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猎户家的小悍妻 爱搜书 猎户家的小悍妻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他们既然不愿意争权夺利,这些身边人自然要帮着想办法了,这个人推一把,那个人添把火。

    最后才害了楚墨云一条命。

    其实他们的本意并不是为了迫害楚墨云,只是希望通过威逼手段,让楚墨云跟皇家离心,就算不造反,那也不要为皇家人卖命啊!

    只可惜,用力过猛,最后酿成了大祸!

    这也导致当年楚夫人离世时,宁愿把墨玉珩托付给一个夏杜鹃,而不是交给他们的原因。

    只是后来他们寻了过来,墨玉珩接收了楚将军的手下,这才跟他们有了往来,虽说他们没有亲手杀害楚墨云,但是楚墨云的死跟他们脱不开关系,墨玉珩对他们心里自然是有恨有怨!

    不仅是墨玉珩对他们有怨气,他们对墨玉珩也同样如此。

    觉得自己付出了这么多,世世代代为了蓝国复起做准备,为了蓝国遗孤,他们隐姓埋名,如同一个幽魂般的活在世间。

    他们这么费心费力的为蓝国复起筹谋,只可惜小主子却一点都不动容,还时不时就劝他们想开一些,过好当下的日子。

    他们要的不是金银珠宝,而是高官厚禄、执掌江山、开创盛世!

    双方的理想不同,信念不同,这就造成了严重后果。

    “还没有行动,就断言不能成功,阿墨,你怎么就这么没有出息呢?”老者脸色很是难看“你爹为了一个女人,放弃了我们所有人的理想,难不成你也要学他?为了一个女人,也要放弃唾手可得的江山?”

    “不是放弃,而是没必要,这几年大齐虽然有些风雨飘零的意味,但朝廷应对的策略还算是有效,也没有造成太大的动荡,虽说有些地方民不聊生,但是也比天下大乱要好。”墨玉珩皱眉道。

    老者听到这话,一口气差点没有提上来,他瞪着墨玉珩,恨铁不成钢“你为何就不明白我的一片心?”

    “你觉得你们是一片好心,可是对我而言,你们这是好心办了坏事。”墨玉珩蹙眉道“如今三国安宁,咱们没必要挑起战火。”

    连湘江王起义都失败了,他是当今皇上的弟弟,跟他手足情深,湘江王的准备也非一日,他不也败了么!

    墨玉珩觉得前朝皇室后裔这个称号还真是让人讽刺,国家已经灭亡了,哪怕蓝姓在前朝多么的风光无限,可是到了现在,他们跟普通百姓有何区别?

    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天天想着要造反,造反是这么好造的么?江山这么好夺取么?

    裴长泾是手握天下财富,但是打江山可不单单是有钱就行了,还要有兵马。

    而他们现在是不愁吃穿,但是手里的人手并不多,他们拿什么去夺取江山?

    就靠一张嘴么?

    墨玉珩心里冷笑不止,他们怎么就不想想造反不成后果有多严重呢!

    可惜他们满脑子都是成功后的盛况,一直都怂恿着他去造反!

    “”老者失望的看着他,手指微微颤抖着。

    墨玉珩道“乔妹呢?”

    老者威胁道“你要是不听我的话,那你这辈子都见不到她了。”

    “你做了什么?”墨玉珩大惊失色,满脸慌张。

    老者看着他惊慌失措的样子,语气微冷“她就这么重要?比我们这些人在你心目中的地位更高?”

    墨玉珩抿唇不语,顾南乔对他而言有多重要呢?顾南乔就是他的部。

    有了她以后,他才知道活着的意义,也是他努力的动力。

    “她是楚国瑾王的女儿,你应该清楚,蓝国跟楚国是有血海深仇的,你跟她在一起,你是要背叛祖宗么?”老者厉声道“我让她在这个世上消失,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墨玉珩震惊的抬头,眼神狠戾的望着他“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当年你选择离开,从那以后我的事情都跟你无关,不管乔妹是谁的女儿,跟乔妹有什么关系?”

    他没有想到萧弈良刚刚来蒲家村,昨儿上午才确定了顾南乔的身份,晚上顾南乔就出了意外。

    难道是家里有人泄密?

    毕竟墨家周围的探子他早已经都打发了,这个消息是如何泄露的?

    “你可以跟任何人在一起,我都不会管,但是楚国、大齐、辽国这三国皇室的女子,她们配不上你!你要是执意想跟顾南乔在一起,那么我就只能要了她的命。”老者威胁道。

    他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掌控眼前的年轻人,以前做不到,以后也做不到,但是放任他不管,他也做不到。

    他们这些人在阴暗的角落里蛰伏着,活的人不人鬼不鬼,为的是什么?

    还不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成功复国,到时候他们也能够从阴暗的角落里走出来。

    光耀门楣!

    这几百年的隐忍和躲藏,才算是得到了最大的回报!

