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那怎么办?”王沪生急道,“难道眼睁睁看着鬼子烧掉整个镇子?”

    徐锐叹息道:“恐怕只能这样。”

    王沪生闻言凛然,然后用一种很陌生的眼睛看着徐锐。

    一直以来,徐锐在独立团所有人的心目当中,都是无所不能的,这世上几乎就没什么事情能够难住他,无论鬼子有多凶残多能打,可到了徐锐手里,立刻就成了待宰的绵羊,在无锡如此,在南通如此,在海安和大梅山还是如此!

    可是现在,王沪生却突然发现,这世界上其实还是有难题能够难住徐锐的,他并不是真的无所不能的。

    感受到了王沪生眼神中的异样,徐锐苦笑道:“老王,我们已经尽力了。”

    徐锐的确已经尽力了,他再厉害也不过只是个小团长,手底下也不过千把号人,对于中日战争的全局而言,他和他手下的兵甚至连战术级别的玩家都够不上,而川口平次的釜低抽薪,却是战略层面的手段。

    一个最低级别的战术级的玩家,却要他去阻止战略层面的进攻,这是强人所难。

    这就好比让一只蚂蚁去挡住大象,最终结果只能是被碾为齑粉,唯一的区别是,徐锐的这堆齑粉可能稍粘脚一些。

    徐锐话音方落,一只温暧的小手忽然握住他的大手。

    回过头来一看,看到了赛红拂近在咫尺的那张娇靥,赛红拂俏脸上还有美目里,满满都是怜惜之色,是的,赛红拂此刻萌生出了强烈的怜惜之色,要不是王沪生在,她真可能把徐锐搂在怀里,像哄孩子一样哄他,呵护他。

    因为一直以来,徐锐展现在赛红指面前的,都是强悍的一面。

    可是现在,徐锐却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了软弱的一面,这却使他看起来更像个人。

    是的没错,现在的徐锐才像是一个真正的人类,之前的那个徐锐,虽然完美符合赛红拂心目中男人应有的模样,强壮、凶悍,眸子里时刻充满着野性,永远不服输,永远都保持充沛的精力,这样的男人不真实,现在的徐锐才是真实的。

    感受到赛红拂眼神中的关切之色,徐锐便轻轻的反握了下她小手。

    一边的王沪生却叹息一声,说道:“眼睁睁看着小鬼子烧了镇子,我们却毫无办法,我这心里可真不是滋味哪。”

    徐锐长时间的沉默。

    (分割线)

    不过,川口平次的这把大火终究没有放成。

    还没等工兵联队做好放火的准备工作,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杉杉元的一封电报就发到了川口支队司令部,在这封电报里,杉杉元向川口平次透露了一个重大的消息,华北方面军所属第14、第16师团正沿平汉铁路以及运河南下,准备侧击郑州。

    杉杉元并没有在电报中多说,但是川口平次却一下就嗅出了大战前的紧张气氛。

    显然,日军大本营已经制定了一个极其庞大的作战计划,从第14、第16师团舍弃徐州直扑郑州的举动可以看出来,日军大本营是准备要抄截徐州身后,要对徐州附近的一百多万中国政府军形成合围,以迫使国民政府屈膝投降。

    为了配合华北方面军的行动,华中方面军的休整被迫取消,正在蚌埠以及淮南一带休整的第9、第13师团已经提前北上,因为单凭南下的第14、第16师团是不可能切断徐州战场上一百多万中国政府军的后路的,说不定还会被对方形成反包围,第5、第10师团的教训可就发生在不久之前。

    所以,第9、第13师团的北上就显得十分必要,有了四个甲等师团的南北夹击,拿下郑州就再没有什么悬念了。

    等郑州一下,张好网,第5、第10师团再往西一赶,徐州的一百多万中国政府军就将在一夜之间成为瓮中之鳖,而在围歼了这一百多万中国政府军之后,中国的抵抗力量也将遭受决定性的瓦解,接下来,国民政府的投降也就水到渠成。

    那么在这个节骨眼上,保证肥蚌公路畅通,保证从芜湖上岸的军需物资以及补充兵员能够源源不断送到徐州前线,就显得十分重要了,反过来看,谁对肥蚌公路威胁最大?答案是不言而喻的,那就是徐锐领导的大梅山独立团。

    大梅山独立团尽管只有一个团的兵力,但是这个对手对于日军的威胁,却已经远远超出了别的中**队,从某种程度上讲,大梅山独立团甚至堪称是一个战略级的对手,因为这支部队的确已经对日军的战略部署造成了影响。

