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流浪纪元 爱搜书 流浪纪元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两人找了一家咖啡店坐下,已然有促膝长谈的意思,不过修杰并不是很想和他谈,他是那种主动去问别人问题的人,而不是被问的人。

    “我想,你们应该还没有找到我的资料吧!”牧良泽平静的说道。

    “哼!你家狗的资料都比你的多。”修杰冷笑道。

    修杰并没有撒谎,镇异会在得知牧良泽的名字之后,便开始着手调查他的身份,甚至是再一次的派渊骨深入险境,不过结果可想而知,什么也没有。

    父母、学籍等等所有的过往经历都是一张白纸,牧良泽这个人就好像是从出生以后消失匿迹掉,之后又在他想出现的时候又出现了。

    即使退役的异安局特工,上层都会给他安排一份伪造的档案,不可能是空白一片。

    牧良泽的身份顿时成为了镇异会和异安局都无从下手的东西,但他们现在的主要目标、重中之重并不是牧良泽,再加上牧良泽也没有给他们惹太多的麻烦,因此,双方都选择暂缓了对牧良泽的进一步审查。

    “我的过去太复杂了,一句两句说不完,等以后有机会了再告诉你们吧!”牧良泽说道。

    “别呀!我看现在的机会就不错,说说呗!”修杰冷笑道。

    “不行,待会儿我还有别的事,改天吧。”牧良泽说道。

    “哦。”修杰敷衍的应道。

    牧良泽转眼望向窗外的街道,问道:“那个孩子你们会保护好吧?”

    牧良泽表现的样子就像是随口问了一句,不过但凡和他相处过一段时间的人都能看出来,他明显是在意的,因为,他说话从来都是盯着别人眼睛看的,认真的眼神之中更带着一些审视意味。

    修杰将烟灰缸拖到自己的面前,一言不发的磕着烟头上燃尽后的烟灰,实话说,对于他们娘俩以后的生活问题,修杰能保证的其实也只有口头上的保证。

    如果张丹雨同意继续跟随镇异会的步伐,后面的事情结果也会截然不同,但现在似乎还不到问她这个问题的时候,所以,修杰还无法给牧良泽一个像样的回答。

    有些力不从心的说道:“镇异会要顾及的方面有很多,能做的也只有给他们一定的帮助,剩下的还要看他们自己。”

    “如果日后异安局的人要抓那个孩子怎么办?你们会出手相助吗?”牧良泽继续问道。

    修杰不禁皱起了眉头,此时此刻,他对张丹雨娘俩的问题非常的反感,这分明就是逼自己立刻就替张丹雨做一个决定,这不是扯淡吗!

    “能不能不要再问这些问题了,我说了,能不能完好的生存下去全看他们自己,不要再问我了好吗!”修杰不耐烦的说道。

    牧良泽有些失落的点了点头,应道:“对不起,我只是想问问而已。”

    修杰咧嘴冷笑了一下,玩笑着对他问道:“你貌似对他们母子两个很关心啊,怎么,难道你和那个女人有奸情啊?”

    牧良泽的表情瞬间变得无比的严肃,眉宇之间更透露着许些微怒。

    “请你不要乱说话。”牧良泽严肃的说道。

    “OK!OK!”修杰笑道,“看来你这个人真的很不喜欢开玩笑。”

    “你可以开玩笑,但不是这种时候,对这样事情你不能开玩笑。”牧良泽义正言辞的说道。

    修杰摊了摊手,好奇的问道:“你这个人是真的奇怪,死了个人而已,天天都在发生这种事,我们早就习惯了,倒是你,你不也是杀了数不清的异种人吗,他们的死难道你就能释怀了?”

    “他们和这个父亲不一样。”牧良泽冷冷的回答道。

    “哪里不一样了!”修杰冷笑道,“你怎么就能肯定你杀的那些人里没有是因为生活所逼的,大家都是双手沾满鲜血的人,别装好人了,夏安邦不过是大海里的一滴水,死了就是死了,没人会因为他改变什么,也没人会因为他做些什么。”

    修杰说的句句有理,将这个世界对异种人的看法解析的一清二楚。

    他说的确实没错,异种人在这世界上有千千万万,每天会死去的异种人更是数也数不过来,他们当中自然是有大部分的人为了自己的生存而死的。

    夏安邦又能算的了什么,比他厉害的人大有人在,别他弱的也大有人在,死了就是死了,没人会在意的。

    “我杀的异种人当时都是在威胁别人的生命安全,而我救的异种人也都是被别人威胁着生命安全,我承认我可能有失公正,但我相信大部分的时候我没有做错。”牧良泽双眼盯着桌面,失神的说道。

    “公正。”修杰摇了摇头冷笑道,“看来你这家伙脑袋是真的坏了,你有想过什么是公正吗?”

