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穿越我又又又被套路了 爱搜书 穿越我又又又被套路了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顾梨睡了好一会儿才醒,晏清始终保持着那个姿势,并没动过。

    “已经快到正午了啊。”顾梨抬头看了看天色,揉揉尚未完全睁开的眼睛,似是自言自语道,“我怎就睡着了呢。”

    晏清笑看着她:“大概,是风太醉人。”

    顾梨看着他那双深邃的眼,干干地笑了笑。

    似乎,他比风还要让人沉醉。

    午饭后,二人去街上走了走,买了些生活用品。

    顾梨整天都在仙草堂,少有休息的时间,家中物事,多数都是由他置办。此刻与他一同行走在街上,买瓜果菜蔬、柴米油盐,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温馨充实之感。

    她并不是个喜欢刺激的人,能想象到的美满幸福,大抵也就是这样了吧。

    出来这一趟,她发觉晏清认识的人真不少,人缘也极好。一路走过,菜铺、茶铺、点心铺、杂货铺里的人,都热情地和他打招呼。有一家杂货铺里的卖货人是个妙龄姑娘,她拿了一卷雪白的宣纸和两条墨,塞进晏清的怀里,红着脸便跑开了。

    晏清望着她的背影,与之道:“待我过会儿把银钱给你送去。”

    顾梨若有所思地看着他,探寻的视线胶在他脸上。

    晏清微微一笑,道:“我每隔五日都会去她那里买纸和墨,她应该是看见了我,就给送了来。”

    顾梨撇了撇嘴:“我瞧着她是看上你了。”

    “哦?”晏清疑问,“何以见得?”

    顾梨又撇了撇嘴,没回话,转身继续前行。

    就那姑娘刚刚脸红羞怯的样子,谁看不出来?

    晏清跟在她后面走,听见她说:“我竟不知,你人缘这么好。”

    “许是因为我风采出众,令人折服吧。”他浅笑着回道。

    顾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倒是一点都不谦虚。

    再回头看他,见他身姿风雅,白衣翩然。那张俊极雅极的脸面上,带着能让人瞬间放松的笑。

    是了,长成他这样,不被人喜欢才难。

    经过点心铺,晏清在门口停住了脚步,进去买了一包白糖糕,送到了顾梨面前。

    顾梨望着他一笑,收下了。

    这家的白糖糕做的极好,她很喜欢吃,晏清也常常会买来给她。

    买了些油盐和菜蔬,又买了一条鲈鱼。傍晚回到家,晏清便下了厨,给她做了一道清蒸鲈鱼。

    鱼肉鲜美,香气扑鼻,饶是顾梨下午吃了不少白糖糕,仍然吃下了大半条鱼。

    “太好吃了!”她心满意足地感叹。

    “要是一辈子都能吃到你做的饭就好了。”她那双明亮清澈的眼眸看向他。

    “好”,晏清应和着,“那我就为你做一辈子的饭。”

    顾梨朗声一笑,心有戚戚。这句像是承诺一样的话,她能相信吗?

    晚饭后,晏清去洗碗,顾梨则往冰盆里又添了几块冰。天气炎热,在屋子里摆上冰盆,便能觉的凉爽不少。

    这冰盆是晏清弄来的,她一开始看见的时候,还连声说他太过奢侈,可到了后来,她自己倒是离不开了。

    夏日买冰,价格极贵,消耗的又快。而且,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到。顾梨觉的,晏清可能是把这城里所有的冰都给买下了。

    花了多少钱她不敢去算,总归肯定不少。不过他坐拥一座金山,这点小钱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

    一天结束,次日一早,顾梨又去了仙草堂。

    病人还是很多,她片刻都不得空闲。

    上午过半,她正在给病人看诊,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喧闹。

    “神医,神医,快救人啊!”一个男子喊破了喉咙的嗓音传入她的耳朵。

    她不知道外面什么状况,但听着这声音便紧张了起来,赶忙写完了方子上的最后一味药,交给她跟前的病人,让他自己去药柜那边抓药。

    顾梨离开诊桌,跑了出去。

    才到门口,她忽然被人给拉住了。

    一个男子“噗通”一声跪在了她面前,声泪俱下地哀求道:“神医,求求你救救我家娘子吧,求求你了!”

    顾梨往他身后一看,见一扇门板上正抬着一个妇人,面色惨白,两道哀求的目光看着她。

    妇人凌乱的头发全被汗水打湿了,紧贴在脸上。她身上盖着一床棉被,但那棉被上染满了殷红的鲜血,有几滴血珠从她身下的门板上低落下来。

    顾梨见她腹部高高隆起,不禁道:“这是——”

    “我家娘子难产,都生了一天一夜了,孩子还是下不来。”男子跪在她跟前,一边哭,一边说道。

    胎大难产,产婆吓的跑了,大夫也说不行了,他没了别的办法,这才把人抬到了这里。

    都说仙草堂里的这位神医能起死回生,那她肯定能救活他家娘子。

    顾梨却没能立即做出决定,因为,接生她不会啊。

    她以前是在外科工作,积累下的临床经验也都是和外科相关的,和妇产科相差甚远。

    如今让她跨科室去救一个濒危的产妇,她心里十分没有底。

    不是她不想救,而是她害怕自己如果接了,会不但没救了人,反而延误了救治时间。

    “再去找别的产婆或者是精通接生的大夫给看看吧。”顾梨犹豫又为难,向他说道。

    那男子却拼命摇头,跪地不起:“没人能找了,没一个敢接的。神医你发发慈悲,救救我家娘子吧!”

    他如此悲恸,顾梨实在是于心不忍。再看那妇人,她也在看她,眼中迸射出两道光芒,像是垂死之人渴求希望一样。

    顾梨心一痛,立即做出了决定。

    接了。

    “抬进手术室,做术前准备。”她叫了金枝,与她一同进了手术室。

    还好上回给张全做手术的那个房间一直保留着,每天她都会去亲自打扫,就是为了出现紧急情况的时候能够立即拿来使用。现在,果真用上了。

    金枝是第一次给她当助手,心里紧张又害怕,小脸有些发白。

    进去之前,顾梨安慰了她一声:“别害怕,你答应过我的。”

    金枝想起了她被留下来的时候答应她的话,她在仙草堂里会努力学习,还要不怕血。

    这段日子以来,她的确进益了许多,也没以前那么怕血了。只是,这到底是她第一次上场,她不免还是紧张。

百度搜索 穿越我又又又被套路了 爱搜书 穿越我又又又被套路了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穿越我又又又被套路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白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露并收藏穿越我又又又被套路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