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万古神棺 爱搜书 万古神棺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为什么?”

    “你背负太多了。”白骨的声音幽幽回荡在宇问的脑海里“不明白吗?你,是一颗棋子。”

    白骨的最后一句话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出,透着压抑,而最后两个字落在宇问的耳里更是让宇问心中微颤。

    果然……

    “宇问?你怎么了?”

    “哥哥……”

    嗯?

    宇问低头,略微失神,看着小月拉着自己的手,抬眼,牧雪素衣立身眼前,看着他,眼神总有些闪躲。

    环顾四周。

    稍许,宇问方才不动声色的收起了自己的疑惑,轻摸着小月的头看着众人,张了张嘴。

    “我没事,我们继续走吧。”语罢,宇问也不给其他人继续开口的机会,径直的就继续朝着前方而去。

    小月被宇问拉着,牧雪紧随其后,牧兰和牧雪并排,南风则和牧无双殿后。

    “他真的没事吗?”看着宇问的背影,南风若有所思的开口问道,目光看向牧无双。

    牧无双摇头,不语,拍了拍南风的肩头,但眼神却有些微不可查的动容一闪而逝,似乎提前已经猜到了什么。

    “等等!”忽然,宇问抬了抬手,示意众人止步,回头,借着夜明珠的光芒,看着众人。

    “宇问兄弟,怎么了?”牧无双上前,问道。

    “前边有水流。”宇问沉吟道。

    “大惊小怪,这有什么呢?”牧兰没好气的开口数落道。“无知!”对于牧兰,宇问只是嗤之以鼻淡然吐出两个字。

    “你……”牧兰刚出口,就被牧雪阻止只能把话咽了下去,把脸转到一旁独自生闷气。

    “牧家主,你是怎么看的呢?”宇问也没太在意这小丫头,直接询问牧无双。

    牧无双沉吟,南风也上前,面色有些凝重,声音低沉:“这本就不是什么善地,若不是凭借着宇问兄兵器的威慑,指不定我们会遇上什么东西。”

    “嗯!”牧无双也点了点头“眼下有水流声,要知道但凡有水的地方,必会有生命存在,而在这地方的水,都不知道是什么水,若是有生命体,那就更加不知道回事什么个东西……很棘手。”

    宇问点头。

    道:“平静周围空气的湿度来判断,前方的水流很可能是一条不小的河流,十有八九有生命体。”

    话语一顿,宇问看向众人的表情。

    继而道:“它已经截断了我们的去路,我就想问,你们要不要继续。”

    宇问的声音平淡冷静,众人一片静默。会遇到什么样的生命体吗?会是什么怪物呢众人不禁思索起来。

    良久,宇问方才继续开口,打破了这有些沉寂的气氛“决定了吗?”

    众人不语。

    “继续!”最终,牧无双开了口,语气中有些犹豫“我们现在并没有退路了,我们能否活着走出这个地方都是个未知数,铤而走险,说不定会柳暗花明。”

    众人静默,宇问不语,点了点头,将小月拉到自己的身后,让她拿着夜明珠,而他则是手提着长枪一马当先缓步朝前。

    宇问周身魂力缭绕涌动,手中长枪斜指着枯寂的大地,霸王枪身枪金光闪耀,枪尖寒芒四射,透着凌厉。

    在他的身后,小月蹑手蹑脚一手拿着夜明珠,另一只小手拉着宇问的衣袖,小脸发白,神色紧张。再之后就是人手一柄寒剑的牧家两姐妹,最后则是一脸凝重的牧无双和戒备着四周的南风。

    “小心,前方有生命迹象。”

    开口的人,是牧无双。

    唰!

    他的速度迅若疾风,拦在了宇问的前边,半步从圣境的修为跃跃欲试,恐怖的魂力蠢蠢欲动。

    神色警惕,双目微眯看着前方,声音低哑:“你感觉到了吗?”

    牧无双背对着大家,但谁都清楚,他这话是对宇问说的。

    宇问不语,只是眼眉低垂,侧耳听风,他修为不如牧无双一般强大,感知力没有那么恐怖,生命他没感受到。

    不过他却是已经听到了水流声。

    哗——哗哗,哗啦啦!

    水流声潺潺而毫无规律的钻入宇问的耳里,声音很小,但对于宇问仍旧听得清晰。

    “我没感受到生命体。”宇问睁眼,坦言道,牧无双转头看着他,少许的错愕,随即恍然。

    是了,如今的宇问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真我境修者而已,感知力哪里能够他半步从圣境的强者相提并论?