    可偏偏蓝国皇室的后人,一代不如一代,一代比一代没胆子,说是为天下百姓考虑,可他们却从来没有为这些跟在他们身边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属下考虑过。

    要不是当年墨玉珩的做法实在是寒了他的心,他也不会就黯然离开。

    他心里清楚,他不过是想要用离开为借口威胁墨玉珩罢了,希望能用这个压迫他同意起复。

    好不容易去年七月,墨玉珩有了动作,截了湘江王的五万兵马,他觉得时机应该成熟了,所以他也没有暗暗跟墨玉珩作对,就是希望他起复以后,能够把他请回来,到时候双剑合璧,横扫三国。

    只要他们团结一心,何愁不能统一三国?

    他把一切都想好了,就是没有想到一年过去了,墨玉珩依旧是没有一点起复的意思,而那五万兵马也像是从此消声灭迹了一样,饶是他派出了不知道多少探子,都没有打听到下落。

    本来他也没有想要管墨玉珩的事情,可当昨儿下午传来了消息,说是看到楚国瑾王去了曲家村,抓了一家人,急匆匆去了蒲家村,到了墨家。

    他是聪明人,从瑾王的这一举动自然也能窥探出一二。

    他本来是不知道瑾王去蒲家村如何,直到他得知了楚国传来的消息,说是南域的映月族半年前遣了人到楚国,想要接回下一任的继承人,只是瑾王府的郡主验证过后却没有跟着南域的使臣离开,反倒是从那时起,瑾王私底下的动作不断。

    一直在寻找十五年在瑾王府伺候的丫鬟婆子,也不知道他在找些什么。

    几条线索联系在一起,老者还有什么事情是想不明白的?顾南乔怕就是瑾王流落在外的女儿,也就是南域要找的下一任继承人!

    倘若顾南乔只是跟南域有牵扯,老者定然会很高兴,毕竟南域人骁勇善战,若是能把南域收入麾下,对他们复国也是一件好事。

    可偏偏顾南乔不仅跟南域有牵扯,跟楚国还有牵扯,她是瑾王的女儿。

    蓝国跟楚国之间可是有深仇大恨的,当年要不是楚国的太祖皇帝萧成天突然崛起,蓝国也不会败得这么快!

    墨玉珩目光沉沉的望着老者,似乎是要窥探到老者的内心。

    老者对上墨玉珩的眼睛,冷冷道“很多事情你下不了手,那就只能我帮你出手了,阿墨,你还年轻,别跟你父亲一样,一条道走到黑,只要你放弃顾南乔,不跟她在一起,我也不会多加干涉你的事情。”

    沉默了半晌,墨玉珩沉沉开口道“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管我的事情?我跟谁在一起,那是我的自由,至于你想要复国,那你自己去做吧,这件事跟我无关。”

    他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就很好,完没有必要掺和这些事情。

    只可惜他是这么想,这些蓝国以前的臣子却不是这么想的,人家跟随多年,蛰伏多年,为的自然是有朝一日能够复国,到时候他们就是第一功臣!

    老者听到墨玉珩毫不留情的话语,脸色一僵,很是难看,要是他能做这件事,还会跑来劝墨玉珩么?

    想要复国,自然是要借墨玉珩的身份,要不然他也不会耐着性子劝墨玉珩了。

    墨玉珩丢下这句话,转身就要离开。

    他知道顾南乔的失踪一定跟老者脱不开关系,阿七他们几人的伤势他也去看过了,自然知道他们是中了毒,不致命,但是会让他们失去武功,从此跟普通人没有差别。

    这种毒是苏玉宁调配出来的,墨玉珩自然是见过,但是却没有用过。

    “站住,你要是敢离开这里,我保证顾南乔就没命回去!”老者厉声道,威胁之意,昭然若揭“只要你好好听我的话,按照我说的事情一步一步行动,我保证顾南乔的安无虞,等到事成之后,自然会把她还给你。”

    “事成之后?你所谓的事成之后是不是等江山定了?然后你随便找一个人来替代她,说她就是顾南乔?”

    墨玉珩一眼就看穿了老者的计谋“乔妹要是真的在你手里,你对我就不会是这个态度,虽然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但是你的行事作风我还是了解的。”

    眼前的老头子,最擅长做的事情就是威逼利诱,他想要威胁一个人的时候,自然不会跟现在这样干巴巴的就靠一张嘴,而是会把人带上来,让对手不得不听他的话。

    毕竟空口白牙的,他说的事情是真是假,又有谁能知道呢?

    若是顾南乔真的在他手里,定然在墨玉珩刚来时,就让人把顾南乔带过来了,有顾南乔在手,他何尝会怕墨玉珩不按照他的脚本走?

    可这次他没有这么做,至于他没有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墨玉珩稍微一想就知道了。

    定然是顾南乔不在他手上,他拿不出人,自然只能通过语言威胁他!

    老者脸色苍白,没有想到自己的计谋被看穿了。

    墨玉珩转身离开,再离开书房后,脸色黑沉如墨水,深邃的眼眸里浮现出了浓浓的担忧。

    他能确定顾南乔不在这里,但是顾南乔现在会在哪里呢?是否安?

    墨玉珩担忧不已,连忙召集了人手在邻水县周围搜索了起来。

    他的动作一定要快,一定要尽快找到顾南乔。

    至于造成这一切后果的人,他自然也不会轻易放过,敢动他心尖上的人,那就要做好被他报复的准备!

