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眼见谢贻香一脸惊骇,星儿当即微微一笑,问道:“如此结局,谢三小姐是否有些想不明白?”谢贻香沉吟半响,忍不住说道:“你不过是利用了他们二人相互间的猜忌,这才侥幸胜出这一局而已。”星儿却摇头说道:“谢三小姐错了,小女子能够胜出这一局,绝非偶然,而是必然。”

    当下她便解释说道:“道理其实很简单,依照老师定下的规则,小女子率先拿出一枚白子,那么对他们双方而言,如果选择出白子,那么有一半的可能是被对方出的黑子吃进,输掉这一轮,还有一半的可能,则是出现三枚白子的局面,打平这一轮,是为‘或败或平’;但如果选择出黑子,那么有一半的可能是被小女子的白子吃进,输掉这一轮,还有一半的可能,则是吃进对方和小女子的两枚白子,胜出这一轮,是为‘或败或胜’。以谢三小姐对他们二人的了解,如此局面之下,他们应当作何选择?”

    谢贻香沉思半响,才逐渐理清了星儿这番话的意思,不禁心底生寒,惊骇不小。再看棋盘前的言思道和得一子二人,却还在因为方才那一轮的毁约争吵不休,顿时令她暗叹一声,向二人投去同情的目光。

    就在这时,星儿已再次摸出一枚白子,在自己面前的瓷碗上轻轻扣响,笑道:“还请二位贵客稍安勿躁,小女子第二轮要出的,还是一枚白子。”说罢,她便揭开瓷碗,当着在场三人的面,将这枚白子放进瓷碗当中。

    谢贻香不料星儿故伎重演,还是选择和上一轮一模一样的套路。伴随着星儿拿出这枚白子,那么对言思道和得一子来说,出白子便是“或败或平”,出黑子则是“或败或胜”,很有可能再次上演星儿“一白吃两黑”的结局。

    却不料星儿话音刚落,争吵中的得一子反应奇快,立刻便将一枚黑子取出,重重地拍在棋盘上,然后用瓷碗扣住。随后他才向左首边的言思道沉声说道:“这一轮我出黑子!所以眼下棋盘中乃是一黑一白的局面,无论你出黑子还是白子,结局都是输!”

    言思道微一愕然,随机骂道:“什么鬼谷传人?难怪你师父不肯将你列入门墙。要论‘不要脸’这三个字,你我倒是半斤八两,谁也不遑多让!”得一子却不动声色,冷冷说道:“这一轮你虽是败局已定,但你还有选择的机会。是选择出一枚白子让我‘一黑吃两白’,还是选择出一枚黑子让这丫头再来一次‘一白吃两黑’?”

    听到这话,言思道怒极反笑,兀自将一锅旱烟吸得通红。但是他思来想去,也深知其中利害,最终还是摸出一枚白子放进瓷碗,又忍不住朝得一子狠狠地“呸”了一声。

    一旁的谢贻香暗自思索,正如得一子所言,倘若言思道再出一枚黑子,让星儿“一白吃两黑”,那么星儿的手里便能拥有十枚棋子,言思道和得一子则是各剩四枚,无疑是压倒性的优势。所以对言思道来说,反正星儿和得一子出的是一黑一白两枚棋子,他败局已定,倒不如出一枚白子让得一子“一黑吃两白”,不但可以阻止星儿再次吃进棋子,还能消耗掉星儿的这一枚白子。

    随后谢贻香便揭开三人面前的瓷碗,这回言思道倒是没耍花招,碗里的确是一枚白子,由得一子胜出,尽数收走棋盘上的三枚棋子。如此一来,星儿和得一子手里便都是七枚棋子,只不过星儿是五黑两白,得一子却是两黑五白。至于言思道连输两轮,则只剩下两黑两白四枚棋子。

    眼见言思道这恶贼落于下风,谢贻香不禁心中暗喜。却听言思道扬声说道:“很好!既然大家出的都是‘明棋’,那么先出的反而有利,后出的反倒被动了!”

    说着,他已拿出一枚黑子明明白白地放在棋盘上,等了半响,才用瓷碗扣上,笑道:“这第三轮,由我先出一枚黑子。你们可要看清楚了,这可是货真价实的一枚黑子;如有虚假,天打雷劈!”