    “不过……”牧无双抬眼,话语一顿之后,宇问继而开口,道:“我听到了水声,不和谐,杂乱无规律,水里有东西,会动。”

    宇问惜字如金,神色平静,话语简洁。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色变。

    在场众人,要数牧兰最为胆怯,这一听宇问的话,立时小脸微白了起来,不自觉的抓紧了牧雪。

    “父亲……是活的吗?”牧雪也是微蹙着柳叶眉,轻声开口问道。

    南风也看着牧无双。

    “这个……”他有些语塞了起来,其实他感受到的是一股气息,很古怪的一股气息,是活物,会移动的,但至于是不是生命体,他还还真不敢肯定。

    “走吧!”就在这时,宇问开了口,提着枪一手拉着小月果断朝前走去“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什么?

    众人闻言,立时大惊,全部回头看向来路。果然……但见来时的路竟然渐渐虚淡了起来,回去的路被薄雾笼罩,虚无缥缈。

    众人心头微沉,面色很不好看,回去,看来是不可能的了,眼下,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不久,宇问一行人便来到了他们所忌惮的地方。

    随着他们最后一步迈出后,天地间突然大变样,斗转星移,周围不再黯淡无光,而是如同深夜一般,只是有些昏暗,头上很开阔,如同可以看到天空,只是这天空被滚滚墨色云朵覆盖,透着压抑,什么也看不到。

    轰隆隆

    一条大河像是凭空出现一般,拦在了他们前边,像一条横卧的长龙,透着威压。

    大河很长,绵延不绝,上看不源头,下望不到流向何方。河水滚滚翻滚起浪花朵朵。

    浪花翻滚间,众人可以看见有白骨翻腾而出,也有尸体漂流隐藏于波澜之间。

    “哥哥……”小月躲在了宇问的背后,河水中太多的死人,这一幕对于涉世未深的小月而言有些惊吓。

    宇问溺爱的摸了摸小月的头,牵强的笑了笑,安慰了她一番,随即看向了大河,面色凝重。

    他在想,这深渊之下到底是有多么广阔,感觉无边无际,像是一片地下世界,永远走不到头。

    还有……

    宇问看着眼前的大河,目色冗长,这里为什么又会出现这样一条大河呢?太诡异了。

    “宇问兄弟……”就在这个时候,牧无双开口了,声音微颤。“嗯?”宇问回头,看向牧无双。

    牧无双没有看他,而是目光看着左侧遥遥的远方,面色苍白。宇问心颤同时好奇,是什么能够让半步从圣境的强者都胆寒。

    顺着牧无双的视线看去,目光所至。

    嘶——

    就是宇问也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心头颤动,一块死气沉沉的灰色石碑闯入了宇问的视线。

    当然,让宇问和牧无双心颤的并不是那石碑,而是石碑上的字,两个古老血色大字,铁画银钩,透着压抑,弥漫着死亡的气息。

    忘川!

    “忘川……”南风看到石碑的一瞬直接失声叫了起来,随即面色满是不可思议“怎么可能,我们这是来到了什么地方。”

    “呀,我们不会已经死了吧,这里是地狱?”牧兰也叫嚷了起来,神色慌乱“我还不想死……呜……”

    要说在场既然,要说谁表情最为淡定,那就只剩牧雪了,不过此刻的她也是皱着眉头思索。

    “怎么了,在想什么呢?”见状,宇问开口问道。

    “没有,我就在想,忘川是上古神话中流淌在地狱之中的大河,可是人死便什么也没有了,地狱到底存在与否都未知。”

    牧雪抬头看向宇问,猜测道:“要是这忘川真是神话中的那条大河的话,我们现在是在地狱吗?”

    宇问摇头,对于牧雪的这个问题他也不知道该怎样解释,但是有一点,那就是他并不相信有什么地狱之类的。

    上古神话中的忘川或许只是一条奇异的大河被人神话罢了,更何况眼前这条也不见得就是传说中的忘川河,或许只是名字相同。

    宇问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让大家稍稍安心,暂时不要多想,毕竟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特殊,能否活着出去都是个问题,越是这个时候,就越是要保持冷静,不能慌。

    接下来,宇问打头阵,手中紧握着长枪,一行人戒备着慢慢朝着死气沉沉的灰色石碑靠近。

    越来越近。

    不知多久,宇问终于停了,没敢继续前进了。

    “宇问兄,怎么了?”南风走上来,疑惑问道。

    “不对。”宇问回应了两字,却没有多说,只是眉头深锁,眉宇间是浓郁到春风也吹不散的阴霾。

    “怎么了?”南风对宇问的话没用的丝毫质疑,神色立刻戒备了起来,环顾四周,呼吸都有些局促。

    宇问目视前方,沉声道:“我们一直朝前,越走越近,石碑也越来越大,但却总有一种遥不可及之感,我怀疑,可能不是在同一空间……”

    其实宇问还有另一句话没有说出口,那就是越是靠近石碑,他就越来越不安,一种来自灵魂的激动,似乎前方不是一块石碑,而是一块墓碑。

    而且还是他的墓碑。

百度搜索 万古神棺 爱搜书 万古神棺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万古神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尽三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尽三生并收藏万古神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