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凤鸾九霄 爱搜书 凤鸾九霄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曲家。

    正午十分,艳阳高照,曲家的大门外,重兵包围。

    偌大的府门外,一抹修长的身影迎风而立。

    “曲流殇,柳韶白当真把宝物送给你了?”柳苍霆双眼微眯,看向了那一抹站在只身一人,站在曲家大门外的高大身影。

    烈日之下,曲流殇迎风而立,一声白色的长衫没有过多的点缀,却将那本就挺拔的身姿,衬托的越发修长,明明是烈日炎炎之时,可是他的周身却好似覆着一层寒意。

    那双深邃的眸子平静无波,就仿佛目之所及,并非那一排排副武装的军队,而是空无一物的虚无,他的眼角眉梢,找不出一丝不安的细纹,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却又像是目空一切的超然。

    正午的阳光洒落在他身后,宛若那一身纯白,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虽只身而立,却好似万军不可敌。

    “不错。”曲流殇眼眸未抬,薄唇轻启,毫无波动的语调,带着一股彻骨的凉意。

    柳苍霆眯着的双眼微微闪了闪。

    不知为何,今日的曲流殇莫名的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压迫感。

    那个平日里坐在轮椅之上,寡言少语的曲七少,只会让人觉得他是曲家的七少爷,一个不良于行的贵公子。

    可是今日的曲流殇,却给人一种莫名的威压。

    明明还是那一袭单薄的身躯,却让人不敢随意冒进一步。

    柳苍霆的目光缓缓的落在了曲流殇的双腿之上。

    曲流殇的身体何等虚弱,若是没有柳韶白的宝物救治,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如常人一般?

    “曲流殇,柳韶白公然违抗圣旨,已是必死无疑,你曲家却偏生要与她同流合污,现在你只需要将宝物交出来,我便当你与柳韶白划清界限,对于之前你与柳韶白的种种,既往不咎。”

    如果是在过去,柳苍霆绝对不敢和曲家的人这么说话。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

    柳苍霆的目光下意识的看向了一旁的白胡子老者。

    见那老者眉头微皱,似有不耐之色。

    柳苍霆暗暗深吸一口气,抬眼看向曲流殇,他随即抬手,身后一众侍卫赫然间拔剑,铿锵之声瞬间于整个曲家门外响起。

    那一把把闪烁着寒光的利刃,充满了威胁的味道。

    “识时务者为俊杰,还请曲七少,选择一条对你我都有利的路。”

    是威逼,也是威胁。

    杀气悄然弥漫,所有人的眼睛,此刻都紧紧的盯在了曲流殇一人身上。

    一抹清风拂过,撩起了曲流殇如墨般的长发,那双宛若无底寒潭的眸子,略过了众人,看向了柳苍霆。

    明明没有任何的情绪,可是那一眼,却让柳苍霆的心头忽的一颤。

    就仿佛,被一股无形的黑暗笼罩在周身,让他的呼吸都不自觉的变得有些吃力。

    柳苍霆本能的握紧了保命的佩剑。

    而下一秒,他却又愣住了。

    曲流殇不过是刚刚被宝物治好的废物,除了曲家七少的身份,根本没有任何威胁。

    他怎会畏惧这样一个人?!

百度搜索 凤鸾九霄 爱搜书 凤鸾九霄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凤鸾九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夜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北并收藏凤鸾九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