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李刘氏顿时一愣,说道:“笛声……不过只是寄一时之情罢了。自从跟在大人身旁,好久都没吹奏过了。”话虽如此,她还是从怀里吃力地找出她那支玉笛,放到唇边轻轻吹响。谁知一曲江南水乡的调子才刚吹了几个音,她又是一阵猛咳,点点鲜血随之溅落在玉笛的吹孔附近,令人触目惊心。

    先竞月心中微痛,他让李刘氏吹笛只是托词罢了,倒不是真想听她的笛声,而是让她别再对自己动手动脚。眼见李刘氏这副模样,他连忙夺过玉笛,重新放回李刘氏的怀里,叫她好生歇息。谁知附近军士听到李刘氏吹奏出的这几个音调,一时间尽起思乡之情,有不少人都在暗自垂泪。随后便有军士低声吟唱道:“塞上长风,笛声清冷。大漠落日,残月当空。日夜听驼铃,随梦入故里……”

    唱到这里,已有不少军士齐声附和,一同继续唱道:“手中三尺青锋,枕边六封家书。定斩敌将首级,看罢泪涕凋零。报朝廷!谁人听?”唱到最后,十几个军士相继从城壕里站了出来,脸上神色悲愤不已,径直向眼前嘉峪关的城墙反复高唱着最后一句:“报朝廷,谁人听?报朝廷,谁人听?”

    忽然间只听一名军士大声喝道:“没有被敌人杀死,却要被自己的同袍逼死!没有战死在沙场上,却要病死在这嘉峪关城门前!这究竟是什么道理?”说罢,这名军士再也按捺不住,当即手持关刀冲上前去,奋力劈砍嘉峪关的城门。后面的其他军士见状,也有好几人被他鼓动,相继举着关刀上前,朝嘉峪关的城门发疯似地乱砍。

    要知道这嘉峪关的城门乃是将铁木沿着年轮剥开,压成一整张木板,再由十来张这样的木板拼合而成,其坚硬丝毫不输给铁石。几名军士这一番乱砍,不过是在城门上留下几道刀痕,刮落了一些红漆而已。眼见他们这般举动,城墙上立刻传来守城军士的喝止声,但这几个军士激愤之下,神智已近乎癫狂,哪里还听得进去?

    那王参将急忙上前去劝阻,一边咳嗽一边说道:“赶紧给我住手!咳咳……玉门关的将士们还指望我们把粮食和药材带回去……咳咳,你们要是再闹下去……”他话还没说完,城墙上已稀稀落落地射下十几支羽箭示警,当中一支羽箭不幸瞄得准了,正好射中一个正在劈砍城门的军士,顿时令他杀性大发,猛然转过身来,一刀便将王参将的脑袋斩落下来。

    这一幕发生得太过突然,一时间嘉峪关城墙上下的所有人皆是目瞪口呆,那几个劈砍城门的军士更是面色惨白,随即大声喝道:“反正都是死!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更有人厉声喝道:“杀不了城墙上这群缩头乌龟,便杀躲在城壕里不敢出来的那些废物!”说罢,竟然举起关刀冲了回来,向城壕里的众人乱砍。而城壕里的其他军士也同样是死到临头,谁心里又不是憋着一口恶气?眼见有人起了杀心,顿时涨红了眼,纷纷举起关刀胡乱砍杀。顷刻间只见血肉横飞,场面惨不忍睹。

    先竞月连忙将怀中的李刘氏抱到一旁,手持偃月刀跳出城壕,向混战中的众军士厉声喝道:“住手!”同时将浑身的杀气弥漫出去,想要以此震摄众军士。谁知这些军士早已抱着必死之心,心中哪里还有丝毫恐惧?察觉到先竞月的杀气袭来,非但丝毫不惧,反而越杀越狠。

    眼见一名军士接连砍死两个百姓,先竞月再无法坐视不理,当即挥出手中偃月刀,将那名军士斩杀当场。如此一来,便等于是先竞月也加入了这一场临死前的厮杀,立刻便有军士向他冲来,高呼道:“我等拼死保家卫国,居然还要被亲军都尉府怀疑,一个个都该杀!”先竞月心中虽然也是无比激愤,但到底还存有理智,不愿胡乱杀人,见到众军士的关刀劈来,连忙侧身躲避。

    却不料就在这时,嘉峪关城墙上突然降下两个吊斗,而城墙下的众人已然杀红了眼,还以为又是守城军士送来的食物,一时也无人理会。然而这一回降下的两个吊斗里面,却分别站立着两个活生生的人,左边吊斗里是一个气宇轩昂的男子,约莫三十多岁年纪,以金冠束发,绣着两撇小胡子;右边吊斗里则是一个鹰钩鼻子的胡人老头,蜷缩在一身青绿色的斗篷当中。

    待到这两个吊斗从城墙上降落到一半的时候,右边吊斗里的胡人老头便将双手一挥,洒出大片淡蓝色粉末,被苍劲的北风一吹,尽数落在他身后的嘉峪关城墙上,随即便往城墙下弥漫开来。没过多久,城壕内外厮杀的军士忽然闻到一丝若有若无的幽香,转眼间便觉四肢酸软,相继瘫倒在地。

    眼见众军士纷纷倒地,先竞月的武功纯属精神一道,虽然也感到头晕眼花,却还能勉强支持,这才发现从嘉峪关城墙上下来了两个人。再定睛一看,这两个人居然是自己认识的熟人,一个是兰州城里色目人的首脑哥舒王子,另一个则是哥舒王子手下的木老先生。

    话说当日在兰州城里,先竞月和谢贻香二人因为侦破宁萃留下的“兰州鬼猴”不慎遇险,最后幸好有商不弃请来哥舒王子等人相助,否则二人只怕都已命丧于丐帮兰州分舵之手。所以细算起来,这哥舒王子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却不知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那哥舒王子此时乘吊斗落到城墙下,好整以暇地走上前来,随即发现城壕外的先竞月,不禁笑道:“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木老先生,你来看看这位汉人朋友是谁?”那木老先生跟在他身后,忍不住冷哼一声,说道:“‘十年后天下第一人’、‘江南一刀’先竞月。之前已经救过他一命,难不成今日还要救他?”

    哥舒王子叹了口气,说道:“此人武功冠绝天下,若是留他性命,迟早将会是我色目人的大患。只是自兰州城一别,舍妹阿伊居然对这小子动了少女心思,终日魂不守舍。倘若小王今日见死不救,一旦被阿伊知道……嘿嘿,我这个妹妹的脾气,木老先生是知道的。”

    先竞月虽然还能站立不倒,但神识已有些恍惚,根本没听清两人的对话。他当即举起手中偃月刀,正待开口喝问两人的来意,胸腔里又是一阵难受,忍不住连声咳嗽。就在这时,那木老先生已将一截点燃的香线抛了过来,正好落在先竞月脚下,一股恶臭顿时扑鼻而来,令他几欲作呕。先竞月急忙掩住口鼻,却只觉眼前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随之瘫倒在地,终于不省人事。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