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从漠北潜入中原的这一支复仇“尸军”,终于在离金陵城还有两百多里地的长山地界,被大将军谢封轩所率领的“驭机营”将士和赵王回师救援的军队合力剿灭,从而使金陵城平安度过这场为难。最后两支人马共同清点战场,只找出十多个侥幸存活的异族军士,盘问之下,才发现他们的舌头早已被割去多年,根本说不出话来。最后谢封轩只得让剩下的数十名“驭机营”将士将他们押解回金陵,交由朝廷审问处置。

    至于这支神秘的“尸军”首领,由于一直藏身在军士当中,至始至终未曾露面,如今要么已经葬身火海之中,要么便在这十多个侥幸存活的异族军士里。但无论怎样,这支自称以复仇而重生的“尸军”经此一役,也便算是彻底覆灭,再不复存在。所以其首领到底是谁,是否便是传闻中那三兄弟里年纪最小的一个弟弟,也已经变得不重要了。

    而率领“驭机营”将士剿灭敌军的大将军谢封轩,此番能够防范于未然、救金陵城于危难之中,本该是一桩旷世奇功。然而因为从漠北到金陵沿途的驿站有所耽搁,在这支“尸军”抵达长山的前一天夜里,朝廷才终于收到赵王从漠北发来的飞鸽传书示警,哪里来得及做出应对?所以谢封轩早在两天前便从“驭机营”带走八百将士,根本就没经过朝廷的许可,乃是大罪一桩;况且这一场血战下来,谢封轩从“驭机营”带出的八百将士几乎死伤殆尽,对这支新成立不久的皇城护卫队而言,无疑是损失惨重,更是令谢封轩罪上加罪。所以皇帝在弄清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之后,兀自沉思良久,最后只说出四个字:“功过相抵!”

    再说率领两千军士回师救援金陵城的赵王,其实也和谢封轩的情况一样,属于先斩后奏的违规之举。况且正如谢贻香之前的猜想,这位赵王的身份特殊,乃是手握兵权的皇子,似这般私自带兵潜回金陵,其用意所在难免令人浮想联翩,从而造成极坏的影响。对此皇帝当场大发雷霆,也不许赵王入朝叩见,便叱令他立刻率兵滚回漠北。除此之外,皇帝又在暗地里派出亲军都尉府彻查此事,一定要弄清这支“尸军”是如何通过漠北的防线潜入中原,尤其要深查驻守在宁夏卫的颐王;而在亲军都尉府查出结果之前,颐王的一切兵权尽数交由驻守漠北的大将南宫誉暂时接管。

    这一结局虽不尽如人意,但好歹也已将这场弥天大祸消弭于无形。再回想起言思道当日曾在墨塔第十层“兼爱”石室里趾高气扬地写下一个“尸”字,大言不惭说天下将会从此易主,谁知先后经过得一子、墨寒山、谢贻香、赵王、谢擎辉和谢封轩等人的努力,终于彻底破解此局,令言思道此番所有的谋划尽数落空,也算是云开雾散、雨过天晴,狠狠打了那个言思道一记响亮的耳光。

    待到此事渐渐平复,已是寒风渐起、霜凌河山,可怜冬景似春华的时候,转眼间便是一年之末;再有十多天光景,便是除夕之夜,从而展开新的一年。赵王奉圣谕率领他的两千军士赶回漠北,临行前却将同行的谢擎辉留了下来,叫他在家里过一个好年。谢贻香也有好久没回金陵城,见此江南冬景,不由地感慨万千,最后也随着父亲和兄长一并回家,便算是谢家上下多年来难得一遇的小团圆。

    不料谢封轩回到自己的大将军府后,竟是终日闭门不出,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静养。谢擎辉和谢贻香兄妹二人惊惶之下,曾先后询问过他好几次,谢封轩却说自己无恙。但两人心里再是清楚不过,父亲虽然征战半生,毕竟年事已高,早些年又在漠北积下风寒之症,此番在对抗那支“尸军”之时,他又单骑闯阵诱敌,然后从燃烧的树林中逃生,想必受了不轻的伤,又或者是伤到了元气筋骨,免不得要闭关静养好些日子,于是也不多做叨饶。

    其间谢贻香又去探望了父亲好几回,将她这一路从岳阳洞庭湖到江西鄱阳湖,再从蜀地的毕府到峨眉山、到兰州城、到玉门关、最后到天山北脉墨塔的所有见闻,通通向父亲讲诉了一遍。谢封轩听在耳中,倒也并未发表什么看法,只是微微点头。唯有在听到“已故”的“不死先锋”毕无宗用他夫人“屠凌霄”的名号重现毕府,最后在盛怒之际大开杀戒,终于毙命于先竞月刀下,谢封轩终于忍不住长叹一声,两只眼睛里尽是说不出的凄凉。他又向谢贻香询问毕家二小姐毕忆潇的情况,得知这位毕二小姐并未因此受到牵连,这才放下心来。

    谢贻香原本还想询问父亲是如何得知那支“尸军”将会南下偷袭金陵,但见父亲这副模样,又不知他的伤势究竟有多重,哪里还敢多问?与此同时,谢擎辉先后请来三位金陵城里的名医替父亲诊治,却都被谢封轩轰了出来,还是一口咬定自己无恙,令他们兄妹二人束手无策。最后还是由府里的管家谢长达出面安抚,叫他们兄妹只管放心,倘若老爷果真伤重,又或者是可能会有什么不测,自会提前交代安排;如今老爷只字未提,反倒说明他的伤势的确并无大碍,只需静养些时日便能好转。

    听到管家的劝解,谢贻香只好暂时放下心来。由于父亲一直闭门静养,母亲又早已离世,谢贻香在家里逛来逛去,便只有谢擎辉一人作伴,不禁甚是气闷。要知道谢贻香和自己这位二哥已有多年不见,一个在刑捕房任职,一个在军队中效力,再加上不久前洞庭湖龙跃岛上的一番对峙,难免让这兄妹二人生出些许隔阂;虽是朝夕相见,其实也说不上几句话。

    于是待到这一日天明,谢贻香便抽空出了趟家门,独自前往金陵刑捕房。自己毕竟还是金陵刑捕房里的捕头,此时既已回了金陵,免不得要回去报到一番。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