    “有罪则罚,无罪便赦,这就是公正。”牧良泽直截了当的回答道。

    “夏安邦闹出了人命,那你说说他是有罪还是没罪!”修杰眯着眼睛问道。

    牧良泽顿时语塞,忽然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回答夏安邦的问题。

    修杰拿下嘴边的香烟,缓和下了心情,说道:“这就是生存法则,我又何尝不想帮他一手,但这是不可能的,该认栽就只能认栽,镇异会也决定不会因为本就是会员的错而包庇他,那样的话,镇异会的存在就毫无意义。”

    牧良泽无奈的叹了口气,依旧看着桌面若有所思。

    “你来找我该不会就是为了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吧?”修杰敲了敲桌子问道。

    牧良泽缓缓抬起手揉了揉眼睛,神情黯淡的说道:“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想请你们帮我找一个人。”

    “谁?”

    听到这个,修杰的兴趣瞬间提起来了,没想过牧良泽还真的有求于自己啊!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知道的是,这个人最近才从荒蛮区出来,已经在S市里活动了,实力极强,非一般都异种人可以比拟。”

    “荒蛮区!”

    听到这个三个字,修杰也是愣了一下

    身为异种人,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荒蛮区的存在和恐怖,那根本就不是正常人能待的地方,里面的人物一个比一个厉害,不能小觑。

    “你给的这个信息也太笼统了,我就是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查个明白呀!”修杰无语的说道,“更何况还是荒蛮区的人。”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只有这些线索,要不然也不会用的着你们。”牧良泽冷冷的说道。

    “话说你小子都是从哪里搞到的信息呀!我都不知道的事情你倒是都弄明白了,你不会有千里眼顺风耳吧你!”修杰玩笑道。

    牧良泽摇了摇头,尴尬无比的回应道:“算是有一点不。”

    修杰突然感觉自己是在自讨没趣,牧良泽怎么可能和他一起说笑啊!

    “你小子就不能配合我笑一个吗,整天一张死人脸,是不是全世界都欠你钱啊!”修杰无语的说道。

    闻言,牧良泽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尴尬的神色来,他不是不会笑,只是他觉得很多事情没有那么好笑罢了,就比如修杰和淳嘉宏时不时说了几句幽默的话语,他并不觉得有什么值得笑的,甚至是认为他们在浪费时间了。

    “对不起,我并不喜欢笑,尤其是在谈正事的时候。”牧良泽平静的回应道。

    程氏集团名下医院

    治疗过后,程德海便躺在了无菌隔离病房里休息,医生告知他,以后要来医院的次数必须更频繁了,如果他还想要续命的话,就必须这么做。

    程德海的身体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渐渐达到崩溃的边缘,靠着自己仅剩的这口气,为程梦瑶做了许多力所能及的事。

    程立言就在病房外面守着,一刻也没有离开,程子权的狼子野心无时不刻的在威胁着他与他父亲的安全,他不会相信任何人,只能相信自己。

    “言少爷,异安局的人想跟你了解一些情况,就在医院外面,要不要让他们先离开,等董事长出院了再说。”一个保镖来到程立言的面前报告了他接到的情况。

    “异安局的人?”程立言有些意外的问道,“他们告诉你要问什么事情了吗?”

    保镖愣了一下,片刻迟疑后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倒是没有说,不过看他们来的人不多,穿着打扮都很普通,而且是开着的还是普通的轿车,我感觉应该是秘密前来的,估计为了是避开别人的眼线特意赶过来的。”

    “那不会是一些想混进来的假冒特工吧?”程立言谨慎的问道。

    “证件我们也都检查过了,没有什么问题,如果您还不放心的话,我们也可以立刻与异安局取得联系核实他们的身份。”保镖说道。

    程立言一想,估计真是蒙骅派人来告知某些重要的情报的,一没有提前通知,二是没有象征性的正装,这些都符合蒙骅本人的掩护身份的特征。

    “也行,你现在就带我去见他们,顺便记录下他们的证件号码核实一下,确保身份安全,还有,派一个小队来保护董事长的安全,不准让任何人靠近这里。”

百度搜索 流浪纪元 爱搜书 流浪纪元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流浪纪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芸豆鲜蛤打卤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芸豆鲜蛤打卤面并收藏流浪纪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