    所以,川口支队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撤兵。

    因为川口支队一旦撤回去,大梅山独立团立刻就会恢复自由,以徐锐以及这支部队的性格,他们绝不会在这个时候固步自封或袖手旁观,他们一定会积极出击,一定会对肥蚌公路构成极大威胁,进而就会对决定帝国之国运的徐州会战构成威胁。

    这是杉杉元所绝对不能够容许的,也是川口平次所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既便是明知道取胜无望,既便是困难重重,川口支队也绝不能从梅镇撤兵,至少不能在这个时候撤兵,因为有川口支队钉在梅镇一天,大梅山独立团就一天无法动弹,那么肥蚌公路就是安全的。

    “永进桑,退兵看来是不可能了,司令官阁下不答应,我们自己也不能容允。”川口平次放下手中电报,若有所思道,“现在,该是认真思考怎么破解地道战的时候了,或许是你说的对,既便从军事层面,地道战也未必就没法破解。”

    “问题是,真的没有什么好办法。”永进达也摇头苦笑。

    “没有好办法,笨办法总是有的。”川口平次若有所思。

    “笨办法?”永进达也随口说道,“我们总不能也学支那土拨鼠,把他们的地道一条条挖开吧?”

    “挖开地道?”永进达也说者无心,川口平次听了却是心头一动。

    看到川口平次表情有异,永进达也瞠目结舌道:“司令官阁下,你该不会,不会真打算挖开支那人的地道吧?你真要是打算这么做,别的先不说他,光是劳力,咱们上哪找那么多的民夫去?”

    毫无疑问,大梅山独立团修建地道网络时肯定动员了大量民工,这个也是**最善长的事情,可现在,梅镇以及周边村庄的老百姓都躲进了地道,日军根本连一个民夫都征不到,靠谁开挖地道?

    就靠工兵联队的几百个工兵?就是把他们累死,也未必能够挖开一条地道。

    川口平次嘿然说道:“我们并不是真的要把支那人的整个地道网络都挖开,我们只要把大梅山独立团从地道中逼出来就可以了。”

    “把大梅山独立团从地道中逼出来?”永进达也道,“可能吗?”

    “可能的。”川口平次道,“咱们只要集中全力挖开一个村的地道,再杀死一些躲在地道中的支那百姓,就会对大梅山独立团造成极大的道德压力,这样,当咱们开挖第二个村庄的地道时,独立团救还是不救?如果他们见死不救,就会失去百姓支持,如果救,他们就必须阻止皇军,而要阻止皇军,那就必须与皇军进行面对面的较量,再躲在地道中当老鼠是不行的,这个跟火烧梅镇的釜底抽薪,道理其实是一样的。”

    “原来如此。”永进达也恍然道,“司令官阁下高见,卑职佩服。”

    “事不宜迟!”川口平次沉声道,“即刻命令武藤大队再次前出小李庄,我们在小李庄已经吃了好几次亏,支那有一句古话,叫来而不往非礼也,所以这次咱们也拿小李庄来祭刀,哦对了,再命令工兵联队,火烧梅镇的计划取消。”

    “哈依!”永进达也一顿首,转身去了。

    (分割线)

    转机,往往出现在不经意间。

    就在徐锐和王沪生黯然神伤之际,冷铁锋的又一封电报传了下来。

    徐锐还道是鬼子已经开始放火了,所以接过电报时心情是沉重的,可是看清楚电报抄写纸上的内容后,徐锐先是一愣,遂即就是大喜:“老王没事了,没事了,小鬼子不放火了,至少暂时不会放火了。”

    “是吗?”王沪生兴奋的接过电报,冷铁锋在电报上报告的却是另一件事,说是有大约一个大队的鬼子正往小李庄行进,王沪生便有些搞不懂,徐锐是怎么从这一消息中得出鬼子不会放火的结论的?

    当下王沪生道:“你怎么就肯定这伙鬼子不是去放火了?”

    徐锐笑着说道:“当然不是,放火哪用得着这么多鬼子?”

    王沪生闻言哑然,这倒也是,放个火哪用得着这么多鬼子?

    特战队的十几个特种兵虽然厉害,可是这大白天的,再加上又是平原地形,对鬼子的威胁其实也有限,鬼子派个步兵小队,放个火就差不多了,再往多了说,一个步兵中队绝对是绰绰有余了,怎么也用不着一个大队。

    徐锐又道:“所以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川口这个老鬼子改主意了,他决定不撤兵了,他打算跟咱们死磕到底了,呵,这可真是柳暗花明哪。”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抗日之特战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寂寞剑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寞剑客并收藏抗日之特战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