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赵王话音落处,谢擎辉已向在场众人仔细解释。原来据说是在十多年前,本朝挥师北伐、一统天下之际,前朝异族曾令一支由兄弟三人共同率领的大军死守关隘,多次阻挡汉军的攻势,令本朝大军一筹莫展。却不料前朝异族当时早有了逃回北方的打算,留下这支兄弟三人率领的大军,不过是将他们当作一枚弃子,以此争取时间,自然也没有粮饷补给他们。后来这支大军粮草耗尽,终于被汉军攻破关隘,兄弟三人中的两个兄长更是战死当场,只剩下一个年纪最小的弟弟,独自领着残余的数千军士逃进了草原深处。

    从此以后,草原上便出现了一只来无影、去无踪的神秘军队,都是黑盔黑甲,以黑灰涂面。每逢汉军和前朝异族的军队在漠北交战,斗到筋疲力尽之时,这支神秘的军队便会突然杀出,也不问胡汉,径直将双方军士屠杀殆尽,再夺走所有的兵刃和物资,闹得前朝余孽和本朝大军皆不得安宁。双方虽曾多次派军围剿,却始终无功而返。

    时间一长,便有流言传出,说这支神秘的军队正是由当时逃走的那个弟弟率领,自称来自地狱的‘阴军’,立誓要为自己的两个哥哥报仇。这当中不但有对汉军的血海深仇,也有对前朝异族的抛弃之恨,所以对两方的人马都要下手。然而其中真相究竟是否如此,毕竟已经时隔十多年,再也无从考证。又因为江西鄱阳湖的“阴兵借粮”早已闻名天下,漠北的汉人军士为了和鄱阳湖的“阴兵”区分开来,便将这支神秘的异族军队称作“尸军”,说他们是因复仇而重生的一群行尸走肉。

    听完谢擎辉的讲诉,谢贻香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当日墨家巨子墨寒山曾经说过,言思道在与他射覆之时,曾说出一个“尸”字,只说天下大变,便要应验在此字之上。自己当时还以为是指宁萃提到过的“玉门走尸”一案,也便是玉门关的尸变,却被得一子一口否定。如今看来,原来这个“尸”字所指,竟是此刻在旷野之中歇息的这一支“尸军”。

    这样一来,整件事便能彻底串联起来了。谢贻香心中暗道:“原来言思道的一切谋划,并不是要帮漠北的颐王或者赵王谋朝篡位,而是要为这支“尸军”开路,让他们有机可乘,能够悄然潜入中原,直取金陵皇城,以此来向朝廷复仇。却不知这支‘尸军’和言思道究竟有什么关系,竟值得此人如此劳心劳力为他们谋划?”

    就在谢贻香思索之际,旁边的赵王已和谢擎辉、龙将军二人商讨起了对策。没过多久,景将军也带着几名军士过来,向赵王禀告说麾下军士昨夜几乎没睡,此时已是疲惫不堪,听到就地歇息的命令,大数军士都已睡着过去。若是在此时率领己方这两千军士向旷野里这支五千人的“尸军”发起进攻,以疲惫不堪之师对抗以逸待劳之敌,无疑是自寻死路。

    然而众人心知肚明,若是放任不管,让这支“尸军”继续南行,那么对他们而言,之后唯一的屏障便只剩下金陵城的城墙。谢擎辉和景、龙二将都是身经百战的沙场将领,当此局面,竟是毫不气馁,连忙画地为盘,逐一商讨对付这支“尸军”的办法。赵王默默听着身旁三位将领提出的战术,也不发表看法。过了半响,眼见三人都给不出万无一失的对策,他忍不住破口骂了句脏话,沉声问道:“能否直接找出这支‘尸军’的首领,趁着他们此时还在歇息,由本王亲自冲杀进去,直接将其首领斩杀?”

    谢贻香不料赵王居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再看他说话时双眼放光,显是无比的兴奋,倒也有些佩服他的胆识,不禁心道:“这赵王身为皇子,身份可谓是尊贵无比,但言谈行事为何却如土匪恶霸一般?当真是应验那句‘有其父必有其子’的老话。”她当即接口说道:“若是要闯阵斩将,我也随你们同去!”

    不料谢擎辉和景、龙二将都是拼命摇头,谢擎辉更是劝道:“王爷万万不可轻举妄动。关于这支‘尸军’的来历,不过是源自漠北一带的传闻,谁都不敢确定,更别说是找出他们的首领了。”景将军补充说道:“方才我仔细观察了一番,旷野里的这些异族军士皆是同样装扮,并不见谁人有特异之处,多半是这支‘尸军’的首领故意为之,从而将自己藏身于行伍之中,确保自己的安。”

    听到这话,谢贻香连忙用上她“穷千里”的神通再次往山谷外的旷野中望去,果然正如景将军所言,但凡是目之所及,每一个军士都是黑盔黑甲、黑灰涂面,看不出有丝毫差异,又哪里能够分辨出其中的首领?

    就在众人彷徨之际,东面的天际此时已泛起一片橘红色的光辉,正是旭日初升的前兆,可见今日乃是冬季里少有的一个大晴天。与此同时,旷野里的这支“尸军”也忽然有了动作,纷纷从地上起身,相继跨上身旁的战马,竟是已经歇息妥当,打算继续赶路,往南直取金陵。

    山壁上的谢贻香和赵王等人见状,心中更是惊惶,如今虽然还没想出破敌之策,难道就这么放任这支“尸军”继续南下?但若是率众出击,又分明是以卵击石,让麾下这两千军士白白送死,从而断送了唯一能够保卫金陵城的这支人马。赵王不禁沉吟半响,终于沉声说道:“如此看来,也只能让这支‘尸军’继续南行,待到他们攻打金陵城的时候,我们再配合守城的禁军前后夹击,来个里应外合,在金陵城外围剿这支‘尸军’。只是……唉,只是不知仅凭那些个酒囊饭袋的禁军,能够抵挡这支‘尸军’多长时间。”

    听到赵王这一决断,无疑是将金陵城置于了险地,一时间身旁的几人都是默不作声,却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眼见旷野里那支“尸军”已是整装待发,随即便要往南前行,却不料就在此时,一轮橘红色的旭日终于从东面天际升了起来,将朝阳铺洒向大地;伴随着旭日升出,旷野东面的那片树林里,忽然探出一面高大的旌旗,竟是用三丈长短的旗杆挑着一副朱红色的旗面,随即便有一人一骑缓缓策马而出,高举着这面旌旗向旷野中的这支“尸军”而来。

    也不知是有微风忽然吹过,还是马上的骑士自行抖动开手中这面旌旗,旗杆上的朱红色旗面终于背对着朝阳彻底展开,露出一个金灿灿的大字。这边山壁上的众人举目眺望,顿时惊讶得合不拢嘴——原来旌旗上的这个金色大字,分明是一个“谢”字。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