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独立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的炮阵地是背着肥河西岸展开的,呈南北狭长形,整个炮阵地的南北长度大约两公里,东西宽度超过一千米。

    如果你以为大炮都是像影视剧那样一排排的摆在那里,那你就错了。

    事实上,炮兵阵地的构筑是有着严格的讲究的,首先你得要保证火力的发扬,其次还要考虑隐蔽性,然后还要考虑机动性,打完了你还要撤离吧?受到这些条件的限制,炮位就不可能像影视剧中那样成排成排出现。

    实战中,炮位的散布范围很大。

    所以,重炮旅团的占地范围十分之大。

    所以,别以为重炮旅团有八千多人就很多,其实平均分摊到整个阵地,密度仅有每平方米0.004人,也就是每千平方米4人,考虑到重炮旅团所属的两个步兵大队还要坚守在炮兵阵地外围,所以整个炮阵地的人员密度就更低。

    此时此刻,整个炮阵地的北、西、南三个方向都是灯火通明,五千多鬼子炮兵正在热火朝天的挖掘坑道,只有紧挨肥河的东边相对沉寂。

    尽管最近几天都是连续晴天,肥河的水位也有所下降,但是跟枯水季节相比水位却仍然很高,与此同时,水面也比枯水期宽得多,此时肥河的东西宽度足足超过了千米。

    正因为这个,龟田英一才敢于把防守的主要精力放在其余的三个方向,而只在东边留下少量的防守力量。

    分到东边的守备力量本就少,往两公里宽的正面一摊,就更显得稀疏,所以鬼子只在肥河西岸边每隔百米设置一个岗哨,作为警戒。

    不过在阵地东北侧那座横跨肥河的石桥上,龟田英一却摆了一个步兵中队外加一个重机枪中队,因为这里不仅有横跨东西的唯一石桥,就连重炮旅团的指挥部、弹药库以及停车场也都在石桥附近,属于重点保护对象。

    一个步兵中队外加一个重机枪中队,再加又有石桥这样的险要所在,用来防备一般部队的进攻那是绰绰有余了,但是用来提防狼牙中队的进攻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了,因为狼牙可不会傻傻的从石桥进攻。

    因为兵力不足,鬼子只在肥河西岸设置了几十个岗哨,大约每隔百米就有一个岗哨,而且每五个岗哨就建有一座七八米高的哨塔。om

    每座哨塔上还装了一具探照灯,片刻不停的来回扫射。

    这样的防御措施不可谓不严密,但是对狼牙中队来说,却还是不够。

    凌晨四点多钟,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肥河水面上忽然飘来了一排微微冒头的芦苇杆,这样一排不过手指大小,露出水面不过几寸的芦杆,就是大白天也未必能够发现,何况还是在晚上,还是在黎明前最黑暗时分?

    那一排百余根芦苇杆就从其中一座哨塔下缓缓滑过,哨塔上的探照灯也照射到了这排芦苇杆,可守在哨塔上的鬼子哨兵却根本没有发现,任由那排芦苇杆沿着肥河西岸,继续向着下游方向移动。

    在那哨塔下游,便是鬼子重炮旅团的指挥部。

    某一刻,当哨塔上的探照灯转向肥河东岸时,当整个西岸变得一团漆黑之时,那一排的芦苇杆却忽然间隐入水中消失不见,紧接着,一个接一个的黑影便无声无息的从浑浊的河水中冒了出来,又陆续上了岸。

    当哨塔上的探照灯再次转回来,照射在肥河西岸时,已经上岸的那一百多个身影便纷纷卧倒,穿在他们身上的草绿色军装完美的与肥河西岸的野草融为了一体,守在哨塔上的鬼子哨兵还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当哨塔上的探照灯再次转向肥河东岸之时,那一排百十来个身影便再次从野草丛中迅速起身,然后迅速分成两拨,一拨直扑西北方的重炮旅团指挥部暨弹药库,另一拨却直扑东南方的石桥而来。

    (分割线)

    龟田英一亲自坐镇,指挥第2重炮联队的鬼子在阵地南边挖掘坑道,可是挖了足足一个多小时,也没有挖到哪怕一条坑道。

    这时候,龟田英一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

    不能啊,肥河西岸土质疏松,很好挖啊,按理来说,独立团的几条坑道早就应该挖到他们的阵地前了,双方的坑道早就应该挖穿了,怎么会直到现在双方都还没有碰面?难道他们的坑道挖的不够深?

    不过龟田英一很快就推翻了这个判断,坑道已经足够深了。

    那么,就只剩下一种解释了,对面的独立团其实并没有认真在挖坑道。

    独立团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只是做样子而已?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想到这,龟田英一的面前就浮起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这个徐锐,难道又在耍什么阴谋诡计?