    好在他手里能人不少,要做一些事情还是很容易的。

    一晃三天时间过去了,这三天里,墨玉珩的人一无所获,似乎顾南乔就从这个世上消失了一样。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墨玉珩越发着急了起来,萧弈良得知了消息,也派了人过来帮着寻找。

    还有一些百姓听说顾南乔失踪了,也帮着找寻。

    只可惜,这么多人寻找,却依旧是没有找到顾南乔。

    墨玉珩也越发沉闷了起来,心里着急得要命,觉得是自己连累了她。

    蒲秀夫他们也都跑到了县城里,天天在外面打转,蒲婶她们则是去了灵澜寺为顾南乔祈福。

    一转眼,七天过去了,还是没有发现顾南乔的踪迹,有些流言蜚语便传了出来,不是说顾南乔不在了,就是说顾南乔被人囚禁了起来。

    而东鞍山那惨烈的现场墨玉珩和萧弈良都亲自过去查看了,也跟着那仅有的线索查探了一遍,但就是不知道顾南乔究竟是去了哪里。

    无奈之下,墨玉珩只能设计去绑了那天晚上去追杀顾南乔的人,只是那人武功高强,墨玉珩派出去的人,皆不是他的对手。

    如此一来,墨玉珩心里更是担忧不已。

    此时让墨玉珩担心到不行的人,正在一个破屋里休养身体。

    这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山村,四周大山环绕,里面的人很少出去,外面的人也很少进来。

    顾南乔脸色苍白的倚靠在枕头上,手里端了一碗汤药,她稍微抿了一口,小脸皱成了一团。

    太苦了,这药太苦了,不仅仅是苦,这里面还有一股难闻的气味,就像是刷锅水!

    难以下咽。

    正想要把碗头放在桌上时,门口传来了一个不悦的声音“不许倒掉,你身上的伤可不轻,你想要早点把身体养好离开,那就好好喝药。”

    顾南乔手颤了颤,讨好道“陈叔,我们打个商量好不好?我觉得我的身体好的差不多了,应该不需要喝药了。”

    “你是大夫还是我是大夫?”门口的人终于走了进来,满脸不赞同的看着她。

    这是一位年过半百的老头子,胡子花白,连眉毛都是洁白如雪,顶着一头刺眼的华发,大踏步的走了进来。

    他身上的衣裳很是素净,也没有什么花纹,不过从他红润的脸色,还有中气十足的声音就能听出这老头子身体很是健康。

    “你知不知道这里面的药材有多珍贵?倒了多可惜,为了救你,我可是把我珍藏了几十年的人参都变卖了。”陈叔委屈的说道。

    对于医者而言,珍贵的药材那就是他的命根子,以前自己穷困潦倒之时都没有把这些药材变卖,谁知道这次为了救一个萍水相逢的人,为了给她换取一些补药,硬生生把自己的心头好给变卖了。

    顾南乔歉意的看着他,知道陈叔说的是实话,她只能捏了捏鼻子,然后一饮而尽。

    嘴里的味道实在是太怪异了,喝下肚以后也难受得紧。

    陈叔也知道这药难喝,立刻就给了顾南乔两颗酸梅子。

    吃着酸梅子,嘴里那股怪异的味道才算是淡了几分,顾南乔忍着恶心,问道“陈叔,你这药方确实是很不错,就是味道太怪了一些,明明都是普通的药材,你熬出来的汤药,怎么味道就这么怪?”

    陈叔理所当然道“当然是因为我用的都是好药材。”

    对于陈叔的说辞,顾南乔不敢苟同,好歹她医毒无双,对药材这方面知之甚深,她跟药材也打了十几年的交道,还是第一次碰见这种事情。

    “我能不能不喝药了啊?陈叔,我觉得我的伤应该好得差不多了。”顾南乔忧心忡忡道,距离她醒过来已经七天了,这七天里,她一直都躺在这里,哪里都没去,对于外面的一切,她也一概不知。

    墨玉珩知道她消失不见了,肯定会很担心。

    现在怕是把邻水县都给翻过来了吧!

    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找到这里?

    陈叔暴脾气道“什么好得差不多了?乔丫头,究竟你是大夫还是我是大夫?你这内伤很是严重,而且你身体本来就亏空得厉害,虽然你这几年有细心调理,但是你平日里忧思过重,这对你身体不好。”

    顾南乔呐呐的应着,不敢顶嘴,她的身体自己最是清楚,陈叔说的也是实情,可她担心墨玉珩他们,自然是希望能够早点回去。

    可偏偏陈叔不放人,说是他从医以来,就没有治不好的病人,要是顾南乔就这么带伤离开,到时候砸了他招牌,他要找谁哭去?

    “陈叔,这里离邻水县远不远啊?我的家人都在邻水县,我要是不早点回去,他们会担心的。”顾南乔叹气道“我回家以后也能养伤。”

    。

百度搜索 猎户家的小悍妻 爱搜书 猎户家的小悍妻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猎户家的小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锦瑟长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锦瑟长思并收藏猎户家的小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