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先竞月顿时起了疑心,难道这具无头尸竟是来自街道外的那座义庄?再看这具无头尸断颈处已经开始腐烂的伤口,少说也是四五天前的死者尸体,极有可能是停放在玉门关义庄里的尸体,所以才会突然出现在街道上。

    然而事情倘若当真如此,细思起来,却又令人毛骨悚然,难道这具无头尸在诈尸之后,竟然还能寻着活人的气息自行从义庄出来,一路来到玉门关前的街道上杀戮活人,这又是怎么回事?更何况昨夜众人破获“阴山堂”借赶尸之名的走私夹带一案,当时还曾去过这座义庄查看,却并未发现里面的尸体有什么古怪,如何到了今日午时,便有这具无头尸诈尸伤人?

    先竞月一时也猜不透其中玄机,和周师爷略一商议,便将周师爷带来的这队军士分作三路,一路留在街道上善后,收敛这具被劈作两片的无头尸;一路去往军帐中通知此间驻军的首领陆元破陆将军;最后一路合计二十来人,则跟随先竞月和周师爷前去半里外的义庄查探。

    安排妥当后,当下便由先竞月率先领路,径直来到义庄的门前,只见昨夜还完好无损的两扇大门,此时分明已被破坏,多半便是方才那具无头尸所为。众人略一商议,还是先竞月艺高人胆大,便让周师爷和随行军士在门外等候,自己手持偃月刀孤身踏入义庄。

    话说这整间义庄乃是一个封闭的石屋,在里面摆放着五六十口棺材,先竞月昨夜便已见过。但此时屋里却是乱作一团,到处都是翻倒的棺材和尸体,显然经历过一番闹腾,也不知哪具棺材里原本装的是哪具尸体,更无法判断方才街道上的那具无头尸是否出自此间的棺材。再看屋子当中,通往街道尽头“阴山堂”门店的那条地道入口依然敞开,正是昨夜商不弃启动机关后并未合上,先竞月又在四处探寻了一番,并未发现什么危险,便招呼外面周师爷和众军士进来。

    随后众军士便壮着胆子清点屋里的尸体,至于这义庄里原本停放了多少尸体,又有多少口棺材是空的,周师爷也说不清楚,只说这义庄一直是由“阴山堂”的道士们在打理,因为双方的关系一直融洽,所以驻军没怎么插手。待到众军士将地上的尸体一一放回棺材,却还剩下二十多口空棺,谁也不敢肯定那具无头尸是否曾栖息在这些空棺里。

    周师爷不禁沉吟道:“假设那具无头尸的确是从义庄出去,那么便有两种可能。其一是这具无头尸本就停放在义庄里,却不知因为什么缘故突然诈尸,这才跑到街道上大开杀戒;而第二种可能,便是‘阴山堂’的那些道士在搞鬼。试问昨夜他们刚刚才将一十二具尸体运到义庄,今日便出现了诈尸,世上哪会有如此凑巧的事?说不定那具无头尸便是昨夜运回的一十二具尸体之一。”

    先竞月心中一凛,周师爷这话倒是在理,难道谢贻香和商不弃昨夜的一番推断,居然将“阴山堂”的道士想简单了,除去走私夹带,这些道士在暗地里还存有其它勾当?然而想要弄清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还得去盘问昨夜缉拿的“阴山堂”一众道士,而眼下当务之急,则是要查清这座义庄里是否还发生了其它诈尸。倘若周师爷的猜测不错,那具无头尸正是“阴山堂”昨夜运回的尸体之一,那么其余的十一具尸体多半也有古怪。

    想到这里,先竞月再望向屋中敞开的地道入口,不禁眉头深锁。会不会还有其它尸体诈尸,却闯进了这条地道当中,再通过地道去往了“阴山堂”开在街道上的门店?

    听到先竞月这一猜测,周师爷连忙吩咐几名军士回去通知,派重军守住“阴山堂”的门店,先竞月则点燃一支火把,孤身钻进地道里查探,让其他人留在义庄里等候。这条地道他昨夜便已走过,倒也不长,半里多的路程只花了一盏茶的工夫便已行完,沿途却并未见到有尸体活动过的痕迹;等他来到地道尽头,只见上方的出口也是紧闭,并未被开启过。先竞月仍不放心,又推开顶上的木板,上到“阴山堂”的门店里查看,眼见店中空空如也,就连出入的那两扇石门也是从外面锁死,正是昨夜陆将军下令查封“阴山堂”时上的锁,这才放下心来。

    随后先竞月便沿地道原路返回,谁知行到义庄的出口附近,却有一股血腥味从前方弥漫而来。他暗叫不妙,难道就在自己钻进地道的这一会儿工夫,义庄里的其它尸体又发生了诈尸?若是如此,对比方才那具无头尸的力量和速度来看,留在义庄里的周师爷和十几名军士可不是对手。

    先竞月急忙展开身形,飞奔到地道的出口处,随即发现前方地上分明有一支血淋淋的断手,竟是被活生生地从身体上撕扯下来,看形貌正是此番同行军士的手臂。如此一来,先竞月立刻坐实了自己的猜测,似这般扯烂活人身体的手段,岂不是和那具无头尸一模一样?当下他正要跃出地道救人,却突然发现通向义庄的地道出口不知何时已被封死。

    记得昨夜商不弃在义庄中打开这条地道,乃是将屋里的几口棺材横竖摆弄一番,先竞月也没看懂其中的玄机,眼下出口重新封闭,多半是义庄里出了变故,众军士慌乱中不甚触碰到了连接机关的棺材,这才封闭了地道的出口。

    先竞月心中焦急,却又不懂机关消息之术,也不知如何才能从地道中开启机关。他甚至催动杀气用偃月刀往头顶上奋力劈砍,不料这出口处的石壁极厚,当中似乎还埋有厚厚的铁板,伴随着大把大把的碎石被他劈落下来,依然无法将出口劈开。先竞月当机立断,连忙沿地道往回走,重新退回“阴山堂”在街道上的门店,打算从地道的另一头钻出,自街道上赶回义庄。

    谁知先竞月从“阴山堂”的门店里将石门外的锁劈开,却并未看到门店外有周师爷安排的军士驻守。再走到外面一看,玉门关城墙后的整条街道又已乱作一团,不少百姓正从城墙方向狂奔回来,个个脸上写满了惊恐。而在城墙下面,正有上百名军士围堵在玉门关城门口,举着手中关刀守住城门,似乎要阻止什么东西冲入关内。而城墙上更是有一股浓浓的狼烟升起,向此间的十万驻军传出警讯。

    先竞月连忙拉过一个惊慌失措的百姓,喝问道:“到底怎么回事?”那人早已吓得脸色惨白,当即大声喊道:“你拉住我作甚?还不赶紧逃命!活尸……好多活尸……是活尸来攻城了!”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