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岳大姐见谢贻香终于现身,急忙起身招呼,劝她节哀顺变。谢贻香却无心与她攀谈,当即问道开门见山地问道:“为什么帮我?”

    岳大姐微微一愣,随即说道:“妹妹说笑了,我只是秉公办理而已。要知道这桩‘人厨案’至今已有六年之久,刑捕房却一直没能抓获真凶。如今这个凶手再次现身,在绍兴城外犯下第三起案子,思来想去,刑捕房里只怕无人能够侦破此案,也没人愿意接办此案,于是我便想到了妹妹你。要知道当日峨眉山一案,妹妹的本事我可是看在眼里,就连北平的商神捕也对你夸赞有加。你若是愿意接办此案,自是再好不过。”

    说罢,她见谢贻香沉默不语,又劝道:“正所谓君子不居险地,以如今的局面来看,妹妹暂时离开金陵,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况且借此机会,也可以散一散心,说不定还能化解些心中的郁结。毕竟往后还有数十年岁月,日子总归是要过下去的。对此司徒总捕头也是极力赞成,让我权决断此案的分派。”

    听到这话,谢贻香不禁眉头微皱,冷冷说道:“看来你和司徒明杰的关系倒是不错。”岳大姐顿时面露尴尬,随即笑道:“谢三小姐许久没去刑捕房,自是毫不知情。实不相瞒,下个月的初一,司徒总捕头便要娶我过门,做他的第六房姨太,刑捕房上下都已收到我们的喜帖;因为知道妹妹家里有事,所以也不敢以此叨扰。若非如此,这桩‘人厨案’我非得亲自前往侦办不可。你也知道,我这人生平也没什么其它爱好,就喜欢侦破奇案。”

    听到这话,谢贻香顿时一愣,不禁抬眼打量眼前这位岳大姐。要说这位岳大姐年轻的时候,倒也算是个标致的女子,但如今毕竟年岁已大,再加上体态也有些发福,真不知“名捕名剑”司徒明杰怎会娶她过门。岳大姐似乎猜到她心中所想,当即笑道:“我一个外地女子,在这金陵城里举目无亲,又能仰仗于谁?能够嫁给刑捕房总捕头为妾,办起案来自然容易不少。而对司徒总捕头来说,在娶我过门之后,他便能放心大胆地将案子交由我办,再不必担心我这么一个女捕头抢了他风头。总而言之,大家都是各取所需罢了,否则在这把年纪还要成亲嫁人,岂不是让旁人白看了笑话?”

    谢贻香本就心中悲痛,听到岳大姐这一席话,心里更加不是滋味。当下她将整件事从头到尾想了一遍,自己若是继续留在金陵,且不说迟早还要和朝廷、和皇帝打交道,单说几次三番前来探视自己先竞月,因为自己当夜的一时冲动,将两人订下的婚约当场撕毁,往后真不知应该如何面对自己的这位师兄。况且谢家一门如今已是墙倒众人推,难得这位岳大姐还挂念着自己当日的举荐之恩,借查案为名让自己远离金陵,可谓是投桃报李。谢贻香便也不再犹豫,答应道:“好,我明日便去绍兴侦办此案。”

    岳大姐见她答应下来,也甚是欣喜。她本就是吸食旱烟之人,憋到现在已是分外难受,当即便点燃一锅旱烟,从谢贻香手里取回卷宗,向她详细讲诉此案的细节。

    话说这“人厨”一案,最早发生在六年前凤阳府的濠州,在当时可谓是震惊一时。死者共有三人,乃是一个朱姓员外家里的一家三口,除了四十来岁的朱员外夫妻两人,还有他们年仅七岁的女儿。这朱员外的家境一向颇为殷实,当时恰逢中秋前后,家中仆人悉数回家团圆,只剩朱员外夫妇带着女儿留在家里。谁知待到仆人们重回朱员外家中,竟发现主人一家三口皆尽惨死,而凶手在杀人后留下的案发现场,更是惨不忍睹,甚至可谓是人间炼狱,当场便将几个仆人吓得屁滚尿流。

    原来凶手在杀人之前,竟然用菜刀剖开朱员外夫妇的胸膛,将心脏活活挖了出来,再用水洗净切片,佐以葱姜蒜椒爆炒成一盘心片,合计吃掉了一大半。不仅如此,朱员外夫妇手臂上、大腿上的精肉,也被凶手用菜刀尽数剔下,似乎曾抹上食盐,在灶台前用火烘干成了咸肉,却并未留在现场,多半是被凶手随身带走。而朱员外那个年仅七岁的女儿,死状更是惨烈,居然被凶手用菜刀剁成大大小小的数十块,一股脑放在大锅里炖煮得稀烂,然后蘸着香油和豆油调制成的酱料吃掉一小半,在灶台前吐了满地的人骨。

    据说绿林里的土匪强盗便有吃人肉的习惯,往往将过路的商客烹煮而食,但也仅仅只是传闻罢了,又或者是吓唬小孩子的故事,谁也不曾亲眼见到。而当时目睹朱员外家里的这桩惨案,整个濠州都是惊恐万分,争相传说凶手是山里吃人的妖怪,闹得人心惶惶。由于濠州一地的情况特殊,刑捕房立刻派人前去侦办,负责的捕头恰好便是当年随庄浩明、谢贻香等人一同前往岳阳城的“超山越海”程撼天,结果却并未查出一个所以然来。

    当时依照凶手将朱员外一家三口烹食之举,程撼天曾有推断,认为此案极有可能是一次仇杀。因为案子发生在濠州城里,若是绿林里的土匪强盗所为,定会造成不小的动静,况且朱员外家里的财物从表面上来看,几乎没有任何遗失,可见凶手并非劫财,不像土匪强盗所为。而凶手之所以要烹食朱员外一家三口,极有可能是和他们有着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

    然而往这一方向细察下来,这个朱员外平日里乐善好施,根本就没有什么仇家,就算是生意场上的几个竞争对手,在案发当时也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查到最后,当中唯一的疑点便是朱员外的妻子因为身体原因,年过四十岁也没能诞下子嗣,所以他们的女儿其实是从别处领养而来。于是程撼天便有一个猜测,也不知朱员外夫妇当年在领养这个女儿的时候,是否发生过什么别的故事,以至数年之后的中秋佳节,女儿的亲生父母前来问罪,一怒之下,居然连同自己的亲生女儿一并杀死,然后烹而食之。

    只可惜朱员外领养女儿一事毕竟太过久远,根本无从查起,自然也没能证实程撼天这一猜想,终于令此案不了了之。而关于此案详情,已尽数记录在了岳大姐交给谢贻香的这份卷宗上,一直留存至今。当时刑捕房以为朱员外一家三口之死虽是惨绝人寰,也只是一桩偶然的仇杀命案罢了,却不料四年之后,也便是如今的两年前,在金陵东面的镇江一地,又发生了一起类似命案,也是一家三口惨遭杀害,尸体被凶手烹而食之。刑捕房众人这才醒悟过来,原来竟是撞见了一桩连环杀人案,于是便有了“人厨”这个名号。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