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谢贻香这话问出,却并没听到身后的得一子作答,只觉马上得一子的整个身子都在微微颤抖,仿佛是在生气,又像是在害怕。她急忙扭头去看,却见得一子双眼中不知何时已经转出他那对血红色的瞳孔,正在四处乱飞的沙石中高昂着头,举目望向苍黄的天际,一张脸则是不停地抽搐,也不知是源于愤怒还是惊恐。

    谢贻香见得一子这副神情,心中暗叫不妙,又再次问道:“难道这场……这场妖风,竟是言思道那厮的手段?”听到这话,得一子才终于有了反应,厉声喝道:“那个家伙?他还没这个本事!”

    谢贻香连问两句,嘴里是被风吹进的细碎沙石,正不知如何是好,忽觉身旁人影一晃,依稀有个灰色的身影靠拢过来,在马旁用低哑的声音向得一子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混乱中谢贻香倒是认得这个声音,正是那个神出鬼没的灰衣高手,想不到此番他又再一次混进队伍当中。只听得一子的声音既惊又怒,隐隐还带着一丝慌乱,厉声说道:“退军……退军!所有人赶紧退回宁义城!”

    其实以眼下的局面,根本用不着得一子传下命令,双方军士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妖风,早已是视之不见、听之不闻,下意识地往后躲避,分别往南北两个方向退开,从而令旷野之中的战局硬生生从中分开。谢贻香心中惊恐,也不知究竟发生了怎样可怕的事情,竟会出现如此古怪的天象,急忙在狂风中调转马头,摸索着往宁义城方向退去。

    旁边那灰衣人见谢贻香策马回驶,当即说了句“自己小心”,便要转身离去。却不料谢贻香逢此险境,神贯注之际,已在不知不觉中调出自身潜能,对周围所发生的一切愈发敏锐。听到那灰衣人临行留下的这句话,虽是在极力掩盖他本来的声音,却还是被谢贻香听出端倪,分明是一个自己认识的熟人,但一时却又想不起究竟是谁。

    谢贻香按捺不住心中好奇,当下也不得形势危险,故意大声叫了句“啊哟”,整个人便从马上径直滚落在地。果然,同乘一马的得一子还没反应过来,那灰衣人已在刹那间赶了回来,伸手将谢贻香从地上扶起,正要查看她究竟遇到什么意外,怀中的谢贻香却突然出手,径直扯下那灰衣人套在头上的灰布面罩。

    伴随着灰衣人的面罩被揭去,飞沙走石中依稀可见乃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剑眉入鬓,两眼灿若星汉,直看得谢贻香瞠目结舌,脱口说道:“师兄?你……你怎会在这里?”

    原来这个神秘莫测的灰衣高手,居然便是人称“十年后天下第一人”的“江南一刀”先竞月?一时间谢贻香心中的惊骇,甚至尤胜眼前这场诡异的妖风。要知道自从父亲去世后,师兄便一直留在金陵城听皇帝差遣,据说还有可能出任亲军都尉府的副指挥使一职,又怎会突然出现在这江浙和福建交界处的宁义城?

    先竞月被谢贻香揭破身份,立刻便知中了她的诡计,顿时脸色大变,急忙撒手将她丢在地上,转身没入弥漫的尘土之中。谢贻香惊疑未定,眼见再寻不到先竞月的踪迹,只得摸回自己的坐骑旁,向马上的得一子大声问道:“我师兄怎会也来了宁义成,而且还和你搅到了一起?他几时又和这江浙一带的绿林贼匪扯上了关系?”马上的得一子却厉声喝道:“还不赶紧回城,你是想死在这里?”

