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要知道玉门关城墙在这城门的左右,还有两段向外突出的城墙,约莫有十几丈长、两三丈宽,连同当中城门的这一段十来丈长短的城墙形成一个“凹”字结构。如此一来,敌人若是从城外攻打玉门关的城门,便会陷入城门前的这个“凹”字当中,同时承受三面城墙上发起的攻击。

    先竞月如今正是站在这个“凹”字当中,身后便是玉门关的城门。此时哥舒王子的手下还未来得及将城门打开,所以来犯的这数万西域军士只能在城墙前驻马等候,纷纷用异族语叫嚷着打开城门。眼见这个汉人青年忽然翻出城墙,然后用了这么一个古怪的法子,居然从二十多丈高的玉门关城墙上平稳落地,队伍前方的色目人军士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惊骇之下,当即便有十来个军士纵马上前,用异族语向城门前的先竞月高声喝问。

    先竞月经过这一番折腾,所受内伤已是愈发严重,恨不得就此躺下长睡,靠偃月刀架住身子才能勉强站立,哪里还有力气答话?何况他也听不懂这些色目人军士的异族语,只想等对方来得近了,拼死斩杀几个军士,也好让这些西域的色目人知道汉人的厉害,往后即便是要进军中原,行事间也能有所收敛。

    然而这些色目人军士早已听到上面传下的将令,说玉门关里的汉人驻军死的死、跑的跑,就算还剩几个,此时也已病得奄奄一息、无战力了,只要己方大军行到玉门关城门前,自然便有接应之人打开城门。所以看到先竞月忽然现身于玉门关城门前,当先这十来个军士一时不知他是敌是友,也不敢轻易靠近,只是远远地大声喝问。

    先竞月只觉体内的力气正在一丝一丝流逝,恐怕过不了多久,便再也无法支撑,不禁心中焦急。不料就在这时,城墙上的哥舒王子已看懂了先竞月的用意,心知他是强弩之末,掀不起什么风浪了,索性便站到城墙边,用突厥话向城外的众军士扬声说道:“西域各国的儿郎,玉门关里的汉人驻军已经尽数覆灭,守将陆元破更是当场身亡。至于此刻堵在城门前的这个汉人青年,便是汉人皇帝的亲信,也是中原武林的第一高手,想要凭借一己之力向你们所有人挑战。若是军中有英雄能够擒杀此人,那便意味着击败了汉人的第一高手,其他汉人自然也不足为虑,我西域大军所到之处,皆会是一马平川!”

    这话一出,城外的西域大军顿时沸腾起来,后面的军士纷纷往前挤了上来,想要看一看这个“汉人第一高手”究竟是怎生一副形貌。谁知一看之下,却是一个浑身是血的年轻男子,身形更是摇摇欲坠,只怕这荒漠里的一阵劲风都能将他吹倒在地,顿时哄笑起来。没过多久,队伍里便有一个突厥军士纵马上前,径直来到先竞月身前一丈处下马拔刀,向先竞月高声吆喝了几句突厥话。先竞月也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只得吃力地抬起左手,向这突厥军士勾了勾手掌,示意他只管过来便是。那突厥军士勃然大怒,怒喝一声,举起腰刀便向先竞月猛冲过来,一路带得尘沙直飞,来势极为凶猛。

    先竞月立刻看清了他的路数,乃是要正面强攻,用腰刀直劈自己脑袋,于是提前侧开身子,打算用自己的左肩去硬受对方这一刀,然后再以右手的偃月刀毙敌,作两败俱伤的打法。谁知眼看这突厥军士冲到自己面前,腰刀也已朝自己的左肩斩落,可是自己重伤之下,居然已经无力举起这柄百十来斤重的偃月刀。

    想不到自己的内伤居然重到这般地步,先竞月无奈之下,只得将浑身杀气提升到极致,看看能否以杀气震慑对方。那突厥军士突然被先竞月的杀气笼罩,只觉心底生起一阵莫名的冰凉,手中腰刀也情不自禁地一缓。然而这突厥军士到底是征战沙场的将士,早已见惯了杀戮,而且他敢率先出阵邀战先竞月,自然也有些本事,当下只是略一迟疑,还是继续将手中的腰刀朝先竞月狠狠劈落下来。

    先竞月暗叹一声,想不到自己临死前下来立威,到头来却只是闹了一场笑话。早知如此,不如在城墙上自刎便是,又何必下来丢人现眼,让这些色目人愈发轻视汉人?眼见对方的腰刀已经斩落到自己左肩上尺许处,他恨不得一刀自下而上劈出,后发先至将这突厥军士斩杀当场,却苦于无能为力。万念俱灰之下,先竞月一直紧绷的神识也彻底放松下来,只等死亡的降临。

    却不料就在这时,他右手中的偃月刀忽然一动,随即一刀自下而上向前劈出,赶在这突厥军士的腰刀劈落之前,先一步将他的身子一分为二,溅落了一地的鲜血。

    一时间,对面的西域大军相继起哄,满脸都是不信的神色。城墙上哥舒王子一行人也是脸色大惊,这先竞月明明已是垂死之人,就连站也站不稳了,如何还能劈出如此霸道的一刀?而先竞月更是莫名其妙,虽然他的确想过要以如此方式出刀,抢先将对方斩杀当场,但方才的这一刀却他根本不是由他发力劈出,倒像是这柄偃月刀突然活了过来,引领着自己的右臂自行劈出。

    要知道先竞月此刻所用的这半截偃月刀,乃是本朝名将“不死先锋”毕无宗临死前所赠,莫非毕大将军生平所用的这柄战场长刀之中,竟然还藏有什么古怪?又或者这柄偃月刀其实便是神话故事里那种已经成仙的法器,可以自行跃起伤人?

    先竞月从来不信鬼神之事,再一仔细回想方才的情况,自己发现右臂无力举刀,便祭出浑身杀气,却并没有什么作用,只得原地等死,同时还放松了所有的神识。难不成是这柄偃月刀感应到了自己的杀气,从而与之呼应,这才会被自己的杀气驾驭,自行挥出杀敌?可是这种类似于传说中“以气驭剑”的本领,自己之前从未练过,甚至根本没有想过,又如何会在此时突然施展出来?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