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按理说案情进展到如此地步,谢贻香在宁义城里也是毫无收获,又逢恒王叛军围城,对她而言,最好的选择无疑是就此返回绍兴,找杨捕头等人从长计议。然而她又不甘心就此作罢,独自一人返回,一时间心中可谓是矛盾至极。

    如此等到这一日夜间,倒是个弦月当空、星河涌动的好天气,谢贻香本就心中有事,哪里睡得着觉?她便离开衙门的客房,独自来到宁义城的街道上闲逛,不知不觉中,竟已逛到城南一片的贫民住所。此时夜色已深,街上更不见一个百姓,就连巡逻的军士和衙役也已歇息,可谓是出奇的宁静。待到她转过一处路口,忽然听到街角处有人发出低沉的嘶吼声,似乎正在做垂死挣扎。

    话说谢贻香这两天曾亲眼目睹过好些个百姓因饥饿至死,其形貌可谓是惨不忍睹,此时听到深夜里传来的这一阵嘶吼,无疑又有百姓饿得奄奄一息,已经熬不住了。她便顺着声音一路找去,终于在黑漆漆的街角处发现一个骨瘦如柴的长须男子,浑身肮脏不堪,正坐倒在街角处,背靠着墙大口大口地喘息;但一双眼睛却是异常明亮,正死死盯着夜空中的繁星。谢贻香知道这是一个人临死之前的回光返照,连忙从怀里摸出半个黑面馒头,靠近了问道:“这位先生可是腹中饥饿?我这里还有晚间吃剩的半块馒头,先生若不嫌弃,不如垫垫肚子。”

    话音落处,那长须男子却是毫不理会,仍旧望着头顶上的夜空,脸上肌肉不停抽搐着,忽然嘶哑着嗓子说道:“天分三垣,中宫紫薇……而今‘亡’、‘镇’、‘魄’、‘魂’四星神犯帝星,是为四皇并起、问鼎中原之兆。用不了多久,不止是西北和江南,这天下……整个天下都会彻底大乱!伏尸千里,血流成河!只可惜……只可惜贫道已经看不到了……”

    谢贻香听得莫名其妙,这才发现眼前这个长须男子那一身肮脏不堪的衣衫,竟是一袭沾满黑泥的杏色道袍,想必是个问卜算卦的游方道士,却不知为何竟来了这宁义城里,落得个如此下场。她便将手中的半块馒头递了过去,说道:“道长,还是先吃点东西再说。”谁知谢贻香刚一伸手,这个游方道士忽然探出一只手臂,死死扣住她的手腕,厉声说道:“你还没……还没听明白……所谓‘四皇并起、问鼎中原’的星象,便是说不久之后的将来,在这中原大地之上,除了当今皇帝,还会……还会出现另外四位真龙天子,都是有资格坐上皇位的人!而这大好河山究竟落入谁的囊中,那便要……便要看他们谁的手段更狠、谁的心肠更毒!”

    谢贻香这才听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禁脱口说道:“本朝基业已定,除了当今皇帝,哪里还有另外的四位真龙天子?”话一出口,她猛地回想起不久前在镇江的星夜,长江边那个垂钓的老者也曾说过类似的话,说什么“四星夺位,紫薇失色”,此时想来,分明和这个垂死的游方道士是一个意思。难不成这两人其实都是精通星象的高人,所以夜观天象,依据星象预见到了相同的结果?

    一时间谢贻香福至心灵,顺着这游方道士的话细想下去,陡然醒悟过来。难道所谓的另外四位“真龙天子”,其中之一便是指眼下起兵谋反的恒王?要知道这恒王贵为皇子,又是一众皇子中数一数二的人物,再加上手握重兵,就连朝廷也拿他没有办法,若说他也是“真龙天子”之身,那倒是名副其实。

    至于另外的三位,必定也有去年冬季自己和宁萃在天山墨塔中救出的“小龙王”赵小灵。这少年不仅是昔日香军首领“九龙王”之子,更是神火教教主公孙莫鸣,一身内力深不可测,几近天下无敌。若非皇帝当年在暗中使诈,只怕他早已在神火教的拥戴之下,成为了当今的汉人之主,自然也是“真龙天子”之身。

    除此之外,就在谢贻香此番离开金陵之前,便听到市井里传出不少谣言,说皇帝终于有了立太子之意,人选正是自家大姐谢洵芳的下嫁的那位皇长子。而且父亲在世之时也曾说过,待到当今皇帝驾崩之后,继承皇位的十有八九便是这位皇长子。如此看来,这位皇长子既是奉天承运,应当也要在这四个名额里占据一个席位。

    那么这最后一位“真龙天子”,放眼当今天下,还有谁可以与以上三人并驾齐驱?谢贻香想来想去,也想不出合适的人选,只得又在皇帝的一众皇子当中一一筛选。然而她逐一盘点下来,忽然回想起除夕之夜父亲对二哥谢擎辉说的一席话,刹那间只觉手足冰凉,背心里是冷汗。

    记得父亲那夜曾说:“……赵王此番率军南下,皆顾进退,当真是下了一步绝妙好棋……”谢贻香当时心神大乱,以为父亲只是在拒绝赵王的提亲,所以也并未深思此言。此时重新想起,再回想二哥听到这话时的反应,心中已是雪亮一片。

    原来那个神秘小道士得一子的分析竟是丝毫没错,言思道在西域的一连串布局,果然只是声东击西,好让漠北的一位皇子南下偷袭金陵,行谋朝篡位之举。而这位皇子,正是大同卫的赵王无疑;至于那支“尸军”,自然也是由赵王故意放入中原境内的诱饵,却将脏水泼到了宁夏卫颐王的身上。倘若那支“尸军”果真能够攻陷金陵,赵王紧随其后的两千军士便能以“黄雀在后”之势,不费吹灰之力接管金陵城,继而登上皇位;倘若那支“尸军”战败,被金陵城的驻军击溃,那么赵王便来个前后夹击,以‘回师救援’之名替自己开脱,甚至还是大功一件。这也正是父亲所说的“皆顾进退”,自然是下了一步绝妙的好棋。

    所以当时赵王麾下的两千骑兵奔行千里,一路上却始终没能寻到那支“尸军”的踪迹,从而任由那些异族军士兵临城下;所以赵王用飞鸽传书向朝廷示警,才会在路上耽搁了时间,直到那支“尸军”抵达金陵城附近的前一天才送至朝廷手中。只可惜事到如今,此事已经过去好几个月,赵王也早已回到漠北的大同卫驻地,就算自己想通了其中缘由,又或者朝廷里早有人对赵王产生过怀疑,也仅仅只是猜测而已,拿不出任何证据坐实赵王“皇子谋逆”这一条大罪。

    想到这里,谢贻香愈发觉得政局中的肮脏,无论是当今皇帝,还是他膝下的皇长子、赵王和恒王,竟没一个是好东西,自己又怎会在这一潭污水里打转?再看眼前那个游方道士,双眼中的目光已有些涣散,从喉咙里发出低声的嘶吼声,谢贻香急忙挣脱他的手掌,将那半块馒头塞到这游方道士手里。与此同时,谢贻香忽然心念一动,开口问道:“多年前我曾得高人指点,说什么‘岁星失位,为祸人间’。既然道长精通星象之术,敢问太岁星的近况如何?”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