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话说香军的“九龙王”当年在黄河之畔首倡义旗,由此揭开乱世序幕,谢贻香倒是略知一二。当时的皇帝、李九四和张初五等人,因为“九龙王”自称南宋皇室血统,都曾一度归顺于香军麾下,这才有了后来“九龙王”的登基称帝,成为与前朝政权对立对汉人皇帝。后来“九龙王”兵败身亡,膝下只有一个六岁孩童继承皇位,各路义军便将尊称这个孩童为“小龙王”。然而经此一役,香军其实便已名存实亡。

    后来皇帝在鄱阳湖大败李九四,便派人去请这位“小龙王”移驾金陵城,不料半路上“小龙王”的坐船不幸遇难沉没,整个船队无一人幸免。事后便有不少传言,说“小龙王”的遇害乃是皇帝设局,若不下此狠手,这天下之主哪里轮得到当今皇帝?也不知真相是否果真如此,到后来无论是“小龙王”还是当年的香军,便渐渐成为本朝的禁忌,再也无人敢提及此事,所以如今几乎被世人彻底遗忘。

    而宁萃的言下之意,分明是说被墨家囚禁在此间的那个赵小灵,便是当年香军的“小龙王”?谢贻香心中推算,“小龙王”六岁登基,若是当时并未溺死江中,到如今应当是二十五六岁的年纪,倒是和赵小灵吻合。因为赵小灵已被关押在此十多年之久,就连心智也还停留在十来岁年纪,所以才会看起来显得年轻,似乎只有二十来岁年纪。

    当下宁萃继续说道:“当年反抗前朝异族的各路义军,虽然名义上一致奉‘九龙王’为帝,实则各怀鬼胎、尔虞我诈。当今皇帝为了削弱李九四、张初五等人的势力,一面举着还我汉人河山的旗号,一面又在暗地里接受前朝异族的封赏,奉命前朝之令按兵不动,这才导致香军的惨败。待到‘小龙王’继位,当今皇帝因为自己是布衣出身,担心‘小龙王’南宋皇室后裔的身份才是民心所向,于是假意邀请‘小龙王’——也便是如今的赵小灵——前往金陵,又派人在半路上凿沉他的坐船。当时幸好有天山墨家在暗中出手,终于救下小灵的性命,又担心有人利用他‘小龙王’的身份招摇撞骗、祸乱天下,所以这十几年来,他们一直将小灵囚禁于此,不敢对外透露半点风声。”

    谢贻香听得心中惊讶,宁萃这番说辞分明是坐实了世人针对当今皇帝的阴谋论。若是照此看来,整件事情倒是说得通了。她不禁沉吟道:“所谓的‘天山坠龙’,便是指当年香军的‘小龙王’?所以‘得之可得天下’之说,则是指赵小灵的特殊身份?”

    宁萃笑道:“不错,‘小龙王’才是名正言顺的汉人皇帝,要不是当年出了意外,这汉人的江山哪里轮得到当今皇帝?至于此中详情,我也是从那个人口中听来,就连这一路上将你们引来天山的那几桩奇案,其实也是我从他那里的知,否则峨眉山‘止尘庵’和丐帮兰州分舵那些肮脏事,我又从何得知?”

    谢贻香听到言思道的名字,不禁双眉一跳,接口说道:“所以言思道也想找到赵小灵,便是想利用他‘小龙王’的身份,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宁萃笑道:“你也看到了,小灵今年虽然已有二十五六岁,但因为自十二岁起便被囚禁在这个洞穴当中,至今心智还是个天真无邪的孩童。可想而知小灵若落到那个人手里,必定任由他的摆布,所以我无论如何也要抢先找到小灵,绝不能让那个人得逞。”

    听到这里,谢贻香不禁泛起一阵鄙夷,忍不住冷笑道:“何止是‘找到’?只怕却是要‘得到’。为此你不惜委身于赵小灵,便是要让这位‘小龙王’对你服服帖帖,从今往后由你一人摆布!”

