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谢贻香身为大将军谢封轩的女儿,凭父亲与青田先生之间的交情,她幼年时自然曾见过这位青田先生。可是如今再来回想,记忆中青田先生的形象却已有些模糊,甚至已经记不清他的模样,只能依稀感觉到是那一个上了年纪的清瘦男子,周身流转着一种难以形容的超然气质,却又在举手投足间,隐隐透露出凛然正气。

    如今得一子坚持认定此间之事与这位青田先生有关,还要离开宁义城去往东南面的青田县,谢贻香虽然始终有些难以置信,却抵不过心底强烈的好奇。她既已决意要随得一子走这一趟,临行前少不得去和方大人以及杨老将军交涉一番,叫他们固守城池,提防南门外的恒王叛军。由于得一子一再叮嘱不能将太守剑印交还出去,谢贻香也只得厚着脸皮和方大人斡旋,急匆匆地与他作别。

    至于得一子此番带来的那些绿林贼匪,得一子似乎毫不在意,甚至都没和那四位绿林当家做什么交代。谢贻香心知道这些绿林贼匪里还有一个异常神秘的灰衣高手,其身份地位隐隐还在那四位绿林当家之上,想来是有那灰衣高手留在城里照料,得一子才敢如此放心地离去。

    而关于那个灰衣高手的身份,谢贻香至今也还没弄明白还有些迷茫。记得当日南门外那场妖风起时,自己好像曾经揭开了那人的面罩,看到了他的真正面目。可是事后想来,脑海里却又是一片空白,对于这段经历根本没有任何记忆。幸好她这回在宁义城里撞见的怪事太多,渐渐地也便想得开了,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

    随后谢贻香便随得一子悄悄离开宁义城,也不敢多带旁人,趁着清晨往东南方绕过南面的叛军营寨,直取一百二十里开外的青田县城。也不知是否因为得一子骑术不精,说什么也不肯骑马赶路,谢贻香拗他不过,最后只得找来一辆马车,叫得一子在车厢里面歇息,自己则坐在车前驾马。

    如今围困宁义城的叛军退去,四面八方官道也随之畅通,沿途时不时可以看见来往宁义城的商贩百姓。两人一路无事,还没到正午时分,便行完这一百二十多里路途,来到了江浙边境的青田县城。由于此间依然属于仙霞岭和洞宫山延伸出的括苍山脉,自古便有“九山半水半分田”之说。所以整座县城倒是和宁义城相似,也是坐落在群山之中。两人刚一入城,便是街道两旁琳琅满目的各类青田石雕,正如得一子之前所言,凭借天下闻名青田之石,青田县也逐渐成为了天下闻名的石都。

    要知道自从年初恒王叛军撤离江浙境内,沿海的倭寇便愈发猖獗,令整个江浙大地人心惶惶。可是谢贻香放眼望去,这青田县城里却是一片热闹的光景,丝毫不见战时之慌乱,倒像是一处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如此一来,她倒是越来越相信得一子的话,此间百姓能够安居乐业,恐怕正是源于出了青田先生这么一位当世奇人,说不定还有青田先生的传人又或者是青田先生本人在暗中守护,才能让此地百姓安居乐业、高枕无忧。

    然而这么大的一座县城,再加上周边的乡村山岭,又该去哪里寻访用青田先生的名义送来这枚印章之人?谢贻香便想遵循一贯的做派,去县城衙门里亮明身份,找当地的官吏帮忙寻访。谁知车厢里的得一子却冷笑不止,淡淡地说道:“无论对方是不是青田先生本人,碰上这样的对手,自作聪明便是自讨没趣,甚至是自寻死路。如今对方既然给我们留下了明确的线索,那只管依照他们的安排便是,又何必节外生枝?”

