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太阳渐渐升起,山里的气温开始急剧升高。

    小猪义男拒绝了堤不夹贵的请求,拒不肯躲进路边的树荫底下,而是坚持要留在太阳下等待步兵第六十三联队的消息。

    堤不夹贵没辙,只能跟着小猪一起晒太阳。

    没过多久,两个人便已经被晒得汗流浃背。

    然而,小猪义男却仿佛感觉不到炎热似的,继续在山道上快速的来回踱步。

    堤不夹贵不是第十师团的师团长,所以也就无法体会小猪义男此时的心情。

    此时的小猪义男,就好比是一个输红了眼,然后又押上了全部身家的赌徒,正等着骰盅揭盖的那一刻,若赢,就赢一个满堂彩,若输,就输一个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小猪义男忽然间有些紧张,忽然间有些害怕那一刻的到来。

    然而,世事却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

    悠忽之间,一个通讯兵从前方山道上气喘吁吁的飞奔过来。

    “师团长!”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的堤不夹贵顿时精神一振,“有消息了!”

    小猪义男停住脚,缓缓的转过身来,表面上依然保持着镇定,但只有离他最近的堤不夹贵才能够发现,小猪义男的双手已经用力握紧,且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显然,此时此刻小猪义男的内心深处也是无比的紧张。

    是输是赢,是死是活,结果马上要揭晓了!

    几分钟后,那名通讯兵便气喘吁吁的跑到了小猪义男的面前。

    “师团长!”然而,接下来通讯兵所说的话,却让小猪义男和堤不夹贵大吃一惊,“步兵第六十三联队所属步兵第一大队,自大队长日下部悠辅以下千余人,已经集体玉碎了,联队长福荣阁下也在猴头岭下为帝国捐躯了。”

    “纳尼?!”

    “这不可能!”

    堤不夹贵两眼圆睁,满脸的难以置信。

    小猪义男却感觉到,顷刻间掉入冰窟,只觉得一阵阵透骨冰寒!

    竟然失手了?这次犹如神来之笔的回马枪,让人防不胜防的反戈一击,居然失手了?一时之间,小猪义男整个人都不好了,而更让小猪义男失魂落魄的是,不仅反戈一击失手,而且投入战斗的日下部大队还集体玉碎了!这下,再想突围都困难了。

    现在好了,第十师团是真正陷入到绝境了,这下可是麻烦大了!

    半晌之后,堤不夹贵才反应过来,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哈依。”通讯兵重重顿首,惨然报告说,“支那军显然早就料到我们会有这次反击,所以事先在猴头岭的东边山坡上布设了大量地雷,日下部大队的进攻,一下就遭到了瓦解,支那军还在猴头岭以东数里外埋了伏兵,爆炸后,伏兵杀出,结果福荣阁下还有随行的联队本部外加军旗小队也集体玉碎了。”

    “纳尼。”堤不夹贵说道,“你是说支那人在猴头岭东边山坡上埋了大量地雷?”

    “哈依。”通讯兵顿首说,“至少有上千颗地雷,同时被引爆,猛烈的爆炸后,日下部大队一下子就被炸懵了,参谋长,支那人实在太狡猾。”

    “师团长。”堤不夹贵霍然回头,看向小猪义男。

    “不要慌。”小猪义男深吸口气,竭力使自己保持镇定。

    然而这还没有完,话音才刚落,又有两个通讯兵前后脚到了,却是左右两路突围部队传来消息,左路的冈田资和右路的漱谷启同时派通讯兵回来报告说,他们在突围途中遭到了狼牙狙击,因为受到地形的限制,他们苦于无法展开兵力进行反击,所以被压制在了山谷中无法动弹,是强行突围还是原路退回,特地派人前来请示小猪义男。

    这个时候,小猪义男就已经感到眼前阵阵发黑,摇摇欲倒了。

    就这还是没有完,接到冈田旅团和濑谷旅团消息不到半分钟,就又有通讯兵拿着一分电报过来,顿首报告说:“师团长,驻守黑风口之犬养大队奉命驰援佛跳崖,结果在距离佛跳崖不到两公里的山谷遭到伏击,损失大半兵力,残部退守黑风口。”

    “纳尼?”听到这个消息,堤不夹贵再无法淡定,这下可真是完蛋了。

    小猪义男闻言身体便晃了两晃,他分明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倒下。

    是小猪义男的精神支柱倒塌了,连续的打击使得他信心全无,对于第十师团的命运,也不再抱有希望,然后,小猪义男就感到两眼一黑昏死过去。

    “师团长?!”堤不夹贵和几名参谋赶紧抢上来搀住小猪义男。

    堤不夹贵又从勤务兵那里要来了自己的水壶,给小猪义男灌了几口水。

    几口清水灌下去,小猪义男便又幽幽的醒转,眼珠动弹了两下,有气无力的对着堤不夹贵说道:“堤不夹桑,两件要紧事,第一件,立刻命令冈田旅团以及濑谷旅团原路撤回,跟师团本部抱团而守,步兵第六十三联队偷袭失利,我师团就已经丧失了主动突围之能力,为今之计,只能抱团,固守待援了!”

