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帝途 爱搜书 帝途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伴随着大明国师遁逃、魔王骨戮陨落,大战终于落下帷幕,星夜重归宁静。

    四大魔王尽归黄泉,九州封印对爻烈也就没了束缚,眉心花开三瓣的红袍男子站在火湖边缘凝望远处青山,对这方待了近万年的湖泊没有一丝眷恋,仇恨倒有一些,不过他仍是将火湖收起,毕竟火湖已经被他炼化,于他今后的行程仍有莫大助力。

    辽阔无垠的万顷火湖说是火海都不为过,却在须臾之间缩小成一座不足丈许的小小水潭,进而缠绕爻烈周身,再度缩小融进红袍。

    于是红袍有了图案,蛟龙出海。

    爻烈踌躇不进,晚风徐徐,带走两鬓几缕萧索,时过境迁,记忆中的所有事物都已化作了尘土,半点痕迹也没剩下,如今孑然一身,四顾茫然,天大地大亦不知自己该当去往何方。

    既然去哪都无所谓,那就先见一面老友吧。

    一步踏出,果真不被阻挡,爻烈重回地面,皱了皱眉头,抬手向天,杀意悄然酝酿。

    诸、怀二老屏息凝神,身后三十名神使傀儡严阵以待。

    爻烈突然没了兴致,似乎这群人与那个穿白衣服的三寸丁是一伙,贸然宰了不太地道,他给自己穿小鞋该怎么办?话留七分白,让自己天上地下好一通找都找不到夏雨所在,烦也不烦?

    忒麻烦。

    而且事后夜麟真想躲的话还不好找。

    爻烈放下手,淡淡道:“不用这么防着我,动动手指的事,杀你们都嫌跌份,南疆里兴许只有那头小饕餮还能拦上一拦,嗯?他今天怎么没来,老死了?”

    诸怀老脸一抽,噎个半死,这种话怎么接?

    犀渠躬身拜道:“饕餮已经退隐,不问世事。”

    爻烈往北边望了一眼,轻笑道:“不问世事?有意思。”身形化作一道红光拔地而起,风驰电掣。

    犀渠摇摇头,苦笑道:“从头到尾就没我们什么事,反倒折损了许多四境傀儡,何苦来哉?”

    诸怀凭空取出三樽木雕,无甚珍贵,南疆寻常门户也有,而且家家供奉。

    长着双角双翼的朱红木雕象征败血,

    有云雾飘渺的灰白木雕象征枯魂,

    剩下那个面目狰狞的黑色木雕就是消生。

    至于应该称呼他们魔王还是邪神、上神,只不过是处在不同立场的不同称谓,其实可有可无。

    而且就现在来说,更加无所谓了,因为地下火脉中九州封印镇压的魔王已经死,木雕自然随之破裂。

    只怕整个荆州的神像也一齐碎了,明日就要人心惶惶。魔王死固然是好事,荆州省去一桩后顾之忧,可人心一散,荆州还拿什么抵御九州正道?

    剩下的神使傀儡能挡得住八旬五载,挡不住十年百年,四境也会陨落,何况是没有灵智的死物?

    诸怀神情凝重,道:“既然如此,就轮到我们拿出点诚意来了,先把结盟摆到明面上,再出给雍州送些资源。正道真小人少,伪君子多,盯着龙门的大有人在,雪中送炭暖人心。”

    犀渠颔首,抚须道:“这礼不能轻了,得重些,有道是风水轮流转,前阵子他们才刚请求结盟,被我们晾在一边,现在我们反倒比他们着急,报应来的太快。”

    诸怀叹道:“要我说当初那位白衫少年提到饕餮老大的时候,我们就该立刻答应他,我看他底子可深,大明国师都栽了,了不得。”

    犀渠一愣神,吹鼻子瞪眼,气呼呼推攘诸怀,骂道:“你咋好意思提当初?人家好心好意磨了三天嘴皮子,事无巨细有理有据,我佩服的不行,早都想同意了,要不是你横插一脚,说再看看,能像今天那么尴尬?”

    诸怀微窒,好像真是这样?

    百里外,红筱、魏阳无声上前半步,挡在红袍男子与夜麟之间。

    爻烈脚尖点在船头,道:“你该兑现诺言了。”

    夜麟道:“诺言早在你出手前我就已经兑现,大明国师恨之入骨的天门其实就是禹王,你待在火湖万年,相信没有完的与世隔绝,多少知道一些内幕,禹王生前最后一战就在天外,你大可以自己去看。”

    爻烈冷笑道:“当年封印我那会,夏雨家的小混蛋可没少出力哄骗,他的后人怎么可能会好心放我过天门?”

    当爹的无私护世,当儿子的未必就能学好,虎父犬子,难道见得少了?

    神州历经屠魔一战,人心之凝聚前所未有,振臂一呼便能建立起一个空前绝后的大王朝,爻烈是硕果仅存的几位五境之一,除了禹王本人以外谁也无法牵制于他。

    “启”野心不小,最后竟是谁也没有放过,裂土分封甚至驱逐海外、塞外。爻烈虽然被蒙在鼓里与邪魔余孽一起遭到封印,到底还算安稳,不受陷害。

    夜麟却道:“启的下场不比禹王好到哪去,一样是英年早逝,内中因果我不甚了解,但多少猜到一些。大夏灭亡以后,夏家后人只是待在天上守陵,不再过问世事,你在神州有大功德傍身,守陵人于公于私都不该为难你。”

    爻烈敏锐地察觉到一丝异常,道:“你百般推脱,是不敢见守陵人?”

    夜麟摇头道:“没有什么不敢的,是不想,因为现在还太早。”

    “哼,今日我消耗太大,不与你多计较。”爻烈嗤笑一声,威胁道:“若是上天之后见不到夏雨,我会找到你,哪怕杀不了你,你也别想好过。”

    夜麟不置可否,笑道:“你一定会见到夏雨,而且不用你找我,我们也还会再见面,只不过见面的时机和地点很特别、很微妙。”

    爻烈凝视夜麟,少年的风轻云淡越发令他觉得自己仿佛被人牢牢抓在手心,这种感觉绝对不会好受。

    爻烈最后问道:“你说你见过夏雨?”

    夜麟道:“我说他请我帮忙你信吗?”

    眉心花开三瓣的红袍男子就此离开,速度比来时更快,直入云霄。

    爻烈没有不信,他真的相信,但令他更在意的则是这句话透露出的另一层意思。

    不管夜麟说的是真是假,尊贵如禹王,神州至高领袖,愿意选择轻易相信一位来历不明的白衫少年,只能是因为他没有别的选择。

    同时,爻烈也确定一件事,夜麟来自天外,仅凭他的言语尚且无法断定是敌是友,得先见过夏雨遗志再说。

    凝望云端,夜麟突然轻声自语。

    片刻之后,夜麟对自己说的话却在爻烈心湖炸响,令他毛骨悚然。

    只因少年说了句——祸起萧墙。

    夜麟所指,不是当年,而是现在、或者未来。

百度搜索 帝途 爱搜书 帝途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帝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高大威猛的土拨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高大威猛的土拨鼠并收藏帝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