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如此一来,对于今日的局面,先竞月已是一目了然,乃是“江湖名人榜”上排名第二的神火教教主公孙莫鸣,携神火教五行护法中“明火无边,焦土狼烟”的明火尊者齐至,另外再加一个武功大进的“撕脸魔”宁萃,要合三人之力在这座“印月楼”上伏击自己。

    至于所谓的什么宁丞相提亲,要将宁萃这个女儿许配给自己,说到底不过是宁萃和神火教搞出来的花招。其目的便是要给这位心智单纯的公孙教主一个由头,让他狠下心肠击杀自己。

    对此,先竞月本就不善言辞,也不屑多做辩解。当下他并不和公孙莫鸣纠缠,直接向后面的宁萃问道“既要杀我,当日何必救我?”却见宁萃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淡淡地回答道“此一时,彼一时。”

    她这话说得虽然简单,但意思再明显不过。当日在玉门关前,宁萃和公孙莫鸣二人本是要逃避神火教的追捕,又逢西域诸国大军攻城,救下先竞月也是替他们找了个同盟。但之后公孙莫鸣重新接任神火教教主,他们二人的立场也随之改变,自然便与身为亲军都尉府副指挥使的先竞月势不两立。

    随后先竞月便不再说话,径直解开裹在偃月刀上的厚布。伴随着他这一举动,明火尊者和宁萃对望一眼,相继退后两步,各自小心皆备。只有公孙莫鸣面色如常,还在继续劝阻,说道“副指挥使大人,当今皇帝不是好人,不但背信弃义,私毁共除鞑虏的盟约,还大肆屠戮我神火教教众……你还是别替他办事了,早日回头是岸罢!”

    先竞月却不理他,兀自说道“要让神火教教主取我性命,其实大可不必费此周章。”说罢,他的目光已落在后面的宁萃身上,又沉声说道“‘撕脸魔’一案至今未破,真凶既现,岂能枉纵?”

    话音落处,先竞月忽然拔身而起,径直跃过眼前的公孙莫鸣,手中偃月刀破空劈落,竟是在半空中使出了他那招“独劈华山”,直取后面宁萃的头顶。

    宁萃虽然早有防备,一直用撑开的油伞取“海天垂云翼”的守势,却哪料得到面对公孙莫鸣和明火尊者这两大高手的合围之势,先竞月居然还敢先行抢攻,照头一刀劈向自己,而且还来得如此之快?仓促之间,就连不远处的明火尊者也来不及做出反应,只得大声喝道“当心!”

    然而先竞月这招“独劈华山”本就源自他独辟蹊径的“杀气御刀”,威力之大,可谓是冠绝天下。何况如今的他又已达至“刀”、“招”、“人”三者合一之无上至境,再结合“十二流转,八脉齐通”的修为,威力更是大胜从前;即便是诸天神佛下凡,也未必能够抵挡,又何况是区区一个宁萃?

    一时间,先竞月的杀气未至,杀意已在刹那间弥漫整座“印月楼”,继而浸入宁萃的周身血脉,当场便令她心胆俱寒,就连油伞都拿握不住,脱手掉落在地,更别说招架躲避。

    幸好此刻在场的,还有一个身负数百年功力的公孙莫鸣。看到先竞月这招“独劈华山”毫不留情,转眼便要将宁萃斩杀当场,这位名震四海八荒的神火教教主也是脸色大变,急忙展开双臂,将自己数百年的功力毫无保留地释放了出来。

    随即便听一阵惊天动地的破碎声响,玄武湖畔整座两层高的“印月楼”,便在公孙莫鸣祭出的功力下当场崩塌,彻底沦为一片残骸。幸好酒楼里的客人早已被他们几个吓跑,所以碰上这场飞来横祸,倒也没几个人受伤。

    伴随着整个酒楼的突然崩塌,原本站在酒楼二层的公孙莫鸣、宁萃和明火尊者三人,便顺势落到了平地上,从而与半空中先竞月劈落的刀锋拉开距离,争取到了一线喘息的时间。

    紧接着,公孙莫鸣双手一抬,四下碎裂的酒楼残骸就仿佛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操控着,以当中的公孙莫鸣为圆心飞速旋转,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其间飞舞的木屑、碎石、桌椅和碗筷等物相互碰撞,声威之大,可谓是壮观无比。