    “哈依。”堤不夹贵重重顿首,表示已经知道。

    眼下局面都已经是明摆着了,冈田旅团和濑谷旅团限于地形,不得寸进,而唯一有可能给予第十师团主力以帮助的犬养大队,又在佛跳崖附近遭到伏击,所以现在,第十师团已经彻底丧失突围可能,除了抱团死守外,再没有别的选择了。

    小猪义男又道:“第二件事情,立刻向派谴军司令部请求增援,畑俊六跟我不对付,但是不管怎样,第十师团都是大日本皇军十七个常设师团之一,他绝对不可能见死不救的,毕竟第十师团要是被全歼,他畑俊六脸上也不好看。”

    “哈依。”堤不夹贵重重顿首,“卑职明白了。”

    (分割线)

    南京,芳华园。

    河边正三拿着一个文件夹走进畑俊六办公室,顿首报告说:“畑俊六,刚收到第六师团从肥城发来的电报,亲王殿下已经回到肥城!”

    “是吗?”畑俊六闻听此言顿时间精神一振。

    虽然内心对东久迩捻彦很不待见,对皇室和大本营安排东久迩捻彦担任第二军司令官更是极度不满,但是不管怎样,东久迩捻彦能够在遇险之后安然归来,终归是件好事,这样他在天皇陛下,在大本营的同僚面前也可以交差了。

    河边正三将电报递过来,畑俊六却摆了摆手,表示不想看电报。

    河边正三便收回电报夹,将东久迩捻彦脱险的过程大概讲了下。

    畑俊六听完之后颔首说:“这么说,亲王殿下这次得以安全脱险,全赖山上桑?”

    “哈依,要不是山上桑,亲王殿下绝无可能逃过独立团的追捕。”河边正三说,“只是可惜,整个第三战队就只逃回来一个山上,其余的八十余名帝国勇士,包括第三战队的战队长阿部刚毅在内,全都为帝国捐躯了。”

    畑俊六说:“我记得阿部刚毅是阿部前辈的长男吧?”

    畑俊六所说的阿部前辈,就是前陆军大将阿部信行。

    “哈依。”河边正三顿首说道,“阿部刚毅正是阿部阁下之长男,不仅如此,阿部阁下之次男,阿部刚毅之弟弟也已经在半年前玉碎在大梅山中,真不知道,阿部阁下听闻此一噩耗之后,又将会是怎样的伤心?”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畑俊六摆摆手说,“打仗嘛,总会有伤亡。”

    停顿了下,畑俊六又接着问道:“对了,小鹿原桑的伤势恢复得怎样了?”

    “恢复得还算不错,卑职昨天刚去探视过。”河边正三顿首说道,“据医生说,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不过小鹿原桑却想要即刻出院,不过被卑职给劝阻了。”

    “你做的对。”畑俊六点头说,“既然住院,就索性将伤势全养好。”

    就在这时候,忽然响起敲门声,畑俊六一声请进,房门便被人移开。

    旋即一个少佐参谋大步走进来,顿首报告:“大将阁下,第十师团急电!”

    河边正三接过电报,先示意少佐参谋出去,然后又将电报递给了给畑俊六。

    “我说什么来着?”看完电报,畑俊六立刻弯腰剧烈的咳嗽起来,好半天之后才终于止住咳嗽,有气无力的对河边正三说,“我这个同学哪,真是太过聪明,以致于最后聪明反被聪明误,他死不足惜,只是连累了第十师团两万将士!”

    河边正三没有吭声,这样的话,畑俊六可以说,他却绝对不能说。

    畑俊六拿手巾抹了抹嘴,问道:“河边桑,海军的江防舰队还没到位?”

    “哈依。”河边正三顿首说道,“江防舰队已经接到命令,正星夜兼程赶来下关。”

    “让他们抓紧时间。”畑俊六轻哼了一声,又接着说道,“另外,再让德川桑的航空兵团出动所有的运输机队,对第十师团空投饮水,虽然这也是杯水车薪,但是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强一些吧,我们所能够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哈依。”河边正三一顿首,转身扬长去了。

百度搜索 抗日之特战兵王 爱搜书 抗日之特战兵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抗日之特战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寂寞剑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寞剑客并收藏抗日之特战兵王最新章节