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只见言思道好整以暇地吸了一口旱烟,慢条斯理地说道:“当日能够成功诛杀逆贼尹匡宇和叛教而出的上一任流金尊者,其实也有这位竞月公子的一份功劳。神火教就算是要恩将仇报,也该选个月黑风高之夜,在暗地里偷偷动手。此时当着西域各国数万将士的面,若是强行围攻这位竞月公子,的确不太体面,反倒是坠了神火教的威望。所以教主和宁姑娘不许你们出手,实在是明察秋毫、高瞻远瞩之举。”公孙莫鸣急忙点头,顺着他的话说道:“正是!正是!你们绝不能对这位大侠出手!”

    木老先生顿时哑口无言,先竞月方才分明是要取这个金万斤的性命,所以他才会让这位新上任的流金尊者站出来说话,谁知他居然会替先竞月开脱,当真令人始料不及。而积水和明火二尊者对望一眼,这才终于醒悟过来,原来宁萃之所以让这个金万斤出任流金尊者一职,竟是要让此人替她说话,以此来牵制自己的权利,心中更是追悔莫及。

    当下神火教的三大尊者还想开口力争,却听不远处的先竞月忽然沉声说道:“我的生死,还用不着神火教庇佑。”说罢,他便向公孙莫鸣遥遥抱拳,说道:“公孙教主今日的救命之恩,先竞月他日自当报效,就此告辞。还望公孙教主信守承诺,令色目人军士就此退兵,并且送药救治玉门关里的染病军士。”

    原来先竞月此番可谓是在鬼门关前兜了一圈,侥幸捡回了一条性命。而如今的他不仅达到“刀”、“招”、“人”三者合一的至境,更因为公孙莫鸣的内力相助,打通了浑身经脉,令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自然也断了轻生的念头。照眼下的局势来看,公孙莫鸣已重新出任神火教教主,别失八里、汗国、突厥、波斯和即将到来的吐蕃五国,也将集结成联军,随时准备进军中原,这无疑是惊天大事,当然要尽快回禀朝廷。除此之外,要是有可能的话,最好还能治愈玉门关内那些染病的军士,好歹也能挽救数千条性命。

    于是先竞月说完这两句话,便将手中的偃月刀一扬,往玉门关城墙方向大步行去。木老先生此时正拦在他的正面,不禁沉声喝道:“先统办好大的口气,此间之事,又岂是你说来便来、说走便走?”先竞月脚步不停,淡淡地说道:“若是有人想将我留下,大可上来赐教。”

    木老先生不禁心中一震,当日在嘉峪关前,他虽然曾用迷药迷晕过先竞月,却是趁着先竞月病发之际神志不清,所以才能一举奏效。此时直接面对这位“十年后天下第一人”,木老先生武功尽失,又哪里抵挡得住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这股气势?伴随着先竞月步步逼近,木老先生终于双腿一软,不由自主地退开两步,给他让出路来。

    积水和明火二尊者相互交换了一个眼色,都从对方眼中看到惊惧之色。他们两人方才的那一记合计已被先竞月破去,还险些令自己命丧当场,如今带伤再战,只怕更加不是此人的对手。而外围包括“八方使者”在内的神火教一众高手,既没得到教主的命令,又不见三大尊者动作,当然也不敢胡乱出手。于是所有人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先竞月踏出神火教的包围,往玉门关城门方向的军阵而去。

    远处的哥舒王子见状,心知神火教众人一来没有公孙莫鸣的许可,多半不敢贸然出手;二来这位公孙教主若是不肯亲自出手,只怕以神火教在场的这三大尊者,也未必拦得住先竞月。他情急之下,不禁朝身后自己这一众色目人高手望去,暗自叹息道:“我这个妹妹就算愿意出手,我也不能让她冒这个险。至于其他人平日里虽是耀武扬威,一个个吹嘘自己天下无敌,但真要撞上先竞月这等高手,也注定会是死路一条。”

    当下哥舒王子便深吸了一口气,用突厥话朝东面的色目人军士扬声说道:“这个汉人今日杀害了我们上千名将士,难道你们便无动于衷、任由此人身而退?要知道如今聚集于此的,都是西域各国最优秀、最勇猛的战士,难道竟怕了这个汉人第一高手?”听到哥舒王子这一番话,军阵中各国的将领顿时明白他这个“总军师”的意思,当即指挥手下的色目人军士将弩箭上膛,在东面结成防御阵型,纷纷瞄准先竞月。先竞月却是视若无睹,继续迈开大步前行,不过片刻工夫,离东面的军阵已不过五十步距离。好几个色目人军士心中惊慌,还没等到军中将领发令,已抢先射出手中弩箭,却因为仓促间没能瞄准,只是从先竞月身旁擦过。

    要知道先竞月方才之所以能够孤身闯阵,面对八万色目人军士大开杀戒,到底还是因为和公孙莫鸣强强联手,以威势震慑住了所有军士。同时还有宁萃在旁挥舞油伞,替两人挡开沿途的偷袭和冷箭,令他们三个人等同于一小支军队,所以才能横行无阻。如今没了公孙莫鸣和宁萃的相助,仅凭先竞月孤身一人面对在东面严阵以待的色目人军士,只怕却是凶多吉少。

    当下公孙莫鸣正待开口阻止,却听哥舒王子已先一步说道:“此人在别失八里的地界屠杀西域各国将士,可谓是人神共愤,正所谓杀人偿命,眼下将士们要找他寻仇,自然也是天经地义。公孙教主和宁姑娘通情达理,想必不会横加阻拦。”不远处的积水尊者连忙接口说道:“哥舒王子大可放心,神火教本就源自西域,自当庇护西域各国。若是助纣为虐,今后又将如何在西域立足?”

    宁萃之所以要保先竞月一命,不过是一时之念罢了,同时也是随了公孙莫鸣的心思。此时听到两人这一番言论,她便向身旁的公孙莫鸣递了一个眼色,低声说道:“今日我俩救下此人一命,也算是对谢家妹妹有了交代。如今他既然要逞强,那便由他去罢。”公孙莫鸣虽然心中不愿,但听到宁萃都劝自己别再掺和此事,也只好不再多言。

    就在众人说话之际,先竞月已来到东面军阵前的三十步开外,杀气所到之处,已逼得军阵前方的色目人军士纷纷后退。眼看众军士便要射出手中弩箭,哥舒王子身旁的阿伊也不知先竞月孤身一人是否能够应付,终于有些按捺不住,便想拔出短刀上前相助。谁知忽听一人扬声笑道:“聚散匆匆,此恨年年有。竞月兄这一去,真不知你我何时才能重逢,不妨由我送你一程,也算是聊表寸心!”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