    待到公孙莫鸣挥舞的双手合拢,并掌往上推出,这整个巨大的漩涡连同当中飞舞旋转的所有残骸,便随着公孙莫鸣的数百年功力一同向上冲起,正面迎向先竞月这招“独劈华山”。

    话说公孙莫鸣使出的这手功夫,自然便是神火教天下闻名的“蛟龙吸海劲”。在他数百年功力的加持之下,所到之处,当真足以翻江倒海、毁天灭地。比起昔日洞庭湖畔神火教前任教主方东凤最后使出的“蛟龙吸海劲”,威力何止大了数倍,显然不可同日而语。

    而公孙莫鸣之前便在玉门关外亲身领教过先竞月这招“独劈华山”,虽能毫发无损地硬受此招,但当时的先竞月乃是重伤初愈,自然不能与此刻的他相提并论。所以此刻虽是面对同一个先竞月、同一招“独劈华山”,公孙莫鸣也不敢存有丝毫大意。更何况又是为救宁萃性命、情急之下的仓促出手,“蛟龙吸海劲”更是毫无保留,几乎已是公孙莫鸣有生以来攻出过的最强力量。

    一时间,“独劈华山”便和“蛟龙吸海劲”一上一下正面硬碰,看似招式之间的对抗,实则却是先竞月无坚不摧的杀气与公孙莫鸣数百年功力之间的较量。

    但听“轰”的一声巨响,在两人的力量碰撞之中,盘旋在其间的木屑、碎石、桌椅和碗筷等物尽数化为灰烬,被湖风一吹,便似下了一场密密麻麻的细雪,纷纷洒落在玄武湖西畔。

    而在这场“细雪”之中,一道乌黑色的光芒随即冲天而起,旋转着飞出十几丈高,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终于“噗通”一声掉进远处的玄武湖中,正是先竞月手里那半截偃月刀。

    显而易见,公孙莫鸣的“蛟龙吸海劲”到底还是接住了先竞月这招“独劈华山”,而且还将先竞月的兵刃震得脱手飞出,令人窒息的杀气也随之烟消云散。公孙莫鸣这才松下一口大气,急忙转身抱起地上的宁萃,眼见宁萃安然无恙,他不禁喜笑颜开,脱口说道“萃儿你没事就好!”

    却不料伴随着漫天“细雪”落尽,救下宁萃的公孙莫鸣定睛一看,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只见酒楼的废墟之中,先竞月一身白衣如雪,正好整以暇地站在明火尊者的身旁,一只左手更是轻轻搭在了明火尊者头顶的“百会穴”上。

    只听先竞月淡淡地说道“我从不向女人和孩子出刀,看来你是忘记了。”

    他这话自然是对公孙莫鸣怀中的宁萃所说,只可惜历经方才那一幕,宁萃整个人已被先竞月的杀意所摄,以至心神大乱,至今还没缓过气来,根本无力答话。而公孙莫鸣也终于醒悟过来,原来先竞月方才劈向宁萃的这招“独劈华山”,根本只是一记诱敌的虚招;他的真正目标,居然是在旁掠阵的明火尊者?

    要知道今日之局,乃是公孙莫鸣、明火尊者和宁萃三人的合力截杀,对先竞月而言,要想在这三大高手的合围中身而退,便只能先发制人,至少要率先击溃其中一人。

    而宁萃虽是三人中最弱的一环,但有公孙莫鸣的力庇佑,向她出招便等同于向公孙莫鸣出招,显是不智之举。所以先佯攻宁萃骗过公孙莫鸣,再暗渡陈仓,偷袭一旁的明火尊者,无疑才是先竞月最好的选择,也是他唯一的选择。

    眼见先竞月的左掌按住明火尊者头顶“百会穴”,只需劲力一吐,当场便会让这位从小把自己带大的叔叔气绝身亡。公孙莫鸣顿时方寸大乱,大声喊道“霍叔叔……你……你放开我的霍叔叔……”说到急处,他不禁眼圈一红,险些便要垂下眼泪。

    。

百度搜索 竞月贻香 爱搜书 竞月贻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竞月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长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桴并收藏竞月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