起了争持,这徐缅榕非但不劝,反倒在旁边煽风点火,引得两人大打出手,让其中一个富家公子毙命当场。她为了遮掩此事,便叫人将尸体抬去城外掩埋,做成一桩失踪案,事后又担心打死人的那个富家公子泄密,还想找人将他一并灭口。我实在看不下去,便在夜里潜入她的闺房,当场取了她的性命。”

    谢贻香听得双眉扬起,厉声说道:“你说谎!”宁萃冷笑道:“徐缅榕既然是你朋友,她的为人如何,想必你也早有耳闻。我是否说谎,你心里自然有数。”说罢,她又转头望向那赵小灵,笑道:“你说似徐缅榕这等歹毒女子,是不是该杀?”

    那赵小灵顿时打了个冷颤,结结巴巴地回答道:“这个……这个的确是那女子的不是,只是……只是……”说到这里,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只是”什么。宁萃又朝他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佛祖慈悲,尚且要作金刚怒目,只因除恶便是行善。我若不杀那女子,今后她还会祸害更多的人,所以杀她其实也是在救人。”

    赵小灵见宁萃对自己的这一笑,犹如寒梅傲雪、艳压群芳,顿时满脸通红,喃喃说道:“那……那倒也是。”却听宁萃再次轻咳几声,又向谢贻香说道:“话已经说得太多了,妹妹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说罢,她便缓缓闭上双眼,再不理会谢贻香。旁边的赵小灵则是苦苦哀求,恳请谢贻香放过宁萃。

    聊到这里,谢贻香心中已是万分纠结,一来她是吃软不吃硬的脾气,眼下宁萃身受重伤、穴道未解,在她内心深处,其实也不愿恃强凌弱;二来自己和商不弃到底是萍水之交,不像和庄浩明那样情同师徒父女,何况商不弃之死也有很大原因是他咎由自取;三来如今身在这个洞穴之中,还不知能否找到出路,若是像赵小灵一样被墨家囚禁十几年,宁萃便是自己相依为命的伙伴?那样的话,自己一旦除去宁萃,往后的日子岂不是要和这赵小灵孤男寡女、朝夕相对?

    当下谢贻香便冷哼一声,兀自还刀入鞘,还是决定暂且放过宁萃。随后她便在这个极大的洞穴里仔细探寻了一遍,除了赵小灵告诉自己的那道石门所在,便再没发现其它出路。她又去摆弄那道石门,却是整个镶嵌在山壁之中,推也不是、拉也不行;用力敲打,只发出沉闷的声响,听声音石门后仿佛竟是实心的岩壁,也不知应当如何开启。

    不知不觉中,一个时辰已然过去,阳光自洞穴石壁上那些拳头大小的石洞里投射进来,也渐渐变得黯淡下来。谢贻香暗骂自己糊涂,连忙又去查看这些石洞,结果还是大失所望。原来石壁上凿出的这些石洞,大的如同海碗、小的如同酒杯,透过小洞往外望去,这一面的岩壁竟有一丈多厚,就算是用铁铲铁锤等工具挖掘,只怕也要好几个月才能凿穿。

    谢贻香不禁失望透顶,一时也想不出其它办法,只得回到赵小灵的篝火旁歇息。算起来她已有十几个时辰没睡觉,这一暖和下来,转眼间便和衣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被一连串急促的呻吟声惊喜,仔细辨别,却是宁萃和赵小灵两人的声音,当中还隐隐带着喘息声。

    谢贻香心中先是一惊,随即满脸通红,暗道:“难道是那赵小灵被关押得久了,以致兽性大发,想要伺机占宁萃的便宜?”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