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要知道此时的先竞月有偃月刀在手,又是用尽力发出这招“独劈华山”,其威力之大,绝非方才他以掌为刀劈出的那招可以相提并论。而积水和明火二尊者本是绝杀的一记合击被对方看出破绽,抢先占据有利位置出刀反攻,正是他们二人旧力未尽、新力未生之际,顿时被先竞月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积水尊者此时正站在明火尊者的肩头,面对半空中先竞月这招“独劈华山”,可谓是首当其冲。仓促间他只得奋力挥舞手中软鞭,将四下残余的水箭尽数收了回来,在自己的头顶上方聚成一大团水流,用以柔克刚的力道迎上先竞月此招。下方的明火尊者见状,也急忙从地面上引出一缕火焰击入积水尊者聚成的水流之中,形成“火弱水强”的局面,生出“五行相克”之力,正面对抗先竞月这招“独劈华山”。

    但听“砰”的一声闷响,两股巨力当空相碰,积水和明火二尊者的“五行相克”虽然屡见奇效,如今却只是将方才那记合击残存的水火二力挪用过来,以至威力有限,自然不敌先竞月这招力而为“独劈华山”;相互撞击之下,仅仅是抵消了先竞月这一招当中的内力气劲。而上面的积水尊者直撄其锋,当场便被震得血气大乱,一口鲜血涌上喉咙,径直从明火尊者肩头滚落下来。再看先竞月手中的偃月刀,来势却是丝毫不停,照旧往下直劈,直取明火尊者的头顶。

    幸好以积水尊者为主的这番阻拦,倒是让下面的明火尊者缓过一口气来。他连忙将双手在胸前抱拳,伸出两只食指相互抵住指尖,将身功力从指尖催发出来,射出一条明亮的火线,隔空击向劈落下来的偃月刀刀锋。与此同时,受伤落地的积水尊者虽来不及运功祭出水气,却也在半空中张嘴一喷,将一口鲜血喷向明火尊者射出的这条火线,也便算形成了“水弱火强”的局面,生出出“五行反悔”之力,再一次硬接先竞月这招“独劈华山”。

    随后又是一阵闷响,两人这第二次合力,居然将先竞月的偃月刀震得脱手飞出,垂直飞向半空之中。但明火尊者也因此受伤不轻,当场口鼻呛血,跪倒在地。

    然而先竞月这招“独劈华山”的真正威力,并不是出招时的内力气劲,更不是手中这柄偃月刀,而“刀”、“招”、“人”三者汇聚而成的杀气。虽然经过积水和明火二尊者连续两次的抵挡,先是化解开这一招当中的气劲,随后又震飞了先竞月手里的偃月刀,但其中的杀气犹在,早已化作有质之物,继续往重伤倒地的积水和明火二尊者身上劈落而去,竟是要在一招之间将这两大高手斩杀当场。

    积水和明火二尊者本就被先竞月打了个措手不及,在历经两次力抵抗之后,早已是强弩之末,哪里还有力气应付最后这劈落下来的这股杀气?

    眼见这两位叱咤风云的神火教五行护法便要命丧于先竞月的杀气之下,却不料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却有一道灰色人影如雷霆、如闪电一般疾冲过来,竟然抢在先竞月的杀气落下之前,用双手分别抓住积水和明火二尊者,将他们远远扔到一旁。半空中的先竞月顿时大惊失色,救下两人的这道灰色身影,岂不是正是先前救治自己的那个少年,也便是积水和明火二尊者口中所谓的“神火教教主公孙莫鸣”?

    原来赵小灵眼见积水和明火二尊者被先竞月拦住,急忙拉起宁萃冲进北面军阵,迈开大步发足狂奔,相继撞飞了数十名色目人军士。然而百忙之中他回头一看,场中交手的三人动作极快,眨眼间便已到了生死相搏的地步。要知道赵小灵好不容易才将濒死的先竞月救醒,自然不愿看见他因为自己而送命,同时他虽不愿继续出任神火教教主,但与教中众人的恩情犹在,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积水和明火二尊者死于非命。赵小灵到底还是心智单纯之人,伴随着这一丝念想生出,他一时也顾不上自己的得失,当即折返回来,这才在生死关头救下积水和明火二尊者的性命。

    至于这当中的缘由,先竞月自是一无所知,眼见这个少年从自己手下救走积水和明火二尊者,眼前的局面顿时变成赵小灵来硬受他这一记杀气。先竞月虽然无心伤害赵小灵,但他这招“独劈华山”一旦出手,对手的生死就连先竞月自己也控制不了,此时招已使老、力已出尽,哪还能收回自己的杀气?于是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招“独劈华山”残留的杀气径直劈砍在赵小灵头上,继而从他的头顶进入,尽数没入身体当中。

    只见赵小灵的脸色顿时一暗,露出极其痛苦的神情,显是说不出的难受。随后他踉踉跄跄地退开几步,深深地吸了一口长气,让这口气在自己体内连续流传三遍,终于站住身子,张嘴吐出一口浊气,向先竞月说道:“大侠,我是被他们两人一手带大,还请你手下留情,饶了他们的性命罢!”

    这一幕直吓得先竞月面无人色,一时竟说不出话来。也便是说,眼前这个少年硬吃了自己一招“独劈华山”的杀气,居然能毫发无损,就连伤口也没留下一处,这少年究竟是人还是妖魔鬼怪?先竞月也不敢确定这少年是否便是名震天下的神火教教主公孙莫鸣,更不清楚他和神火教之间的恩怨瓜葛,当下只得退开几步,伸手接过半空中落下的偃月刀,冷眼旁观场中的情形。而宁萃见赵小灵丢下自己赶了回来,还出手救下积水和明火二尊者,气得直跺脚,此时她正好展开轻功奔行过来,便向赵小灵招呼道:“趁他们身受重伤,我们赶紧离开!”

    赵小灵连忙点头称是,正要随宁萃一同离开,却听地上的积水尊者忽然尖声说道:“教主若是执意要走,弃神火教数万弟子于不顾,那么姬玄渊便在今日以死谢罪、自戮当场!”赵小灵还没听懂他这句话的意思,旁边的宁萃已大声说道:“他们是要以死相逼,来和你耍无赖!只要你离开此地,他们这招便不管用了,还不赶紧走?”

    赵小灵听得云里雾里,还没反应过来,受伤倒地的明火尊者已是暴喝一声,一拳重重捶在自己胸口,直打得他口鼻中鲜血狂涌,继而厉声说道:“公孙莫鸣,你要是继续执迷不悟,我霍无边这便打死自己,说到做到!”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