    谢贻香一想也是,便在城里打听那个送印菜农提到过的“迎春堂”药铺,随后接连穿过几条街道,果然找到这么一间药铺。她将马车停在这间药铺门口,得一子这才慢吞吞地从车厢里下来,身上披着他那件宽大的白色斗篷,就连脑袋也罩了起来,惹得路人投来异样的眼光。谢贻香却知道就在得一子的这件斗篷里面,一定便是他那件漆黑色的诡异道袍,可见得一子此行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极为重视,所以早就备好行头,不敢有丝毫怠慢。

    当下两人便小心翼翼地踏进这间药铺,随即见到柜台后面的药铺掌柜,却是一个留着小胡子的中年男子,满脸都是生意人精明。谢贻香见得一子并不开口,甚至连眼角也没瞥向这掌柜一眼,她也不敢胡乱开口,便将那枚刻着“杨柳依依色”的青田石印章拿了出来。那掌柜顿时神色一肃,随即笑道:“原来是贵客大驾光临,倒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还请两位贵客屈尊移步,胡乱用些便饭。”说着,他便将药铺的后门推开,示意两人随他前往。

    谢贻香急忙向身旁的得一子递出眼色,询问他应当如何是好,谁知得一子还是不作理会,只管迈步前行,随那掌柜穿过药铺后门。谢贻香只得快步跟上,三人一路穿行到药铺后院,院子当中果然摆着一桌菜饭,显是专程替他们两人所准备。

    谢贻香心中暗惊,如今刚过正午不久,正是该吃午饭的时候,自己也早已有些感到饥饿。而这药铺掌柜却在后院里提前备好了饭菜,可见自己和得一子的今日之行,分明是在对方的意料之中。对此得一子却不以为意,径直坐到桌前,谢贻香也只得入座,才发现满桌菜肴居然是素菜,可想而知,对方竟然连自己和得一子的口味都已摸得一清二楚,心中惊骇更甚。

    那掌柜却不入座,只是随口客套两句,便自行回到药铺里忙碌。谢贻香见得一子只管埋头吃饭,毫不担心这些饭菜被人动了手脚,不禁心道:“这小道士的心智胜我百倍,既然有他同行,我又何必担惊受怕?况且父亲当年和青田先生的交情匪浅,他总不至于下毒加害谢封轩的女儿。”当即也举筷夹菜。

    如此直到两人吃完午饭,药铺掌柜才再次前来,拱手笑道:“两位贵客此番前来,自然是因为姑娘手里的这枚印章。只是这枚印章虽然曾经小人之手,但小人也是受旁人所托,实不知其中详情。所以两位要寻这枚印章的来历,还得再跑一趟,去问城郊那个杀猪的刘老汉才行。”说罢,他便将那个所谓的刘老汉住处告知两人,又详细阐述了前往的路线。

    谢贻香微微一愣,想起那送印的菜农当时便曾提及,说托他送印的药铺掌柜也是受一个杀猪老汉所托,却不知这杀猪老汉姓甚名谁。此时听到药铺掌柜给出那杀猪老汉的地址,得一子当即扭头便走,从头到尾竟是一言不发。谢贻香虽有千百般疑问,但看到得一子如此举动,又见这掌柜一脸的精明,也只好忍住不问,和这药铺掌柜拱手道别。

    随后两人再次驾乘马车,一路驶出了青田县城,依照药铺掌柜给的地址来到南面郊外的一处村子,果然找到那个杀猪的刘老汉。一翻寒暄后,那刘老汉便说道:“我也是受人所托,要我找人将这枚印章送到宁义城的管事之人手里,其它的便一概不知。至于托我送这枚印章的人,乃是后面山上卖馒头的李白面,孤身一人在山上照料着十几亩麦田,每逢双日赶集,他便蒸一大屉馒头到村里来卖,以此换些银钱。因为他平日里总爱找我讨要些猪下水,所以才有了这份交情。你们要找送印的人,那还得上山去问这个李白面。”

    接下来谢贻香和得一子二人便开始了一连串的寻访,相继找到卖馒头的李白面、打猎的徐娃子、砍柴的哑巴樵夫和采药的徐居士,到后来竟是越走越荒僻,来到青田县城南面的“天门岗”一带山峦,连马车也无法继续行驶,只能徒步攀登。如此寻到黄昏时分,依照那个采药的徐居士指点,两人再翻过两处山峰,眼前已出现了一间佛家庵堂,在门前匾额上刻着“回梦庵”三个残旧的大字。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