    谢贻香微微一怔,既然那灰衣人竟是自己的师兄先竞月,整件事虽然奇怪得紧,却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当下她急忙翻身上马,尝试着往宁义城方向退回,不料这场妖风竟是越刮越烈,到后来越来越多的沙石随风而来,其威力丝毫不逊于谢贻香在玉门关外荒漠里撞见过的沙暴,令人根本分得清东西南北,更不知宁义城是在哪个方向。

    幸好就在这时,远处隐隐传来这一阵铜钲声响,却是宁义城南面城墙的上的方大人眼见天降异象,惊骇之下,也心知不可继续作战,急忙令人在城墙上鸣金收兵。依靠这一阵铜钲声,谢贻香才寻到宁义城所在的方向,缓缓策马返回。一路上又撞见不少己方的军马,众人在妖风中结伴而行,先后花了大半个时辰,终于回到宁义城南门。待到所有军士相继退回城内,借助城墙的遮掩庇佑,所有人才勉强缓过一口气来,却仍旧心有余悸,七嘴八舌地询问这一场妖风的来历。

    谢贻香从马上下来时,只觉整个人都快要虚脱过去,再看旁边的得一子,双眼中早已转回那对灰白色的瞳孔,依然沉着脸不发一言。没过多久,方大人也从城墙上小跑下来,来向得一子询问道:“下官在宁义城为官多年,竟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妖风,这到底是怎生回事?莫不是由仙尊你做法而为,要以此来对付城外那些叛军?”

    得一子面色凝重,就好像根本没听到方大人的问题,随即迈开脚步,独自往宁义城里走去。方大人不解其意,急忙小跑着一路跟上,在旁追着询问。得一子忍无可忍,终于怒喝道:“滚开!”吓得方大人呆立当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得一子渐行渐远,终于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外。

    谢贻香也是头一次见到得一子这般失态,显是遇上了极大的难题,又或者是生出了极大的恐惧,但自己却是一无所知。而那边杨老将军已在盘点人数,略一清点,此行竟然折损了两三百人,也不知是和叛军交战时的伤亡,还是迷失在了这场突如其来的妖风之中。

    而这一场诡异妖风,接连持续两个多时辰,直到天色黑尽,才渐渐停歇下来,让整座宁义城重新恢复往日的宁静。众人登上南面城墙眺望,只见南门外恒王的叛军也是七零八落,正在旷野里清扫战场,还有不少叛军则是从宁义城的东西两面往南退却,却是由于叛军在北面的防御之前已被杨老将军的援军攻破,宁义城的围困之势也便不复存在,索性便将东西两面的防御一并撤去,所有军士部往南退却。之后据方大人派出的探子回报,经此一役,围城的三万叛军如今已往南退出二十多里安营扎寨,和宁义城的南门遥遥相对。

    如此一来,这场妖风虽然来得诡异,令得一子攻其不备、率军诛杀言思道的盘算彻底落空,但也令恒王叛军悉数南撤,从而彻底解除宁义城之围;伴随着北面的官道一通,便可从东阳关、诸暨和绍兴等地将粮食源源不断运送过来,再不必因粮食而困扰。而宁义城此番这一场空前绝后的“人肉宴”,也便就此结束。

    那方大人原已存下必死之心,不料宁义城竟会有起死回生的逆转,自己又在北门外死里逃生,捡回一条性命,欣喜之下,连忙令人将得一子昨夜送来的黄牛尽数宰杀,以此犒劳杨老将军的援军和城里所有的百姓。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城里的井水被叛军奸细动了手脚,至今仍是臭不可闻,幸好各家各户多少都还存有用水,短时间内倒也不至引发大乱。

    方大人安排完城里的事,便在宁义城衙门里设下“牛宴”,邀杨老将军和他麾下的几名将领、连同得一子带来的几位绿林当家在前厅同聚,从而答谢众人的恩德。至于孤身离去的得一子,贼匪中有人看见他是独自回了城北那处暂住的宅子,然后便闭门不出,任谁敲门都不理会;方大人连派数人去请,都无功而返。

    最后谢贻香只得亲自前往,在得一子的房门前好话歹话说尽,屋子的得一子还是不做理会。谢贻香生怕这小道士出了什么意外,只得说道:“你再不说话,我可要破门而入了?”房中这才响起得一子的声音,厉声喝道:“滚!”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