    如此一来,言思道便如同前面两轮的星儿,抢先一步占据优势,令得一子和星儿双方陷入被动的局面。对他们双方而言,言思道既已出定一枚黑子,那么他们接下来再出黑子,便是“或败或平”;若出白子,则是“或败或胜”。如此局面之下,极有可能双方都出一枚白子,让言思道以“一黑吃两白”胜出。

    坐在棋盘右首的得一子见状,顿时眉头深锁,陷入沉思之中。谁知对面的星儿却微微一笑,缓缓说道:“先生之急才,果然令人佩服。只可惜老师说了,他老人家一生光明磊落,生平所作所为,皆是日月可鉴,所以一心向‘白’,最不喜‘黑’。眼下小女子手里是五黑两白七枚棋子,他老人家不喜黑色,当然也不愿将这许多黑子留在手里,所以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以‘鬼谷’、‘黄石’二门之情谊。”说罢,星儿便拿出一枚黑子,当着众人的面放进自己面前的瓷碗里。

    这一幕直看得言思道目瞪口呆,忍不住冷笑道:“怎么,说好的三方对弈,如今却要论起‘鬼谷’、‘黄石’二门的渊源来了?星儿姑娘如此举动,莫不是要与这位鬼谷传人联手,将我逼上绝路?”右首边的得一子却懒得同他废话,径直放出一枚白子,用自己的瓷碗扣住,向一旁的谢贻香吩咐道:“开碗!”

    谢贻香不料星儿居然肯让得一子胜出,急忙揭开三人的瓷碗,果然是得一子一白吃两黑,收进棋盘上的三枚棋子。如此得一子手里便有四黑五白九枚棋子,成为最大的赢家,其次才是四黑两白六枚棋子的星儿,言思道则只剩下一黑两白三枚棋子。

    经过这三轮出子,言思道已是连失三子,急忙深吸好几口旱烟,这才逐渐定下心神。他将自己剩下的一黑两白三枚棋子在掌心轻掂,冷笑道:“这一轮我若还出黑子,一旦再败,那手里便只剩下两枚白子,岂非坐以待毙?”说着,他便将一枚白子放进面前的瓷碗,说道:“所以无论这一轮的胜败如何,我都只能选择出白子,确保自己的手里剩下一黑一白两枚棋子,如此则还有机会再搏一轮。”

    随后他又望向棋盘对面的星儿,笑道:“依照星儿姑娘方才的说法,既然青田先生不喜黑子,那么姑娘手里如今还有四黑两白六枚棋子,所以这一轮还是会出黑子,是也不是?”星儿微微一笑,说道:“正是。”果然照他所言,拿出一枚黑子放进瓷碗。

    如此一来,棋盘中又成了一黑一白的局面,意味着得一子无论出黑出白,此轮都是必败无疑,只能选择是让星儿胜出还是让言思道胜出。言思道便似笑非笑地望向得一子,并不言语,得一子冷笑一声,问道:“你是在求我帮你?”

    却见言思道缓缓摇头,正色说道:“根本用不着求你,因为你若不蠢,自然懂得审时度势。而今你以九子之数遥遥领先,星儿姑娘手里却只有六子,这一轮你若出黑子让我吃进,三方的棋子数量便是你八我五她五,你依然能够占据绝对的优势;但你若出白子让她吃进,那我便只余两枚棋子,你们二人则是同样的八枚棋子,对你而言,便再无优势可言。”

    顿了一顿,他又补充说道:“况且依照这场棋局的胜负规则,待到我棋子耗尽之时,你和星儿姑娘手中的棋子若是数量相同,那也要判她胜出,乃是你我皆输。所以这第四轮出子,于情于理,你也只能选择拿出一枚黑子,由我‘一白吃两黑’胜出这一轮!”

    不料得一子淡淡地一笑,反问道:“你可知道,每当你自以为胜券在握,一脸洋洋得意的模样,其实最是可笑?”他一边说着,一边取出一枚白子,径直放进面前的瓷碗里,又向言思道冷笑道:“既然星儿姑娘以‘黄石’之名有心示好,我自当以‘鬼谷’之名投桃报李。当然,除此之外,我也很想看看你山穷水尽、走投无路的样子。”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