    就在龟田英一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身后旅团指挥部所在方向却陡然响起一声沉闷的枪声,因为此时双方并未互相开火,只在闷头挖坑道,所以这声枪声就显得很突兀,传出的距离也是足够远。

    这一声突如其来的枪声,就像一道惊雷,在龟田英一的脑际猛的炸开。

    龟田英一的智商其实还是挺高的,就在听到枪声的一霎那间,他就已经想到了徐锐的真正的意图,声东击西,该死的,这是声东击西计!

    一霎那间,龟田英一就急声下令:“八嘎,我们中计了,我们中了支那人的声东击西计了,回去,快回炮位,快回去……”

    附近正忙得满头大汗的鬼子炮兵便满脸懵逼的看着龟田英一,明显都有些反应不过来,坑道挖得好端端的,怎么又要回炮位?

    龟田英一立刻跳着脚咆哮起来:“回炮位,快回炮位,回去!”

    这下,那些个满脸懵逼的鬼子炮兵终于是反应过来了,一个个赶紧扔下手中的工兵镐,甚至就连扔在一边的军装都来不及穿回去,一个个的光着膀子就返身往各自的炮位跑,而且跑得比兔子还快。

    然而,他们跑得再快,也已经来不及了。

    (分割线)

    刚才的那一声枪声,是一个意外。

    鬼子的一门炮就是一个战斗单位,都有一个炮长,一般是少尉。

    龟田英一虽然将绝大部分鬼子炮兵都派到阵地外围挖坑道去了,但是每门炮的炮长却没有离开,而是留下来看守各自的大炮。

    这个也跟小日本严厉到近乎变态的军规有关。

    因为日军的军规明确规定,炮在人在,炮若丢了,整个战斗单位的所有鬼子都要给丢失的大炮赔葬。

    历史上,在冀中抗日根据地就有这么一桩秩事。

    鬼子的一个炮兵小队丢失了一门九二式步兵炮,因为没办法回去交差,不得已找到八路军花钱购买,八路军当然不卖,最后这一个小队的鬼子炮兵都被枪毙了,没错,是枪毙,真正敢于切腹自杀的鬼子其实并不多,大多数鬼子最后都是被宪兵枪毙的,要不然鬼子切腹自杀时,也不用派宪兵拿枪守在旁边。

    鬼子的每门大炮都留了个炮长,而且躲的比较隐秘,狼牙中队在经过其中一门大炮的炮位时,就遭到了鬼子炮长的近距离枪击。

    鬼子炮长的这一声枪响,破坏了狼牙中队的行动,冷铁锋原本还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到重炮旅团的指挥部外再动手,这样的话得手的机会无疑会更大些,可这突如其来的枪声却坏了他的好事。

    不过也没关系了,因为他们已经足够深入鬼子阵地。

    鬼子炮长瞄准的是走队伍最前的冷铁锋,不过黑暗之中第一枪却没有打准,再次扣下扳机时,南部式手枪却卡壳了,老兵也是命大,才侥幸捡回一命。

    那个鬼子炮兵急忙扔掉南部手枪,想要抄起步枪时,却已经没机会了。

    冷铁锋一个箭步就已经冲进炮位,手中的三八式刺刀照着鬼子炮长的背心要害就恶狠狠刺下,那鬼子炮长刚弯下腰去捡三八大盖,一个躲闪不及立刻就被冷铁锋一刀刺穿心窝,当即惨叫一声瘫倒在地。

    不过这个鬼子炮长的死也是值了,因为他刚才开的一枪已经惊动了整个重炮旅团所有的鬼子,下一刻,几十米外的好几个炮位便同时响起枪声,伴随着枪声的响起,还有一团团枪口焰绽放出来。

    反正已经暴露了,狼牙中队也就索性不再隐匿形迹。

    冷铁锋一声令下,大兵、东北虎还有大蟒蛇便立刻各自带着一个火力组,每个两挺手提式仿捷克轻机枪,照着前方猛烈开火,前方炮位的火力便立刻遭到全面压制,狼牙中队的突击小队便趁机突进,扑向一个个炮位。

    狙击小队的狙击手则迅速散开,各自寻找狙击位置。

    狼牙中队这边一打响,孙长河那边也就跟着开火了。

    孙长河的卫队排这次也参与了奇袭,他们的任务是夺取石桥,为独立团主力的前进扫清障碍,相比狼牙中队,卫队排的任务要容易些,毕竟守卫石桥的鬼子,防御工事都是向外布置的,面对来自背后的突然袭击,缺乏足够的防御保护。

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抗日之特战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寂寞剑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寞剑客并收藏抗日之特战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