    不料宁萃却幽幽地叹了口气,淡淡地笑道:“一个女子若是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厮守,那便只能挑一个条件最好的人。赵小灵乃是南宋皇室后裔,是闻名天下‘小龙王’,再加上年纪又与我相配,当然是我最好的选择。眼下妹妹既然已经知道了小灵的身份来历,若是改变主意,愿意同我一起嫁给小灵,倒也还不迟。”

    谢贻香顿时脸色大变,怒道:“你若是再敢胡说八道,休怪我翻脸无情!”宁萃微微一笑,随即收起笑容,正色说道:“不知妹妹可还记得,小灵曾经说过墨家的人每隔两个月便会前来一趟,给他送些食材和日用物件。如今已是冬季,算来墨家的人也该来了,多半就在这几天里。到时候只要墨家的人打开岩壁上那道暗门,你我便合力夺门而出,带小灵一同闯出去。这也正是我今日来找你商讨之事。”

    谢贻香微微一愣,连忙打起精神,问道:“墨家有多少人驻守在此?”这回却轮到宁萃一愣,说道:“多少人?当然是部的人。”她见谢贻香似乎没听明白,随即笑道:“事到如今,难道妹妹还没想明白?这座‘苏里唐峰’里的机关消息术冠绝天下、举世无双,莫非你从头到尾都没怀疑过?要知道所谓的‘天山墨家’,自然是坐落于天山之中,而你我此刻身在的这座‘苏里唐峰’,便是墨家的大本营所在。”

    原来所谓的“苏里唐峰”,不过是附近百姓的叫法,真正的名字其实叫做“墨塔”。因为这整座山峰并非天然形成,而是完由人力建造,乃是上千年前的墨家先祖穷尽十几代人之功,才在这天山北脉修建出了这座山峰。由于整个山峰里有多处空心,就好比眼下这个洞穴,以及三人先前经过的“机关龙”地穴和石梯走道,所以整个山峰也可以说是一座极大的“塔”,只不过将外形故意造得像天然的山峰,又经历上千年的风霜雨雪,早已看不出丝毫人工的痕迹。

    由于千百年前的墨者在设计这座“墨塔”时,为了不让外人沿山壁攀爬,所以四壁都是几近垂直的岩壁。待到修建完成,又将这座人造山峰的入口通道部填死,墨家的人若要出入其间,便只能从山峰上面降下类似篮子的吊斗,让人站到吊斗里面,靠机簧拉扯上去。如此一来,整座墨塔便彻底与世隔绝,非但没有外人可以进出,就算被外人发现,也绝无可能攻入其中,这也正是闻名天下的“墨之守御”。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福旦夕,这座墨塔虽是固若金汤,却难免不会出现祸起萧墙的情况。所以当年设计墨塔的墨家前辈,最后到底还是留下了一条下山的密道,好让墨家后人在遇到危险时,可以由此密道下山逃生。谢贻香和商不弃先前在密道入口处墓室里见到的那具“腊尸”,多半便是昔日建造墨塔的墨家先祖之一,因为天山北脉的独特气候,这才能够保持尸身不腐;而在“机关龙”地穴里遇到的那些爬行怪物,则有可能是当年建造墨塔的工匠被困其中,从而繁衍出的后代,符合商不弃“变异”的推测。

    而对于这条密道的存在,除了墨家历任巨子,就连座下弟子都不知情,却不知如何被言思道打听到了,还查到这条密道的出口就在墨塔西面的山脚下,这才拟定计划,想要靠洞庭湖“无才无德”曾无息的机关消息术找出这条密道,由此潜入这座墨塔,偷偷虏走被墨家囚禁的赵小灵。

    谁知宁萃在得知了言思道的整个计划后,却趁他前往漠北之际,居然抢先一步和商不弃订下赌约,利用商不弃替她找到了密道的入口,还将地道中的“断龙石”放下,彻底封死整条密道。如此一来,莫说是言思道和曾无息找到密道入口,就算是墨家掌门墨寒山亲临,也再无办法开启落下的“断龙石”机关,这条留给墨家后人逃生的密道也便就此作废。而言思道若是还想从外面强攻墨塔救走赵小灵,无疑却是痴人说梦,因为这整座墨塔高达百丈,四壁皆是近乎垂直的峭壁,如果没有上面放下来的吊斗,就算神仙也无法攀登。

    听完宁萃这一番讲诉,谢贻香已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要说这座“苏里唐峰”其实便是天山墨家的大本营“墨塔”,以她的智慧,原本早就应该猜到。然而这些日子她先是沉浸于商不弃的身亡,然后又被宁萃和赵小灵二人的亲热举动扰乱心神,再后来则是一心修炼《水镜宝鉴录》对付宁萃,哪有心思细想整件事的原委?

    想不到自己稀里糊涂地掺和进宁萃与商不弃的这场赌约,从蜀地一路前来西域,从头到尾都被宁萃牵着鼻子走。最后居然自投罗网,把自己囚禁在了天山墨家的大本营里!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