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得一子却毫不理会,示意谢贻香留在原地,自己则继续前行,自院子里向那女童缓步逼近。那女童见来人不动神色,更不开口说话,而且目中竟是一对灰白色的瞳孔,倒像是个瞎眼小道士,一时竟摸不透他的深浅,又用小女孩的声音笑着说道:“难道这位小哥哥不但眼瞎,而且还是个聋子?那可就一点都不好玩了!”

    谁知得一子还是不作理会,就仿佛根本没看见坐在院子里的这个女童,继续朝她一路行来。转眼之间,那女童见得一子离自己已不过数尺之遥,不禁脸色微变,只得从地上站起身来,斜斜退开两步,口中问道:“小哥哥要做什么?难道是要欺负我这么个六岁年纪的女童不成?”

    不料得一子却径直从那女童的身旁走过,连眼角也没瞥她一眼,继而穿过整个院子,来到城隍庙的正殿外面,抬眼打量殿中神龛上供奉的那个文官塑像,终于在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淡淡地说道:“果然是你。”

    听到这话,不止是在场的谢贻香,就连那女童也是莫名其妙。这小道士居然对着一尊泥塑的雕像说话,难道竟是个疯子不成?得一子说完这话,又凝视着神龛上的塑像端详半晌,再次扬声说道:“果然是你!”

    谢贻香这才醒悟过来,知道这小道士是有话要说,却又就好比是酒楼茶馆里的说书之人,需要一个帮衬的搭档才好继续往下讲诉,急忙开口问道:“这庙里供奉的塑像是谁?”得一子冷哼一声,这才说道:“原来宁义城里供奉的城隍神祗,果然便是昔日固守雍丘、宁陵和睢阳三地的张巡。”

    谢贻香眉头微蹙,脱口问道:“张巡?”得一子转过身来,缓缓说道:“唐时安史之乱,叛军攻陷帝都洛阳,自号‘大燕’,逼得玄宗弃京而逃。时长史张巡誓不降贼,率唐军拼死抗敌,先后转战雍丘、宁陵和睢阳三地,威震天下。之后燕军大将尹子琦率大军十八万,将张巡等人困死睢阳,并围城断其粮草。睢阳城中树皮、纸张、鸟雀、老鼠皆已吃尽,张巡便亲手杀死自己爱妾,强令军士吃下充饥,随后众将也纷纷效仿,杀掉自己的奴仆充当军粮。待到主帅的家人食尽,众军士便开始烹食城中的老弱妇孺,整座睢阳城战前原本有四万之众,待到燕军破城、擒杀张巡之后,城中仅剩下四百活人,可谓是惨不忍睹、触目惊心。事后肃宗平定叛乱,重掌大唐神器,论起张巡之作为,也是以‘过大于功’四个字作为评价。”

    谢贻香自然听说过张巡其人,耳听得一子忽然提及此人,不禁试探着问道:“唐时的张巡固守睢阳,令军士以人肉为食;今日的方铁衣坚守宁义,同样也令军士以人肉为食。乍一看来,这当中的确存有不少相似之处,再加上这城隍庙里供奉的神祗恰好也是张巡……难道小道长的意思是说,宁义城的这一场劫难,其实便是源自此间供奉的城隍张巡?”

    得一子却不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沉声说道:“所谓城隍者,以鉴察民之善恶而祸福之,俾幽明举不得幸免;说得简单些,便是各地在阴间的太守或者县令,专管百姓死后之事。由于各地的风俗民情不同,所以每个地方的城隍也是由不同的人出任,甚至是由当地百姓自行选出来,大都是些殉国而亡的忠烈之士,又或者历朝历代的赤诚义士。至于宁义城为何会选远在两千里之外驻守睢阳的唐时张巡出任此间城隍,哼,看这座城隍庙的形貌,少说也有一两百年光景,只怕是无从考证了。”

    说罢,他才回答谢贻香的问题,缓缓说道:“宁义城眼下的这场劫难,自然与城隍庙里供奉的张巡脱不了干系,却并非只是简单的因果关系。所谓‘因果’,不过是佛家的粗浅说辞罢了,在我道家看来,一件事之所以发生,背后其实存有千丝万缕的缘由,绝不仅仅只是源于另一件事的发生,而是数件乃至千百件事共同交织出的来结果,又被称之为‘缘’。此间的城隍庙里供奉着张巡神祗,仅仅只是一缘罢了;整座宁义城地处江浙交界,乃是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这又是一缘;恒王叛军围城,奉行那个家伙‘兵不血刃、不杀一人’的方针,这也是一缘;而太守方铁衣宁死不降,誓要效仿昔日张巡的作为死守宁义,这更是一缘……”

    说到这里,得一子终于转向院子里的那个女童,冷冷说道:“……当然,宁义城里妖物横行,这同样也是一缘。只不过事情发展到如今,种种机缘错综复杂,早已分不清什么是因,什么又是果,若是用佛家那套粗俗的‘因果’理论,根本无从解释;既不能说是宁义城的劫难孕育出妖物作祟,也不能说是作祟的妖物导致宁义城生出这场劫难,因为两者本就互为一体,再也无从分割。”

    谢贻香听到这里,已经很难跟上得一子的思路,只得默不作声。而院子里的那个女童之前看到得一子大摇大摆地踏进庙中,分明是冲着自己而来,早已心生戒备、案子防范,谁知这小道士居然顾左右而言她,滔滔不绝地说起唐时张巡的往事,直到此刻才将话锋一装,突然来向自己发难。那女童急忙收敛心神,凝意集思,还是用小女孩的声音问道:“妖物?这哪里有什么妖物?”

    这话刚一出口,那女童的腔调陡然一变,又用另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冷冷说道:“吾乃鹿吴之神,无知道童,也敢在此胡乱妄言,惊扰本尊?”紧接着她又变回之前的声音,面带惊恐地向得一子说道:“方才是谁在说话?难道……难道是有妖物附在了我的身上,这可如何是好?道长你既已知道有妖物作祟,那你还不赶紧救我?”

    得一子用他那对灰白色的瞳孔上下扫视院子里的女童,缓缓说道:“我的确是为降妖除魔而来。只可惜在你的身上,却并没有什么妖邪之物。”那女童挠了挠头,不解地问道:“没有?这……这怎么可能?方我明明听到还有另一个声音在说话,而且是从我身上传出来的,一定是有妖物附在了我的身上……”话还没说完,她立刻又将双眼一瞪,向得一子厉声喝道:“识相的便赶紧滚开,本尊饶你不死!”

    得一子缓缓摇头,嘴角处已忍不住露出一丝微笑,淡淡地说道:“你的身上确实没有什么附身妖物。因你本身就是妖邪之物。”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